<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番外篇·千面 作者:南派三叔,2020新作

千面 引子

阿透最后一次见到屠颠,是在他上刑场前的一个小时,屠颠被判死刑,在大马法律附加六次鞭刑之后,以英式长距坠落的方式,进行绞刑处决。

她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自己计算自己体重需要的绳索强度,以便瞬间拉断颈骨死亡,不需要忍受十五分钟的痛苦,他的面前放着《官方绞刑公式表》(Official Table of Drops)1888年第一版,这本书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屠颠希望阿透在自己手臂上纹的那张表格的来源。当时他翻到那一页的时候,阿透就觉得这个人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比起他们热恋的时候,屠颠老了很多,长久以来阿透看这个男人,面前总有一层薄雾,让她觉得看不清楚,薄雾让她没有精力去回味这个男人对自己做的一切,让她疲于想看清楚对方。如今这层薄雾已经消失了,阿透终于能从空气直接直视这个男人。

只是凡人一个,阿透很想这么下结论,但这样,似乎对于自己的过去的十年,有所亵渎。和这个男人撕扯了十年时间,她希望自己的对手,拥有神性。如今把他送上断头台,有一种弑神的快感。

然而,和所有的小说文学作品中写的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来检查你的脸。”阿透对屠颠说到,后者已经得出了一个数字,抬起了头来。面无表情,他总是面无表情。阿透在法警的陪同下,对屠颠的整个脸部进行了检查,以确定不是整容或者面具技术伪装的替死鬼。

确实是他,有一刻,阿透还希望不是他,自己又被骗了一次。但这一次他无路可逃了。

“你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阿透在他对面坐下来,他们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对话有一点困难。

屠颠颠了点头。

“你们男人,背叛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屠颠看着阿透,沉默了一会儿,“你是指背叛你,还是背叛其他人。”

“竟然还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因为我爱你。”屠颠看了看背后的行刑室,已经有宗教人员开始准备。

阿透笑了,这一次真的笑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是希望马上就要到来的死亡,给你的话增加说服力么?”

“你离死亡还很远,所以你不会懂人之将死意味着什么。”

阿透愣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对,屠颠就笑了:“你看,你又开始怀疑自己了,我说过,你的问题就是不相信自己,否则你不至于要等十年才能抓住我。你是对的,我只是想试试,你是不是还对这句话有反应。”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阿透有点厌恶,她深呼吸了一口。“回答我问题,我有取消鞭刑的权利,让你舒服一点去死。”

这话对于屠颠是有策动的,他挠了挠头,瘫倒在座位上,思考着说:

“背叛一个人有太多的情况了,但是有一点,谈的到背叛这种词语,至少双方都曾经付出过。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要完成一件事情,最终有一方退出了,另一方不知道。”屠颠看着阿透的眼睛:“一方退出的时候,另一方不知道,这才是背叛的本质,另一方不知道的越久,仇恨越大。”

“所以呢?”

“我大部分背叛别人的时候,连那个约定是什么都已经忘记了。或者说,当时我和他说的话,要做的事情,以及他这个人本身,只是当时的兴致使然,整个一切,对我都不重要。”屠颠说到:“转头我就忘记了,你也知道,我是个人生虚无主义者,当时的经历是我的一切,结果不重要,我不是非要得到什么,非要完成什么。”

“但是和你一起的那些人,他们当真了。”

“人少有不当真的,特别是当你拥有那么多名誉地位的时候,你和他们说你是人生虚无主义者,他们其实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以为你只是口花花,回到家里,专营努力,和他们是一样的。但我得到名誉地位实在比其他人要简单的多。这是一个悖论你知道么,你根本不害怕失去这些的东西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和鱼缸里的藻一样,除都除不干净。”

“你背叛他们也是一时兴起。”

“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做生意,赚钱,但并不代表我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大概一年多两年吧,如果他们还没有摸到门道,那我就会烦了。”屠颠看了看法警,法警给了他一只烟,他没有舍得立即抽,闻着:“有一些人,他们在我背叛他们之前,一早就背叛了我,人世间谁先变心,谁就能对对方用刑,这种福利,我也不是时刻都能抢到的。”

阿透看着屠颠的眼睛,他说的是实话,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我呢?”

“嗯,背叛一个自己爱的人,确实感觉很不同。”屠颠坐正了一些。

“男人是可以爱着一个人,同时又背叛她?”

“人类都可以。”屠颠点上烟:“你难道就没有背叛过爱你的人。”

阿透愣了愣,想起了烟烟。

“怎么,是不是忽然间懂了,什么叫做你和别人说过的话,做过的计划,以及这个人本身,你其实不感兴趣。当你背叛所能得到的,不够多的时候,你从小受的道德教育,会让你内疚,难过,但当你背叛的所得足够多的时候,你根本不会犹豫。情感背叛,人类历史上情感背叛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

“那么背叛我,你得到了什么呢?”

“当时,我不相信你能一直爱我,虽然你很爱我,但我知道你有背叛人的能力。你内心里有一种坚定的无情,阿透,我知道我如果完全投入,就会迎来背叛。我们是一类人。”屠颠看着阿透:“与其等着那一天到来,我只是早点占据了主动的位置。而且,我知道恨可以比爱持续的时间久很多,一辈子恨一个人,也是我占有你的方式。”

“所以你就背叛了我?”

“嗯,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犹豫了很久。”

阿透顿了顿,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感动了,她问他道:“所以,这就是你栽赃我,让我坐了十年冤狱的理由。”

“那是一个意外,我说了,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化成这样,我以为你最多三个月就会出来。我留下了足够的破绽,以为警察会发现。”

“有人抹去了这些破绽。但在这十年里,你有足够的机会,可以弥补你的错误。”

“自首么,我如果自首了,最终你并不会属于我,我们会形容陌路,我又不是好人,为什么要做这样善良的事情,是,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那个人才是你的仇人,不是么,我虽然做了坏事,但我的动机没那么坏。”屠颠吸了最后一口烟:“没所谓的,那个人你还会继续追踪么,我觉得你没有胜算,她比你更爱我呢。”

阿透不说话,屠颠继续道:“我为了你,也背叛了她呢。”

他笑了起来,似乎讲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阿透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获得答案,她能听懂他的每一句话,即使听上去都是****。
也许有句话他是对的,自己有背叛人的能力。

屠颠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人,他并没有讨论太多他背叛她的事情,而是让阿透想起了,自己背叛的那些人。

强迫自己与加害者共情么,阿透心里想反驳,但烟烟的脸不停的在自己面前浮现。

她绝对不是自己毫不在乎的人,虽然阿透想忘记她,但早就已经做不到了。

离开之前,法警给了她撤销鞭刑的表格,屠颠看着她:“你说的,说实话你就取消鞭刑。”

阿透看着表格,其实,死亡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的惩罚了,但阿透想了想,摇了摇头,这时,她第一次在屠颠眼中看到了失望。

“并不是想针对你。我不恨你。”阿透说道:“只是你说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对我做心理引导,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影响,所以,我打算,就当作我没来过一样。”

屠颠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阿透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转头对屠颠说道:“Happy Death Day.”她知道自己终于赢了一次。
请多指教!

TOP

==============================================
南派三叔
女性为主角其实我非常不擅长,兜兜转转,找了很多办法,还是决定继续尝试。
这也是我着重写人物关系的尝试。

悼念科比,依稀记得第一次晃过乔丹之后的偷笑。这个世界真是谁也留不住。太难过了
请多指教!

TOP

千面 第一章

十年前,故事要慢慢讲。

阿透看到那栋别墅的时候,憧憬过有钱人的生活。

这么大的地方,打扫起来应该非常累人吧,不过,有钱人不会担心这个吧。阿透觉得自己很好笑,有钱人还会自己打扫别墅么。估计有很多清洁工吧。也许还有园丁什么的。

阿透决定恢复淡定。

别墅是新盖的,阿透记得这个老板有很多老建筑,有收集老建筑的习惯,姓谢还是姓解,她记不清楚了。年纪不大,做古董生意的,应该是继承的产业,她多少知道新贵,这个年纪能这么有钱的,得涉足互联网才行,古董行业看天吃饭,又是资金密集型,不太可能少年暴富。就算是少年天才,现在也得真刀真枪有入市的第一桶金。

进入别墅之后,她的甲方和别墅的主人都在客厅里等她,她的甲方是她的委托人,也是这个别墅主人的秘书之一,是一个大概三十七八的女人,她们认识了有一段时间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别墅的主人穿着一件粉红的衬衫。

还不错,阿透看到他,心里想,好看,驾驭的不错。这张脸有点东西。

三个人坐下来,阿透就把自己的合同给了过去:“闹,实际业务,工商是不认可的,我写了顾问费,提供房屋装修顾问,如果没问题,签了我就开始干活了。”

解老板看了看甲方,“她行不行,那么贵。”

“绝对可以。”

得到了甲方的肯定,解老板很快的签下了名,阿透掏出画板:“好了,先说好了,我只能根据你们的叙述,画出那个人,你们叙述的越精确,我们就越不浪费时间,我没有开天眼,没法猜你们见到的那个人长什么样。”

阿透有非常多的能力,通过别人的叙述,速写出一张脸来,是她的一项能力之一,她的能力大多集中在美术上,笔头功夫,对,就是很多警匪片里,警方专家通过受害者口述,完成凶手画像的工作,只不过她是民间的。

这个解老板不知道想完成谁的画像,一面之缘的梦中情人,已经过去很久没有照片的初恋,生意上的诈骗犯?无所谓,这不是阿透关心的,这种小活能够赚四万块。她很满足了。

“来吧。”阿透拿起铅笔,草草的打了一个人的轮廓。
请多指教!

TOP

解老板看了看手表,对阿透说:“时间还没有到,我可以先和你说一下接下来工作的来龙去脉。可以么?”

阿透点头,你是老板,她注意到解老板的脖子里有一块湿疹,皮肤情况不太好,哦,难道是被人种了草莓。看不清楚。

她压根不在乎解老板之后会说什么,这项工作其实不需要前因后果,但很多人有倾诉欲,很多人要整理自己的思路,她都可以理解,吧啦啦啦啦,她可以放空继续看这张脸,这张脸她其实可以打五折做这个活。

“我不会和你说细节,告诉你眉毛什么样,不是这么工作的,可能和你以往的工作不同。”解老板说道:“等一下你得自己看,看了画下来。”

“看什么?”阿透愣了一下。

“看你要画的那个东西。”解老板说。

阿透第一次有点疑惑,想了几秒:“你是说,等一下我要画的那个人,会到这里来?”

解老板点头。

阿透就笑了:“我对着他画?你以为我是街头画游客素描的?有钱人的误会?”

阿透有点觉得被侮辱了,不行,这张脸也崩不住让她这么去赚这四万块。她看了看甲方,甲方是多年的朋友了,她应该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会来这一出,甲方还是挺了解自己的。她没有立即走,是得给甲方一个面子。

甲方没有说话,阿透发现甲方似乎有一些害怕。

解老板继续说:“这个房子,不是老宅子,却有一个新房子按道理不会发生的问题。我就直话直说了吧,每天的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这里的镇上都会断电,原因不清楚,在这四个小时里,会不定时的来电,不定时的断电。”

阿透不知道解老板想说什么,但她觉得有些浑身发凉。

“断电和来电的频率非常高,有时候,刚断电几分钟,就会立即来电,一秒之后,又断电。”

“嗯。”

“在这几天,我都一个人在这里办公,在断电之后,因为是别墅靠海,所以没有其他照明,我就会坐在原地,等电恢复,这里四周会一片漆黑。这几天,每一天,都有断电恢复立即又断电的情况,灯会亮起一秒钟然后再次熄灭。”

“嗯。”

“那一秒钟时间,灯光闪起的瞬间,我几次都看到这个房子里,有一个人。”

“告辞。”阿透站起来就走,浑身的鸡皮疙瘩抖起来。

深井冰啊,叫我来画鬼啊。收你四万块,要我来画鬼,我宁可去画城市宣传画。

“我确定当时别墅里只有我一个人,等后来灯亮的时间长一些了,我几次找遍别墅,都找不到那个人。那个人,只有在反复断电的那几秒里,会出现。”

阿透说道:“解老板,你脑子不正常不要扯上我,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解老板看了看手表,也不去拦他,他讲的时候很平静,不像是开玩笑的。阿透来到了门边,这时候,一下灯就灭了,阿透听到了空调哑火的声音。

一间房子有电器运转,会在环境音有轻微的噪音,平时我们呆着焦虑,是因为这些声音我们其实已经适应了,听不出来,但它确实存在,让人烦躁。

断电的瞬间,你才会听到真正的安静。一下子真实的安静逼来。

“八点了。”解老板说道:“你没仔细看合同,你不能中途中断服务,我们在外面的车上等你,请你务必画下那个东西的脸,如果成功了,除了四万块奉上,我还能告诉你,你在找的那个人的消息。”

手机手电亮起,解老板和甲方站了起来,甲方跑着跑出门去,解老板用手机照了照阿透,阿透脸色惨白,浑身冰冷。想大叫跑路,但心中有另外一股欲望,死死的让她坐在了椅子上。

她确实在找一个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她看了看四周,别墅里一片漆黑,这里怎么这么黑啊,别墅那么大,一个人住不害怕么?她心说,黑暗中,冰冷的气息袭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章

事情发生的还挺快的,解老板的手电光很快就走远了,除了外面路灯透进来的一点点光,整个房间完全漆黑。阿透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竖了起来。

最开始几秒钟她还是有点蒙的,不明白为什么就要留她一个人,巨大的恐惧在她意识到这个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如潮水一般涌来。她差点失控想冲出去。

接着她想到了这会不会是一个恶作剧,解老板他们上车就走了,她被留在了这里。

这个别墅离市区太远了。她肯定打不到车,公交车站也不知道在哪里。

灯呢?

如果电来了,灯是双向开关,还得找到开关才能再次打亮,哦,不过别墅的灯控应该不会那么**吧。

还有解老板怎么知道自己在找那个人?

这件事情自己没对几个人说过,或者说,一直是自己亲力亲为在找,是甲方说的,她和甲方关系没有好到分享这件事的地步。

自己找那个人很久了,一直没有消息,但是否值得在这里画鬼呢?毕竟找那个人只是自己的一个兴趣。

想着,在黑暗中,忽然有塑料袋被动了一下的声音,几乎把阿透吓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按亮屏幕,照向那个方向,那个方向什么都没有。

客厅非常大,正方形,中间是一张大长桌子,能十几个人聚餐的那种西餐桌,左边是开放式厨房,有一个吧台。那是吃早餐的。靠边墙是西厨设备和走入式冰箱。右边是一个下沉式的会客空间,里面有大电视和很多书架。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开放式厨房,手电光微弱光线下,阿透看到了很多的塑料袋在那边,放在吧台上,里面应该是食材。

那个解老板说这几天他都住在这里,他是自己做饭的?还挺禁欲的,不不,应该有保姆,这些应该都是保姆买的菜。看他的手应该做不了饭。

自己是什么时候注意过他的手了。

不对,蔬菜为什么没有放冰箱里。是水果么?

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阿透深呼吸了一口,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时——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啪”一声,“嘀”一声。

虽然不是什么大的声音,但还是吓人一跳,之后电力恢复了。

空调一下开始运作,所有的灯都瞬间打亮。巨大的亮光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好在她连黑暗都没有适应,所以没有目眩的感觉,整个空间非常亮堂起来,因为客厅灯是暖色调的,所有的阴霾都被一扫而空。

这客厅真大。再次看到客厅,阿透惊讶自己还是同样的感叹,顿觉自己好没有出息。

客厅里没有任何的怪物或者鬼魂出现,还是之前的那个样子。她目光扫过所有的角落两遍,什么都没有。

她松了口气,看了看门外,外面一片漆黑,有点恐怖,但巨大的照明光流让她觉得这个屋子很安全。

她镇定了一会儿,走到开放厨房那里,有一个塑料袋掉到了地上,她拿了起来,里面是泡面。

啊。

出前一丁。

看了看其他的袋子,都是泡面。

这怎么行,没有营养。阿透叹气,男人多有钱都一样呵。

还没接着往下想呢,嘀一声,所有的灯又灭了。

阿透吓的一慌乱,很多塑料袋被她卜楞到地上。她贴在冰箱上,大气也不敢出。

这个角落比刚才那个角落更加不好。

刚才那个角落还有外面的路灯光,这个角落,因为靠近客厅的边角,什么光都没有,绝对黑暗。没等她反应过来,电力又恢复了,这个电力故障和抽筋似的,她心中暗骂,客厅又亮了起来。

接着一秒钟,灯又灭了,阿透此时已经决定放弃了,算了,不找那个人了,甲方的关系也不好了,四万块也不要了,没有车回去也没关系,自己拦车走。

再呆下去要癫痫了。

黑了有三分钟,阿透已经往门口开始摸去,灯又亮了,这一次是闪亮,只亮了有一秒,就在那一秒钟里,阿透就看到,在自己面前大概一臂远的吧台上,站着一个人。

她在那一秒的时间里,以自己艺术写生的习惯,直接抬头看这个人的头部。

瞬间她的感知,这个人超出常理的高,起码有两米高,所以它站在吧台上,显得高的不像人类。高的脸都看不清楚。

瞬间恢复成黑暗,面前什么也看不到了。

阿透之前没有想过,解老板说的事情会是真的,虽然很吓人,但以前听鬼故事,也从来没有直接会见鬼过。

这是其一,其二是,怎么会离自己那么近。

**的,竟然就在自己面前一只手能够到的地方。

其三,竟然会站在吧台桌上,这太吓人了吧。

阿透无法抑制的尖叫起来,心说,千万别再来电了,没说完灯就亮了,她看到那个东西,俯下身子来看她了。

灯光再暗,阿透瞬间打开冰箱,把里面的隔断扯出来,自己躲了进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冰箱是真的大,大到能走进走出,她扯掉一边的隔断躲进去,皮肤贴着冰箱内靠的地方,很快就冻的没有知觉。但冷气让她逐渐冷静了下来。



她开始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灯光闪烁的瞬间,这个别墅里多了一个人。



因为之前仔细的观察过别墅,所以她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疏漏,除非是有人恶作剧。否则这个人是在断电复明的瞬间出现的。

和解老板说的情况一样。



恶作剧是有可能的,因为断电的频率有长有短,它可以事先躲在什么地方。自己对别墅并不了解。



难道这是一个真人秀?



阿透看了看看了看自己的花臂,不会,纹身艺人上不了真人秀,除非是国外的真人秀。如果是真人秀,自己这个表现,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剪进去的。除非给比较好的费用。



三十万,三十万自己可以接受,但是得税后。



但不会是真人秀的,毛孔的收缩让她持续冷静,刚才那个“鬼”的体型,一看就不是很正常,真人秀不需要细节到用两米多高的人扮鬼。



阿透回忆了几分,鸡皮疙瘩再起,她能确定了,她看到的东西,是个邪物。



冰箱里非常黑,她动也不敢动,生怕那东西会瞬移,现在已经在冰箱里了,就在她贴脸边上。



不对,黑暗里似乎确实有东西,就在她身边。她把自己用力贴近冰箱内靠。



嗡一声,冰箱的压缩机启动,来电了。外面的灯全亮了,有光射了进来。阿透愣了一下,她算女孩子中非常冷静的,她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冰箱门没有关严。



光从门缝里射进来,她用余光就能感觉到,缝隙的外面,站着一个东西,正瞄着缝隙。阿透尖叫起来,瞬间冰箱门就开了,光线射进来。冰箱灯也亮了。



解老板,就站在外面。



阿透继续尖叫,把能抓到的东西都丢了过去,解老板单手都接住了,说道:“请从我的冰箱里出来,你踩的东西是我朋友送我的调料。这东西我自己调不来的。”

阿透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下面,是一堆塑料袋,调料,是黑松露么,她爬了出来,知道名贵的黑松露非常贵,拿起来一包,发现是某种腌菜。



“方便面配料?”



解老板进来把她提起来,开始把隔断插回去,整理冰箱,阿透大叫:“真的有个人!”



“我自己已经见过好几次了。”解老板把东西全部都整理整齐。把她推出冰箱,阿透看了看吧台,上面已经没有人了。



电力好像稳定了。但是她仍旧不敢靠近吧台。



“放心,今晚不会断电了,断电断的很规律。”解老板走出来,把衬衫挽起来,开始洗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你可以开始画了。”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出去,留我一个人。”阿透看到甲方也回来了,脸色煞白,看着她,又抱歉,又不想呆在这。



“超过两个人这东西就不会出现了。”解老板说道:“这别墅是别人抵债过来的,我暂时用来避开北京那边的事情,没想到有这种问题。”



说着他把画板和笔递给阿透。



“听说你对人面,过目不忘,请吧。”



阿透绕过吧台,吧台上没有人站的痕迹,她回到桌子边坐下,有另外两个人在这里好多了,她看着画板,觉得这事情好荒谬。但是她不敢一个人回去了。



解老板非常娴熟的给她泡了一杯热咖啡。



“等一下,你说你能帮我找到人。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人?”她忽然想起这事来。



“有些人不能乱找,你找他,你虽然找不到他,但是他立即会知道你在找他,他会先对你好奇,来观察你,试探你,如果你居心不好,也许他会在你找到他之前,就对你做点什么。”解老板说道:“据我所知,你要找的那个人,一直在观察你,我才想,你是因为,任性,觉得自己能够面对世界上的各种挑战,毫无敬畏的好奇心驱动,所以才去找这个人的。这种动机,对那个人来说,是一种侮辱。所以,他可能会对你不利。”



“那哥们以为自己是汉尼拔么?”阿透天生反感。“还是你们要把他塑造成汉尼拔,怎么,还要收门票么?”



“我和他是同类人,有业务联系,我帮你找他,当然也有我的目的,但你先得帮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解老板敲了敲画板。



阿透拿过画板,妥协了,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之前的那个瞬间。



她能回忆起来,就算当时没有看清,她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在事后,在脑子里还原出那个瞬间。



然后再次仔细观察。当然她的老师不建议她这么做,因为不管当时有看到多少细节,大脑都会把没有看到的部分,通过美术能力补全,所以有时候,你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看到了,还是大脑修补出来的。



如果看到的细节太少,那补全的部分过多,就会完全失真。



阿透回忆起了那张脸,她画了几笔,惊异的发现,那是一张普通的男人脸。



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是人的脸。亚洲汉族,她对于人脸是有充分研究的,大概三十多岁,很普通。



她很快画了下来,细节更多了,是南方汉族,颧骨有点高。



这比是张鬼脸还吓人。



这人是谁?



显然解老板他们也不认识了,阿透看完之后,他拍了一张照片,放入网上的图片识别系统。转了半天圈圈loading,啥也没出来。



“你没有耍我吧?”解老板问。“这看上去是一个潮汕的渔民。”



阿透摇头,她仔细回忆,忽然抬头,指着房顶上的一个方位:“它出现的时候,并不是只有它一个东西,还有另外一个东西,挂在那儿。”



别墅的挑空非常高,别墅的顶有点像东南亚的茅草屋酒店,上面有灯组。



阿透指的地方,是一圈房梁,在这个角度看,看不出什么来。她瞬间的记忆里,在那个瞬间灯光亮起,那个地方,还吊着一个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