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3回、第14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十三回

“此话怎讲,”虽说是吃了一惊,但为保险起见,老刘头仍然偷偷从包里摸出了两根锁魂针,一根给自己,一根给程国海预备着,此次涿州之行由于过分轻敌以至于什么违禁物件都没带来,等会儿万一谈崩了,可就指望用这玩意摆弄人阵合一了

“敢问先生尊姓大名?”程国海此时也是面无表情,举止上像极了被冲身的冯党好,看样子并不想动武,看来这老冯家鼓捣出来的鬼,还都挺讲礼貌的唯一让老刘头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这死鬼冲程国海的身子,也能如此镇定自若的跟自己聊天,莫非也是骨肉冲,这也太巧了吧’这种冷门玩意翻遍道门正史旁史,纵观古今几千年,正式记录在案的真实案例不过十数个,其中跨血缘跨年代的冲身案例则更为罕见,莫非这个程国海与他杜家有什么渊源,还是纯粹的巧台,

“天津卫刘凤岩”老刘头攥着死玉习惯性的拱了拱手,“敢问阁下可是杜家文先生’” “阁下不敢当,在下姓杜没错,不叫家文”程国海竟然出乎预料的僵硬一笑,“在下杜石头”

“杜石头’”老刘头一愣,这不是那个杜家文的本名吗?看来此人生前就不愿承认冯碧柏给他起的名字,这里头显然是有故事啊 “先生还没有回答在下的问题,为何助纠为虐,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老刘头差点哭出来,心说爷差点就让那个二百五程国海给草菅了,哪还有闲工夫草菅别人啊’

“杜先生误会了,我刘某人乃玄门子弟,此次造访全为救人性命,何来草菅人命之谈,我与那冯碧柏并不曾相识,就更谈不上什么助纠为虐朋比为奸了”老刘头也明白,此时此刻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这个杜石头稳住,把自己摘出来跟这小子的仇人划清界限,否则别看这孙子表面上挺客气的,没准一句话不对付就是一场腥风血雨,什么事要是能拿到谈判桌上解决,还人阵合一哪门子啊


“原来是误会”程国海叹了口气,看来鬼这玩意比人可实在得多,不但是实话实说,更是说什么信什么,“既然如此,就不耽误先生救人了 ”话音刚落,只见程国海两眼一翻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嘴里的白沫瞬间便流了一腮帮子


“等等 ”老刘头刚想往下问,发现人家已经走了,而且是走得如此彻底,可以说是压根就没准备再回来,从吐白沫这个生理特征看,就跟做法轰走的没什么两样,但自己根本就没做法啊,就忽悠了两句,怨孽竟然自己走了,被冲身的人竟然自己好了,一 辈子都没碰上过这么扯淡的事啊,来的时候轰轰烈烈连鱼肚阵都破了定桩锁都打飞了,这么大的排场忽悠了两句就走了,这算是哪门子鬼啊,怎么这冯家鼓捣出来的鬼都这么各色呢?


两针施下去,程国海糊里糊涂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地上,赶忙连滚带爬的站起了身子,“刘 刘老师,刚 刚才怎么 “没事,你抽羊角风来着 ”老刘头也懒得跟这么个二百五探讨历史,在老刘头看来,这冯家的事信息量可实在是太大了,


两个鬼两种说法,一个说杜家文是叛徒汉奸,一个说冯家人是坏人,连冯碧柏给起的名字都不屑用,如果这个杜家文真是汉奸的话,就算当鬼也不可能这么理直气壮啊,看样子是真有冤屈,况且怨孽是不会说谎的,这两个版本的说法虽说彼此矛盾,但又都应该是真的,这么说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存在,可以让这两个矛盾的说法同时成立,莫非是冯碧柏?


说实话,老刘头此刻倒是真有心让程国海开车连夜杀回天津,叫上张国忠拿上七星剑回来硬碰硬把这个姓杜的干死完事,但转念又一想,人家怎么说也是打过鬼子的人,立没立过功放一边,没功劳至少有苦劳,生前没人弘扬也就算了,死了糟了冤屈,再让自己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闷死,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况且像这个杜家文这样知书达的的冤孽,也应该是个可塑之才,到时候封在夙印里防个身什么的再合适不过啊,要知道,能做夙印的冤孽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上个夙印在埃及让艾尔讯对付人胄用了,正愁没人接班呢 想到这,老刘头又来精神了,现在不是都讲求个资源再生废物再利用么


“那个小程啊,你再帮我个忙 ” “刘老师你说” 看可算又有用武之地了,程国海马上就来了精神 “你去站在井口上”老刘头指了指井口,“两腿劈开,站中间加着点小心别掉下去” “啊’”程国海立即就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刘 刘老师,这......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第十四回

“这下头 ”程国海心里也明白,自己刚才绝对不是抽什么羊角风,活了三十多年都没听说自己还有那毛病,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真就不敢往下想,“刘老师,我爹妈 可就剩我一个儿子了 ”

“废话,有我在你怕个屁啊”老刘头伸手从布兜子里拿出卷红绳围着程国海的腰系了一圈,之后用红绳的另头栓住了一枚铜钱,将钱吊到了井下面 “刘老师 这绳子 是干嘛用的?”程国海两腿劈叉站在井中央,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只感觉黑洞洞的深不见底,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站在这井口上面,总感觉有一股股的阴风顺着裤口往裤筒里灌,后背的鸡皮疙瘩更是一层盖过层,“还有您 刚才栓的那个 铜钱,干啥用的 ’”


“你小子 钓过鱼吗,”老刘头不紧不慢的从包里拿出了个装洗头水的瓶子,蹲下身子拧开了瓶盖,之后将瓶口的小眼紧贴着红绳轻轻开挤,一股股的液体顺着红绳流向了井底 “钓 鱼,”程国海下意识的看了看坠向井底的红绳,都快哭出声了,“您是说,那个铜钱 就是鱼饵’”

“铜钱就是铜钱,啥用没有,就为了让这个红绳走直线而已 ”老刘头嘿嘿一笑,点了三根香插在了井边,继而抽出张符纸啪的声拍在了程国海天灵盖上,又从针包里取出了一根行针,三捻两捻便刺入程国海的天灵盖将近半寸,“你才是鱼饵”

随着行针刺入天灵盖的“惠顶脉”,只见程国海浑身上下立即哆嗦成了一团,两眼上翻下巴颤抖,似乎是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的样子 “都这样了还不上钩,”老刘头冷冷一哼,干脆用符纸撕了个人形贴在了程国海的前胸,继而抄起桃木剑开始直接招魂,只见一圈烟雾在屋里转了两圈便直接飘入了井口,只可惜这程国海此时已经神志不清了,否则看见这幕,估计会吓得直接掉到井里

说实话,如果把程国海换成别人,老刘头这种做法基本上是可以归为自杀的,就算不是自杀最起码也是个重度自残井口本就是特殊的环形阴阳结构,有放大阴阳气流的作用,而刚才老刘头洗发水瓶子里装的不是别的,正是张毅成的童子尿,阳气虽然不如童子眉那么夸张,但也比朱砂这类天然材料要强很多,在阴怨相叠的环形结构中穿一根笔直的阳气脉络下去,就好比枪的撞针撞击子弹一样,


这招在道术中叫“闹龙宫”,意思就是会像孙悟空在东海龙宫里耍金箍棒一样,把整个龙宫折腾的天翻地覆,而潜藏在里面的怨孽势必会被混乱的阴阳气流折腾出来,正常情况下,井口悬着的应该是把刃尖向下的杀生煞器而不是个活人,如果在这种阴阳情况下在洞口站个活人的话,只能理解为施法者除了会道术之外还是世界拳王,手痒痒想找个靠谱的陪练之所以老刘头敢让程国海站在井口,就是押宝这杜石头冲程国海的身子是“骨肉冲”,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危险性


随着烟雾飘入井口,只听呼的一声,一股明显的气流自下而上,甚至把程国海的衣角和头发都吹得一颤,

“刘先生,”程国海上翻的白眼此刻似乎恢复了正常,腿也不颤了手也不抖了,声音也变了,“救人之事,可有进展?”

“让杜先生见笑了,刘某若要救人,还需要向先生请教一二 ”老刘头把将程国海从井口拉到了平地,别等会一激动真掉下去就麻烦了,此时那娘俩被打发带着孩子回城里住了,、丫真掉下去,凭自己这把老骨头还真就得抓瞎

“向我请教,”程国海皱眉,拉了把凳子坐在了老刘头对面,“刘先生,别客气,快坐下说”

“哎 杜先生见外了 刘某习惯站着说话 ”老刘头斜眼看了看四周,心说这个MADE IN冯家的死鬼妈巴子的还真挺客气的,但是,他娘的整个屋子就一把凳子让你丫坐了,让我往哪坐啊’

“不知刘先生向我打听何事’” “我想请问杜先生,您与那冯碧柏,有何冤仇,竟不惜如此记恨?” “这件事 说来话长”程国海叹了口气,“从一开始,我就中了他的圈套 ......”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