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九章
二叔说完之后,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哦了一声:“你和我说过。”我叹了口气,二叔在那头似乎泡了茶说道:“你再仔细看看,有什么新的发现,再打来给我吧。”

我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手机在我手里旋转了一圈,心中顶的难受,这件事情和我以往查的事情不一样,十年前的事情,抽丝剥茧,我能看到清晰的脉络,缺失了什么,别人想隐藏什么,在巨大的谜团和扑朔迷离之中,你能大概看到一个轮廓。
我在面对十年前的事件的时候,最大的恐惧是无法想象到这个谜团是如此的巨大,但实际在前进的过程中,从西沙的核心事件开始,到闷油瓶在整件事情里各种线索穿插,我能看到一个一个清晰的节点。

我整个十年,一直在把这些节点编织成一个完整的真相。

我已经习惯这样思考问题了,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不是清晰的节点。

所有我发现的痕迹和线索,带出来的事情毫不相关,如果我要写成小说,不得不像古人某些小说一样,写成好几个楔子。

我往后随便翻了翻,后面的壁画有些非常重要,在后面的事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有些则完全是当时的画匠描绘的南海王一些无关紧要的功绩,比如在地下水域治水,捕捞巨大的河蚌采集珍珠。但是在此时虽然二叔认证的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做了大量注释,我的思绪还是飘走了。

我首先想的是,进到南海王墓中的是几个人?从目前的手法分析,最起码是三十人以上的队伍,否则不可能从墓室底部爆破进去,我打电话给之前伙计里的一个高手,他说他做不用三十个人那么多,只要挂点选的好,懂基本力学,六个人就能搞定。

到底是几个也不好说,但至少是六个以上,在这个简单的盗窃棺椁的过程——我把他称为主线事件——之外,还发生了三件事情。

a事件是,齐家的后人,在里面设置了一个风水局。

这个风水局我几乎肯定是用“复来衣”做文章,但除非齐羽死后想让自己的魂魄回到这个古墓里,否则这个风水格局莫名其妙。

当然,后来我仔细一想,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件衣服虽然写着是齐羽的名字,但是并不是齐羽穿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齐羽就是要害人了。这是一个阴毒的风水局,风水局能害人是肯定的,但是见效特别慢,他要害谁呢?为什么不能在生前就杀死他,反而是在对方死后害他?

b事件是,在这个古墓的修建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洞,这个洞口写着进去就一定出不来。洞里面有很多奇怪的刻尺,这个洞是天然产生的,但是我们进去了,并且在另一端出来了。虽然爬了很久很久。
这个警告是虚假的么?我一直在想,好几次醒来,我都以为自己会在洞穴中醒来,我们根本没有出去,而是已经被困到精神崩溃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洞非常特别,当时修建的时候,南海国的人为此废弃了一条墓道,为什么?

c事件是,三叔临摹了南海王主墓室中的一副壁画,这幅壁画标示出了一个奇怪的女人皮俑,三叔把这个女人皮俑从主墓室中带了出去,却丢弃在了排水道里,而这个女人皮俑,真的非常奇怪。似乎是有鬼魂附身。

我想了想,决定去会会事件c的这个主角。批上衣服,我就往二叔的库房去了。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章
开着金杯,二叔有好几个库房,一个在艮山门,一个在西溪,一个在半山,表面上,这几个大的都是二叔做石料生意的仓库,里面都是一些低价的玉石,有昆仑玉、俄罗斯玉、青海石,当年最便宜的时候都是一车皮一车皮的运进来,现在已经值一些钱了,只是通路不是很好,一直放在那儿。

事实上这些仓库都大有来头。石头只是遮掩。

因为仓库都非常大,所以二叔的杂物也堆在里面,我没有打电话去问,怕二叔敏感,自己一个仓库一个仓库的去找。

守门的人都认识我,在西溪那边的仓库外面,我就看到了一大堆还没有整理入库的装备,都是二叔当时带到平潭的东西。我就知道是这儿了。

走进仓库,里面巨大无比,外面天色暗的很,打亮了日光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用白色的无纺布包的非常严实。摆的那个整齐,大大小小,看的我头皮发麻。

所有的石头下面,都有墨线,不知道是为了辟邪的,还是为了让摆放更加的整齐的辅助线。

我在一排排的无纺布包的缝隙中间行走,看到无纺布上面用毛笔写着编号和一些无法看懂的注释文件。毛笔字写的非常漂亮,都是瘦金体。

我虽然来过这些仓库,但是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这些瘦金体,因为无纺布不适合写毛笔字,笔锋上这些字都相对比较随意。我仔细去看笔触,是有几分像我的,但细节处又有一些问题。

在这些无纺布包里,一部分是石头,还有很大一部分,有一些特殊标记的,里面包的是二叔藏在这里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有故事,很多都是九门中人无法处理的冥器物品,存放在此。有些是无主的遗体,大多都是枉死,因为这一行没有人主持公道,二叔会代为查验,很多人死因未明,查不出来,放满11年,就会火化倒入江河。

所以之前九门的人把这几个仓库,称呼为十一仓。

十一仓非常巨大,乱七八糟,什么年代的东西都有,二叔接收十一仓之前,仓库的前身在湖南,所以里面还有一些特别老的老东西,都是上几代人留下的。十一仓有自己非常独特的存放管理方法,外人是找不到特定东西的。二叔独特的审美,让这个其实是储藏间杂物室的仓库,变得十分有仪式感和美感,现在唯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当年九门的庞大和秩序。

但十一仓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我看着无纺布上的灰尘,干找那个女人皮俑,找了起码三个小时,才找到了那个无纺布包。

包上面的灰尘最少,布也和其他的无纺布一样,所以还挺明显的。

我剪开上面固定的铁丝,把这个包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女人皮俑。那个瞬间我吓的几乎摔了出去,往后爬了几步才停下来。

女人皮俑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的无比的狰狞,我已经不太可能在灯光下被什么东西吓到,但这张脸太可怕了,整张脸的眉毛和眼睛的部分几乎是扭曲的像笑脸,但脸的下半部份狰狞的像鬼一样。

和我之前在墓中看到的,几乎不是同一个表情。

看似是因为缩水,才让表情变成这样,但乍一看我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我实在不想凑近看她,但来都来了,没有办法,我爬起来打起手电,去照她的皮,人皮俑的皮被照穿了,我看到了里面的金丝,也看到了在人皮俑里面,悬挂着一个东西。我看了看四周,没有缝隙,我得从人皮俑的嘴巴里伸手进去才能把那东西拿出来。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一章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女人皮俑狰狞的大嘴,心中恐慌。但那嘴中没有牙齿,从物理学上我把手伸进去,肯定是没有危险的。我上前作揖,口中默念:“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就把手从女俑的嘴巴里,一点一点的伸进去。

伸进去半个胳膊还够不着,能摸到里面是中空的,就像个羊皮筏子一样,手机一直照着,能照出我手在皮里面的影子。

我只好用力把整条手臂都伸进去,那样子稍微有些难看,摸到那东西,就感觉那东西像一个茧一样,好像是被很多丝挂在女人皮俑的空腔内,我一碰竟然掉了。一下就掉到腿管里去了。

我把手伸出来,用手机去照,腿管,就发现那个茧卡在膝盖的地方了。那从嘴巴伸进去够肯定够不着了。我抬头看了看哪儿还有可以伸进去的地方。

看了看我就尴尬了,站起来看女人皮俑的表情,嘴巴被我撑的像王大陆似的,一点也看不出狰狞了。
我长叹了一声,看了看女人皮俑的下半身,心想我难道得做那么不堪的事情么?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我只能把皮俑剪破了,这皮俑非常罕见,如果贸然破坏实在有点可惜。

我撩起我的袖子,蹲在女人皮俑面前做各种角度的模拟,不停的变换我手的角度、手势,分别作出了金刚狼、蜘蛛侠等一系列动作,都不得要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就听到身后有人咳嗽了一声。

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穿着库管衣服的小年轻站在我身后,指了指头顶上的摄像头。

我老脸一红,站起来,挺了挺腰,对他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不要误会。”拿手电照给他看,和他说我的意图。小年青看了看我,过去把女人皮俑倒了过来,用力摇了两下,一个茧一样的毛球就从膝盖处一路掉到了女人皮俑的喉咙里。

他再用力一抖,那球掉了出来。小年轻把女人皮俑放了回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惊叹,我果然已经****了。小年轻递给我一张名片,带上手机耳机,听着音乐就回去了。

我看了看他的名字,名字叫做白昊天,十一仓的值班经理。

十一仓的仓管祖辈是大朝奉,姓白,白家人丁兴旺,估计现在有上千人,不管是计划生育时代,还是在英雄母亲时代,白家人都至少生上七八个,是一个大家族,二叔说管十一仓积德,所以白家还会兴旺下去。我以前有个伙计是白家人,外号叫做白蛇。据说活特别好,不下墓的时候一直在酒吧混着。

虽然白家人丁很多,但素质参差不齐,有特别高位的官员和富商,也有手机贴膜的。派来管十一仓的,一般是白家19岁左右,在杭州上大学的孩子。一茬一茬的,韭菜一样。但从来没断过。

白昊天这个名字有够霸气的,没夭折了算命硬的,不过看性格也不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想到自己快要被00后看不起了,也够难过的。

低头看从人皮俑倒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团发霉的抹布,抹布已经腐烂到像泥一样,上面全是各种菌丝,年代十分久远,应该是三叔他们塞进去的,我翻开这块抹布,抹布各种碎裂,露出了里面包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干瘪的柴肉,我仔细看了看,意识到这是一条风干的人的舌头。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二章
舌头就和牛肉干一样,人的舌头其实很长,很大一部分在喉咙里面,如果扯出来就像一条里脊肉。如果不是头部的样子,我会以为只是普通的干肉。

2000年前的舌头就算风干了也不会保存的那么好,这条舌头被包在完全发霉腐烂的抹布中,布的材质也是现代的材质,没有完全腐烂。一来年代不会太久,应该就是三叔当时进去的时候;二来,抹布上有可能是抹了烧酒特地保存的。

我看了看女人皮佣的大嘴,看了看舌头,吸了一口冷气,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三叔他们当年进入到墓室之后,拔出了一个活人的舌头,塞入到了一个女人皮佣的内部。

一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二是这是谁的舌头?

这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完全毫无头绪,为什么壁画上要特殊标记出一个女人皮俑,为什么三叔要将它从墓室中搬离,为什么又丢弃到水道中,为什么体内会有一根新鲜的舌头。为什么会有复来衣被放在棺椁的上方。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和可推理的情况,我一下躺倒在地上,抓自己的头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抓了几下,我又听到了一声咳嗽,抬头一看,又看到白昊天站在了我身后,我立即爬起来,我看到他有些古怪的看着我。我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想不通。”

白昊天看着我,忽然有些含蓄的笑了笑:“你是不是小三爷。”

我心说废话,我不是吴邪你干嘛放我进来。我点头,他道:“刚才一直以为你是二爷的其它亲戚,我在监控里看了半天,才发现你是吴邪。”

我哦了一声,他忽然拿出一本值班本:“我特别喜欢你,你能给我签个名么?”我愣了一下:“签什么?”

“签名。”

“签你个**。”我怒道。

“你不签我就给二爷打电话了。”白昊天也不生气,特别诚恳的把值班本递给我。

我深呼吸冷静了一下,想了想如果让二叔知道我来过,又要各种节外生枝,只好吞了口气,把值班本接了过来,他立即靠过来说道:“你签,送给白昊天,早点找到男朋友。”

我这才反应过来,以前让我签名的人几乎让我签的都是欠条,这哥们让我签,是因为喜欢我?

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想了想,歪歪扭扭的签完,他高兴围着我转了两圈,我看着他,看了看签的东西,忽然发现不对。

丫这小子不是男的,是个女的!

头发剃的那么短,穿着仓管的衣服,我还以为是男的。

我把值班本还给她,她仔细的看了两遍,“字真不错。小三爷你来干嘛?为什么躺在地上。”

人对于喜欢自己的人总是没有太大的立场,我一下怒气也不好意思发了,看着她,忽然灵机一动。

“你不会告诉我二叔我来过对吧。”

“不说,但是监控都拍到了。”

“监控拍到没关系,不会那么勤快查监控的,你不说就行。”我对她道,一边我就抱起女人皮俑,白昊天惊道:“小三爷你干嘛?东西出库不见我就死定了。”

“三天后还你。保证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她进来的时候嘴巴根本没那么大。”小姑娘特别惊恐。

我拍了拍她:“这就是你签名的报酬,帮我瞒住。”说着我抱起女人皮俑就往外走,这么多毫无关系的线索,没有办法拼接,但凭借直觉,这是一种邪术,已经不是风水术的范畴了,我需要找一个高手去仔细问问。无法口述,最好是把东西全部带过去。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三章
我不管白昊天的阻拦,抱着女皮俑就往外跑,她在后面连拉带拽,冲到十一仓的门口。
门口的铁门是关着的,这种大仓库的铁门只要关着,都不用锁你都很难打开。我单手用力掰门,想把沉重的铁门搬开。但是单手力气不够,掰的很慢,她用后背一下抵住门不让我开门,大喊:“不行不行,你不可以的。”
我掰了几下纹丝不动,就松手看着她,她用全身护住门口:“不行,你不能过去。东西不可以离开十一仓,少一件我们白家百年的名声就没了。”
“这一百年里你们白家就没丢过东西?我就不信了,就你这安保。今晚我给你搬空了你信不?”我努力学习pang zi 凶横的腔调,咧嘴抖起来:“信不信今晚我连你一块搬走。”说着努力做出猥琐的样子看着她。
白昊天把门口的门栓一挂,把门给挂上,脸通红的看着我:“搬我可以,东西不能搬走!”
“哎呀你个不要脸的。”我心中暗骂,你 他 妈是守仓库还是来谈恋爱的。我指了指她的鼻子:“我动粗了。”
“你不会的。”她自信的看着我:“你是吴邪,你不会动粗。”
“不帮忙就把签名换给我!”
“不还!”
我欲哭无泪,看了看四周,看还没有能出去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仓库三层楼高的地方有很多气窗。我看了看小姑娘,这一个小妮子就要逼的我爬墙?我丢掉女人皮俑,白昊天刚松了一口气,以为我放弃了,上前一步去捡女人皮俑。我上前一把单手把白昊天扛起来,几下扯掉边上的一块石头外的无纺布,把她整个人罩住。打了一个死结。
然后立即冲回去,抱起女人皮俑,背着拽开门就跑了出去。大喊:“三天后还你!”
一路出去,把女人皮俑放在副驾我油门一踩就开出去,一路开出去几公里,我才确定她不会跟上来,松了口气。回头看女人皮俑,被我扯拉抱的姿势都变了,变成一个欢呼的动作,张大嘴坐在我的副驾上。
我叼上电子烟缓了缓,就看到前面有交警,我深吸了口气开过去,交警看了看我的副驾,我隐约听到他说了一句:“还有这种款式的?”
不确定白昊天会不会通知我二叔,但赌上了白家的尊严的她应该至少等我三天把东西还回去的吧,我想,但是仍旧是速战速决,我开车直奔河坊街。那儿有我认识的一个高人,叫做“哈总”,长的和哈士奇很像,这人是专门研究各种民间偏方的法术的。在河坊街有一个偏方博物馆,后来被取缔了,一路到了停车场,抱着女人皮俑跑在河坊街上。一路跑到哈总铺子里,他正在和隔壁铺子的几个人打麻将,看我进来,立即就很高兴。但是一看到女人皮俑,他脸色瞬间变了。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四章
哈总叫了自己一个伙计帮他摸牌,脸色阴暗的走了过来,看了看我身边的女人皮俑,我稍微朝他靠近一步,他就马上退一步。“小三爷。”他颠吧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新女朋友?”

“去你的,赶紧进里屋。”我抱着女人皮俑直接往他的里屋走,一脚踹开他的门,把女人皮俑放在他里屋的床上。擦了擦满头的汗。

他非常小心的跟了进来,看着女人皮俑,看了看我:“听说你把铺子关了,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实在忍不住我有好介绍,不用玩这么——这么——”他看着女人皮俑:“这么猎奇。”

我把怀里的舌头放在他桌子上,把他拉过来:“你帮我看看,急事,这次我真没头绪。”

他慢悠悠的晃过来,咧嘴看了看那舌头,还是保持着一个非常疏远的距离。之前他并不是这样,我觉得奇怪,就去抓他,他一下躲开我。

“别动手动脚的。”他指着我。我纳闷:“你怎么了?”

“***十天半个月不联系我,来就踹我门?你干什么?”他摸了摸下巴:“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可别把秽气传给我。”

“什么秽气?”我怒道,拍了拍桌子:“赶紧给我看看,老子急。”

哈总忽然冷笑了一下:“小三爷,之前我给你看,咱们关系好,是因为你不付钱,我可以问你二叔去要账,你现在铺子没了,你二叔也和我说了,你要我帮你看东西,你得给——”他用手做了做动作,意思是让我给钱。“你以前是**,但**也不能不——”

我上前一把抓住他坐动作的手指,直接一把拗断,疼的他大叫,顺势我上去直接两个大嘴巴,把他抽翻在地。回去把门关上我就对他道:“哈总,当年我三叔不见的时候所有人都给我来这一套,***现在还来,你以为我现在是谁啊?***就算没有铺子,就算没有我二叔罩着,你以为你惹的了我?”

哈总破口大骂:“吴邪,***兔崽子——”

我抓住他另外一只手,直接拗到快要断的弧度,他疼的大叫,我骂道:“脑子想想,该怎么说话?”

“小三爷,我马上看。”他大叫道。

我放开手,他含着眼泪站起来:“一次b都不让我装。”揉着手,我上去把他的手指往回一扯接回去,他哀嚎一声,我冷冷道:“少她妈给我玩虎落平原被犬欺,你一哈士奇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电视剧都不会这么拍了。”

哈总点头:“是是。”过去看了看女人皮俑,看了看舌头。我骂道:“不许说不知道。”

哈总仔细看了看,问我道:“小三爷,这不会是人皮的吧。”

“别问我,我问你呢。”我学胖子瞪眼:“是人皮的怎么了?”

“是人皮的话,你就死定了。”哈总看着我,退了一步怕我打他,立即继续解释:“这叫做皮罿,是一种非常阴邪的设置。”
请多指教!

TOP

化总今天休假?

TOP

化总今天休假?
armos 发表于 2017-9-8 13:16



    最近一直在请假养病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五章
“阴邪?”我眯起眼睛:“我快死了?”

哈总不敢点头,委屈的看着我。我心中冷笑,压根不信,默默道:“那你还不为我哭一个?”

哈总愣了一下,然后努力做出了一个哭脸:“小三爷~我舍不得你——”

我啪一下拍了他的头一下,“舍不得还不救我?”

哈总立即点头:“小三爷,这东西救不了,这东西是一对的。你知道皮罿是一种特别神秘的东西,你之前肯定见过,但是没有那么大。普通的皮罿只有奥斯卡的奖杯大。”哈总比划了一下:“或者是卡拉OK话筒的大小。都是用人皮做的,主要用来养虫子。”

“什么虫子?”我问道,哈总说:“小三爷,你知道青蚨这种虫子么?”

我回忆了一下,唐朝的陈藏器著《本草拾遗》里写过这种虫子,青蚨生子,母与子分离后必会仍聚回一处,人用青蚨母子血各涂在钱上,涂母血的钱或涂子血的钱用出后必会飞回,所以有“青蚨还钱”之说。

“养这种虫子干什么?”我问道,这种虫子好像是传说中的虫子,可能早在明朝左右就灭绝了。如果一种虫子可以涂在钱上让钱自己飞回来,那不灭绝才怪呢。

哈总说:“养青蚨唯一的作用就是寻人,在古代探索一些蛮荒区域的时候,就有白纸人上涂上青蚨的血出发,如果迷路就让纸人引路回来的说法。”

哦,我看了看女人皮俑:“为什么一定要人皮养?”

“男人皮养子虫,女人皮养母虫,两个是一对,养过的青蚨的人皮俑比用青蚨血还要强的回聚力,可以相隔几公里。”哈总看着我,说道:“这个女俑是不是一直跟着你,小三爷。”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他道:“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想了想,除了心情不太好,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忽然我明白了他说的话的意思:“**,你小子,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身体里。”

“你身体里有一只虫子,和这个女人皮俑里的当年养的虫子,是母子虫的。”哈总说道:“这是一个信息。高明的邪术。”

“什么信息?虫子什么时候在我体内的?”我虽然经常被虫子咬,但是我都处理干净了。

“那你得好好回忆一下了,有可能是哪儿染上的,你不是经常去不三不四的地方么,也有可能,你从小时候什么时候,身体里已经有这只虫子了,你到了这个女人皮俑的附近,她感知到你体内的虫子,她就被你吸过来的,这一般是一种信息,因为母子生生不息,这个女人皮俑中如果是一只母虫,未必只有一只子虫,也就是还有其他的子虫在其他的地方,高人用这种方式,让你能够找到另外一只子虫的位置。”

“所以这女人皮俑就是指南针。”

“可以这么说,但小三爷,如果你体内有青蚨,那么你的血就会和其他人不一样。母虫能让人长寿,子虫会让人加速衰老。”他正色道:“你真没有什么不舒服?”
请多指教!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六章
我勾住哈总的肩膀,心中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过重,我其实能听出来他哪些是胡扯的,哪些的是真的,我刚才让他不能说不知道,他把不知道的部分瞎编出来吓唬我。

大规模的撒谎是需要极高的心智或者极长的时间的。谎言的关键是逻辑顺畅,描述复杂,让人的本能觉得这种正确内部没有瑕疵的信息一定是真实的,哈总不是极高心智的人,所以我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开了个秒表,对他说道:“我不想听故事,给你思考三分钟时间,然后用一分钟把皮罿的事情讲完。”

“我能给您认错,你别这么玩我么?”哈总拉住我的手,我反捏住他的手指,他条件反射的把手缩了回去。

人的身体对痛苦永远学的很快。我按下了秒表,同时哈总一分钟都没有耽误,对我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个东西是一对的,以前人去野外或者山洞深处,怕回不来,就用纸片做纸罿,但是纸罿容易坏,就用皮罿,但是这些都是传说,不可信的,我觉得其实就是两种虫子成对生活的习性,可以闻到非常远的对虫的气味,但因为这种虫子实在太罕见了,所以被江湖人传的神乎其神。”

时间过去了一分钟,他瞬间吸气继续说:“江湖人传言,养虫的皮罿在虫子死之后,仍旧能发挥作用,一对皮罿如果养虫超过七代,皮罿就可以代替虫子。在唐朝有古籍里提到过——”

我打断他道:“把古籍名字念出来,念不出来就是骗人。”

他立即改口:“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我是骗人,没有古籍,但我见过道士用皮罿做法的,不知道是什么原理。有一种皮罿就有另外一只配对的。这就是让你带着这只去找另外一只。”

道士用皮罿,带着这只找另外一只?

我忽然想起了南海王墓里的壁画,想起了三叔把这个女人俑丢在下水道里。

对于三叔来说,那个下水道是他出去必经的道路,他把女人俑丢在那儿,一定会被后来人发现。

但是在主墓室就未必了,里面的人皮俑太多了。

所以,他把女人皮俑丢在水道里,是为了让别人发现她。并且,带走她。

但其实不是,不是我带走了女人皮俑,而是这个女人皮俑一直跟着我。

哈总把我的秒表按停了,我看向他,他擦了擦冷汗道:“你慢慢想。”我问道:“我体内真的有虫子么?”

说完我按开了秒表,哈总深吸一口气:“这是我胡说的,当然你体内有虫子是有可能的,但是更有可能的是,你之前碰过另一只皮罿,所以这只皮罿就被你吸过来的。”

我皱起眉头,哈总立即又把秒表按停了。

我按开,哈总就跳了起来,“小三爷,这就是个引路的东西,其他我真不知道了,你那么聪明,你自己能想明白。”

我想了想,想到了扬大广墓里的宋墓的壁画。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