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喔喔喔。真是的结局来了么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章 结局倒计时2

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一个令人崩溃的抉择,因为我的人生可能很多东西都不常见,唯独谜题是最常见的。有太多我当年想知道的事情,都因为岁月流转,变的不想知道。我在后面的岁月里,无数次遇到和可能触及这些谜题的时候,我都选择了放弃,我学会了选择现世安好,不去追寻所谓的真相。
我从未想过有一条,老天爷会把所有的信息放到我的面前,让我自己去选。

你不是不想知道了么,现在我全部都告诉你,你有没有勇气后退呢?

这是直面内心欲望的事情,你到底想不想知道,在真相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能真正想清楚这个问题。

当然这一切也可能只是我的梦魇,也许我永远都无法靠近这些黑影,靠近这些真相,这些信息也许只是在我脑海里的一些记忆,在我吸取蛇毒,吸收记忆的时候,他们已经存在了,他们只是被雷声解码,让我能够看的更加清晰一点。

在此时我竟然有些怯步,因为我大概很清楚的知道,我不会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三叔当年在蛇沼是如何失踪的,他那么多年去了哪里,我当年的判断到底对不对。

我也许可以知道我所有想知道的。

恐惧是真实的,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动了我的脚步,往前一步一步的走去。我的心想知道,我想知道这一切。

雾气越来越消散,我看到了蛇沼的雨林,三叔在雨林中带着队伍跋涉,我看到了一个山洞,他们正在往山洞走去。瞎子在队伍中,三叔忽然回头看着他。

“你不用跟我们进去了。”他对瞎子说道:“这个东西,你帮我送给吴邪。”

黑匣子对三叔说道:“这里面是什么?”我看到那是一个竹筒子,这个就是黑瞎子穿越整个沙漠,带给我的那条蛇,这条蛇给我完全展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是我给吴邪的口信。”三叔说完,就往洞里走去了,我在蛇的记忆中,看到过这个场面,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三叔了。

我跟着三叔往洞里走去,他们在洞里走了很长很长的距离,很多人死去,我这里就不做任何的叙述,这会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最终,我看着三叔带着剩下的人,到了一个小小的洞穴内。

我看到了陈文锦,站在洞穴的尽头。

三叔没有走过去,他和陈文锦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中间隔了很远很远。

在三叔的叙述中,他和陈文锦总是有斩不断的情愫,在我的记忆中,陈文锦阿姨和三叔也是很有趣的一对恋人,但在我看到的这个场面的时候,我发现他们见面的时候,我想象中,记忆中的那种感情都已经不在了。

他们就如同两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对方,三叔没有任何的犹豫,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在这里等待。

但,总归他们还是沉默了很久很久,因为当年毕竟他们那么喜欢过对方。

“我来了。”三叔和陈文锦说道:“你们——”

陈文锦回答他说:“没有我们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她的声音非常沙哑,一点都不似一个女人,更似一个老人。

“你的侄子也来了这里,张起灵也来了这里。”陈文锦说道:“他们,来的都比你早。”

“你知道我不赞同你的做法,以前不赞同,现在也不赞同。”三叔说道:“你现在和我回去,你回的去么?”

“我只能在这里了。”陈文锦说道:“你一个人过来,我给你看看当年你选择的结果。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一章 大结局倒计时3

我跟着三叔,顺着陈文锦的指路,来到了洞穴的深处,我看到了当年看到的巨大的陨石,满是孔洞的陨石镶嵌在地下洞穴的底部,西王母的神台还在那里,我跟着他们,爬进了陨石里。

陨石似乎是青铜材质的,里面四通八达,我们爬到了一个大一些的空腔里,我就看到了很多具用青铜碎片覆盖的碎石冢。四周放着很多的装备,已经老旧腐烂,分辨不出是什么了。

“当年我们为了从海底古墓里出来,都吃了那些丹药,让自己进入到尸体的状态,当时出来之后,我们以为都没事了,霍玲第一个尸化之后,我们才明白,吃了那种丹药的人必须用这种青铜陨石做成的玉俑包裹全身,否则就会中毒,就算活下来,也会逐渐变成海猴子或者禁婆那样的怪物。”陈文锦对三叔说道:“丹药的原理非常简单,丹药中有休眠尸鳖王,丹药是青铜陨石的粉末,吃了丹药之后,陨石的成份在血液中限制尸鳖王的毒性,让尸鳖王可以钻入人的脑部,分泌一种毒素,在玉俑内部,尸鳖王被玉俑影响,毒素分泌的缓慢,所以这些毒素得以慢慢的改变人体,按传说记载,2000年之后,尸鳖王死亡,人就可以离开玉俑,这些毒素可以让人的血驱虫避害,同时让人得以长生。”

如果2000年未到,尸鳖王没有死,将人拖出玉俑,尸鳖王醒,所有的毒素爆发,人的皮肤会瞬间疱疹,变成血尸。

陈文锦他们在格尔木做研究,想找到缓解毒素的方法,最终他们决定前往塔木托,寻找青铜陨石,制作玉俑让自己活下来。

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这颗陨石之后,他们进入了陨石内,纷纷进入了休眠状态,她却在几十年后忽然醒了过来。她没有尸化,也不敢扒开其他人的碎石冢,一个人在蛇沼内生活。

可悲的是,她无法离开这个区域,离开这颗陨石越远,她身上就会出现尸化的情况,她只能生活在这片泥沼里。当时她坚信一点,就是三叔总有一天会出现,带她离开这片泥沼。

但是三叔最终出现的时候,陈文锦已经放弃了希望了。她已经变成了泥沼本身。

在碎石的下面,有着当年西沙考古队的其他人,可能要2000年之后才会醒过来。

三叔蹲在这些碎石边上,沉默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一刻我看到他想握一下陈文锦的手,但是他最后捏紧了拳头。陈文锦的手,指甲长的犹如僵尸,早已经不是什么少女,三叔身体前倾的那一下,我仿佛看到了当年,那顺理成章的年轻人,伸手握住心爱的姑娘,几十年前的条件反射还是在的,却被硬生生拦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手的可怕样子,还是这么多年虽然执着但是早就冷却的心。

如果是我的话,无论如何我也会握上去,我一开始想,但后来却也不敢肯定。

我的描写很快,很简单,是因为我不想在这里渲染和信息无关的东西,但对于三叔来说,他和陈文锦的再见,比我们和闷油瓶的约定,更加悠长晦涩,三叔比我更加的执着,陈文锦也一直就在原地等待,他们顽固的不像凡人,最终的结果却仍旧是这样。

三叔站了起来,陈文锦带他继续往陨石的中心爬去,我也跟着爬了过去,他们来到了陨石的中心,这里应该是就是张起灵到达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具完全干化的尸体,穿着华服坐在洞穴的中心。我从服饰上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西王母的尸体。她的尸体被碎陨石片一圈一圈的围住,她的下半身,是一整张蛇皮做成的装饰品,一眼看去,似乎是半人半蛇一般。

在尸体的面前,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吸引了三叔的注意力。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二章 倒计时4

三叔蹲在那个东西面前,我也蹲了过去,我发现那是一个奇怪的土堆,是由无数的碎皮堆积而成的。三叔摸了摸这些碎片,往上看,我跟着抬头,我就发现在这个洞穴的顶部,有一个巨大的茧。

这个茧的外面,有着一层一层的人皮一样的东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这是什么?”三叔问文锦。

“这是第一个进入到这个陨石的人,第一个度过2000年的人,但是他没有醒过来,在陨石中初步估计,应该睡了有4000年之久。这些蜕皮已经堆起来超过了王母的胸口。”陈文锦看着三叔,三叔掏出了匕首,似乎想割开这个茧,陈文锦按住了他。“你知道4000年之后,里面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七星鲁王宫的时候,鲁殇王的棺材里,有着厚厚的一层蜕皮,似乎在沉睡的时候,尸体会不停的蜕皮。2000年之后尸鳖王已经死了,剩下的时间里,一个永生的人,又沉睡了20个世纪。

谁都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个什么东西,也没有人敢打开这个茧。

“这个茧的年份,和青铜门的年份,是同一个时代的。”陈文锦带着三叔去看王母尸四周的洞壁,在洞壁上画着很多花纹,和青铜门是一样的。“我觉得,这茧里的人,就是当年做出那个青铜巨门的人。当年的事情,只有茧里的人才知道。”

“那个叫张起灵的人,到了这里,和这个茧里的人有交流么?”三叔问道。

“他可以和茧里的人交流,用那种特殊的语言。”陈文锦说道:“但是他在交流的时候,失去了神智。”

“据说张家人到处在找长生的人,寻求那些超过2000年的玉俑,不知道想知道些什么。”三叔说道。

“他们想知道谁在他们的脑子里,让他们去做那些事情。”

“你相信他说的话?”

“张家人据说出生开始,就会像天授唱诗人一样,忽然在成长的某一天,脑子里出现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和他们的人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们会出现强烈的欲望,不得不去完成这件事情,这些事情犹如碎片一样散播在历史中,在非常细的细节上,改变历史的进程。”

这种描述,似乎是在说,张家人似乎是上天对于历史的一种干预机制。

“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说是一种诅咒。无论人生如何悲凉,总归是自己的人生,总好过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去做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他们发现自己变成牵线木偶,但是毫无办法,所有的张家人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去做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对于张起灵来说,他的人生太长,这样的天授不停的发生。每一次的发生,他都会失去记忆。他会无数次的失去记忆,人生被割裂成无数个无头无尾的岁月,不知道自己爱过谁,不知道自己被谁爱过,所有他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三章 倒计时5

坐在塔木坨地下的巨大青铜陨石中心,看着西王母的尸体在我面前,思索着我看到的这一切,我不得不承认,如何度过这一生,是一个有趣的命题。就在刚才那一刻里,我看到了很多人穷尽一生那刻的样子。

三叔和陈文锦继续的往前走,我跟了上去,我浑浑噩噩的,又听了很多,大概最开始建立青铜门的那些人,都沉睡在这块巨大的陨石里,这些人来的比西王母还要早,之后西王母在这里建国,使用了这些人遗留下来的技术,建立了巨大的西王母古国,成为了丝绸之路上一个神秘的文明。

这块巨大的陨石,在进入大气层之后,除了母陨石坠落在这里之后,还有很多碎片分别坠落,周穆王和汪藏海两次进入西域,将加工这种陨石的技术带回了中原,也带去长生不死的传说。

我跟着三叔和文锦分别,他们之前一定讨论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因为肺部的剧痛,没有听的太清楚,最终的结果,似乎是再次的分别。

两个人在那个山洞的两端久久的相望,陈文锦先转身离开。三叔默默的站了很久。

我站在他们中间,他们并看不到我。

我一直在想,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性,在漫长的岁月中,三叔一个人在阁楼看着夜空,身边一杯啤酒,在酒杯的那一边,一定有一个并不真实的文锦,身有余香,声如银铃,眨巴着眼看着他。在无数个日夜之中,这个文锦一直陪伴着他,他无比的思念凝聚成爱人的样子,逐渐逐渐,和万里之外塔木坨泥沼中真实的文锦偏离了道路。

那个执念中的文锦支撑他到了此刻,却在见到自己真正爱人的时候,发现她并不需要自己,多年的一厢情愿化解了信念,也终于看到了岁月中自己的可笑。

三叔穷尽一生没有拯救文锦,文锦自己拯救了自己。

我愿意相信三叔是一直爱着文锦的,因为他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似乎会有眼泪,但是他笑了一下。

并不是苦笑。

没有比看到你没事而坚强更让人高兴了,虽然我做的一点用都没有,你也不再属于我,不再爱我,但你没事就真的太好了。

三叔说无论多厉害的人,在爱情面前都应该是平凡的,这也应该是爱一个人本来的样子,他很感谢文锦,当年相爱的时候,三叔一度爱的很卑微,文锦对他说,让你觉得自己卑微的爱人,一定并不爱你,我既不想崇拜你,也不想你仰慕我,我们都是对方的珍宝。

评价相爱的两人是否拥有一段好的爱情,只需要看一下两个人相爱之后,会不会都变的更加优秀。人在对对方付出的时候,一定会让对方变成更好的人。三叔和陈文锦当年互相成就了很多,我觉得那是一段好的爱情。

我很想在三叔走出山洞,在阳光下停留的时候抱住他。但是我做不到,我看着三叔一个人,就站在那里。再回头的时候,我看到文锦在山洞的深处,目送着他。

我在他们中间站着。

四周的一切缓缓变得更加的模糊,所有的一切又隐入雾气之中,我再次去看雾气中的各种人影。

我看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巨门的影子,就在我的身后,往后走去,十几步就可得。

青铜门背后一定和闷油瓶脑子的天授是有关的,他进入青铜门,是去去掉张家的诅咒么?还是有我完全不知道的目的?

门后面是什么呢?

我转身想迈步过去,忽然停住了,我忽然看到了另外一片影子,离我更近,那个影子比青铜巨门更加吸引我。

TOP

明天就最后一章了。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四章 结局了

我缓缓的走向那个黑影,我为什么会对这个黑影感兴趣,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对于自己还是非常熟悉的,我看到那个影子在雾气中,那应该就是我,但是我看到的我,正在地上爬。

我曾经查到过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出现了很多个长的和我相似的人,他们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过手术的方式,永远变成了我的样子。至今我不知道这么做的用意。也不知道这些吴邪来自于哪个地方。

张海客一直在猎杀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样子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差点把我的头割掉。

用脚趾头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脸做一些事情,我最开始推测,可能是汪家人用这种方式在探听三叔和解连环的整个计划的消息。但这种不可逆的易容方式,其实就是现代的整容术。而我也从来没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在各种调查中,发现过一张照片和一盒录影带,里面有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众多时间中,有一条线,一直若隐若现,它不如闷油瓶,张家,青铜门这些万古洪荒的巨大谜团,但我却记忆非常深刻。

我从小学习的字体,瘦金,不似其它人一样,临摹的是古本中的字体,而是一直在临摹一个叫做齐羽的人字体。

这是三叔还是爷爷故意设计的细节,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甚么他希望我写出别人的笔迹来,我觉得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希望有人会认为,我不是吴邪,我是齐羽。

而外面又似乎有很多人,假扮成了我的样子。

结合在南海王墓中的事情,三叔和齐羽之间,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但是为什么呢?

我走向那团雾气,慢慢的,我来到一个狭窄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地上爬着,在房间的一边,放着一只老式的摄像机。

这个场面我见过,这是文锦寄给我的录像带里的图像。

在摄像机的后面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窗户,我走到窗户的墙面,看到窗户后面站满了人。他们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房间里爬着。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我惊讶的发现,我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疗养院,但我从窗户看出去,近距离看着墙壁的质地,我发现这里不是疗养院。

这里是十一仓的某个仓房。

我转头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画着一行字,那行代码我看着特别的熟悉,那是十一仓的货码。

只有十一仓的“货物”,才会有货码。

我看着这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我”,竟然是十一仓的货物,他被存在了十一仓巨大的地下仓库中,某个未知的位置。

我仔细的看这个编码,我发现那时我查出来过的,三叔的编码。

三叔把这个“我”存进了十一仓?

他现在还在那儿么?

我低头看着“我”,他的眼神模糊,无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低头仔细的去听,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转头看着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吓了一跳,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我的记忆,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语清晰了起来:“我们都在这里,听雷之后,来找我们。”

瞬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犹如气流一样,一下就冲散消失了,我瞬间感觉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棺壁的触觉瞬间回归。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几乎是瞬间作呕,开始咳嗽出无数的红色的肉块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喷射出来。

我咳嗽了十几分钟,我才停下来,转身看着四周,焦老板的人全部都下来了,汪家首领在一边站着,闷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边,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们没有打斗。

我转身去看焦老板,焦老板缓缓的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静但是狂热,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位老板,你们的蜜月怎么样?”汪家首领在远处问道:“你们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么?”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板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所以一直站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们的脚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觑,焦老板看着脚下,在我们刚才的分析中,在我们的脚下,就是这座巨塔的最后一层,这一层在这个邪教的计量中,是无限深的一层,没有尽头,叫做涅盘寂静,是一切的尽头。

“你们都跟我下去。”焦老板对焦家人说道:“我已经知晓了一切。”

说着焦老板看着我:“你问错了问题,和我第一次一样,你还会再回来的,吴邪,但没有希望了,我不会再给你听雷的机会,你们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看了看我嘴边的秽物:“唯一走运的是,你不会死了,但你还没有结束,雷声已经带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焦老板看着汪家人:“我们下去之后,你们要将这里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可以听雷。”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照办?”

“你来。”

汪家首领皱起眉头,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焦老板在汪家首领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汪家首领惊讶的看着他退开了。

焦老板继续看向我,刚想说话,胖子忽然出手一个脑崩打在焦老板的脑袋上,焦老板哎呀一声,捂住脑袋,胖子大骂:“你知晓一切,你知晓个屁啊。”焦老板疼的抱头,胖子看了看上面,一把钳制住焦老板,对所有人说道:“我和你们讲,你们要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你们把我们花儿爷打成这样,在外面搞九门那么多伙计,现在装成功学大师,老子惯的你。”

焦老板忽然用一个特别特殊的频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松手了,惊恐的看着焦老板。忽然恼怒,就想动手。

我抬头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刚才焦老板那个动作,是云彩和胖子相处时候的小动作。

焦老板直起身子看着我,缓缓的走出了棺材,赤脚走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脚上已经全部是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对着四周吹了几声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动,在一边的洞壁上,出现了一个暗道口。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了进去。

焦家人陆续的跟了进去。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对视了一眼,从我们身边路过,也跟着进去了最后一层,我看着那个洞口,我们没有一个人动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么?”胖子在我耳边问我。“你三叔在哪儿?”

我已经知道三叔在哪儿了。我点头,抬头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诉你们。”说完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背上了装备没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们也不能耽误。
知道了很多东西,但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并没有结束。”我想着那个编码,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们一路往上,踏上了归途。

长话短说,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时空交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车上的瞬间,才意识过来回到了人间。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从一次冒险中回来,回来的路途非常艰辛,甚至比来时更加的疲倦。但我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过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说应该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我累的没有话说。

小花醒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但这里不易再多交代这些。

我没有回杭州,我有点不想面对我二叔,我只想安静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从三叔的第一个短信,引出的一连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经历的事件,并不算复杂。

焦老板并不希望别人和他一样听到雷声,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却对于他听到的信息一点兴趣都没有。总之人救回来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从黑瞎子的调查来看,所谓的雷声中含有上天的声音,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解释的现象,因为他在哑巴村发现任何的雷声经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声。只是我在杭州听到的那熟悉的雷声,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势形成的错觉,却变成了一个谜团。

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我记忆中的,还是雷声给予的,我也并不清楚。

但,我知道,谜题不在别处,就在十一仓里。

歇歇,再出发吧。

[极海听雷 完]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后记
我躺在雨村的躺椅上,外面下着雨,我生着火盆,胖子在边上端来洗脚盆。闷油瓶靠在窗沿上看着窗外,黑瞎子在厨房里做饭,小花的伤还没有好,在里屋对账,这次活动所有的费用,票据很多,他对的很仔细。

秀秀正在过来的路上,大约是过年的时候不打算来了,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过的充分一点。
我写了快六天的报告,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到爷爷的笔记后面,这本笔记吴家三代人在写,已经快写成资本论那么厚了,我有时候想开一个博客,把这些故事,都用化名写到网络上面,把真实的艰辛写进文字里,其实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抗岁月的虚无。
但胖子说,博客已经过时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写在纸上自己看看吧,别惊动了雷子晚年凄凉。

有一件事情,让我惊讶又觉得非常正常,就是我的肺病并没有好。
我看到拍片的时候,才知道焦老板是在胡扯,不知道是因为他想脱困,还是听雷听出了幻觉,但我的病情是稳定了不少。这意味着日后的生活,我还是得带着这只烂肺苟延残喘,医生说,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的更加严重。所以,我反而对我的人生,开始充满了期待。

它至少教会了我一件事情,就是我所做的任何一切事情,它的后果,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不会轻易消失,这就是人生必须知晓的真理,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有一种幻想,幻想所有的不好总有一天会忘记,总有一天不会在我们的生命存在,只要我们往前走,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一切都会变好,但那些伤痛总会在某些时候,忽然出现,你知道它永远就在那里,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但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既不能忽视他,也不能重视他,人生就是这样变得越来越复杂。
神奇的是,当生命走向终点的时候,所有的伤痛似乎瞬间就变得无关紧要,永恒的生命带来的是永恒的虚无,有限的生命带来的却是灿烂,而随时会夺走一切的疾病,竟能让人更好的度过这一生。
是不是很好笑?

在人生最后的时候,你终于要和自己告别的时候,你才终于发现你最爱的自己,已经被你折磨的不成人形。
不要愧对那个爸爸妈妈用心塑造的你,不要愧对美好的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美好让你值得拥有一切,所有人的人生,只有一个主角,就是自己。
可是,我们到底怎么样才能正确的度过这一生呢?

我不禁开始问自己,我开始坦然的思考那些我不愿意想的问题,闷油瓶的必然离别,我身体的危机和逐渐老去,二叔对我的保护,父母的亏欠,人生中傻  逼和对手的上串下跳,以及所有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以及失去的,懊悔的。我的朋友们,为了我做的,和我为了他们做的。

我不知道。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瞎子的饭烧糊了,我长叹一声,大骂的站了起来。

TOP

这不是结局吧。。。只是另一篇的开章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感谢分享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