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虎论坛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查看: 552|回复: 9

[原创] 连载】我在特重大事故调查科做调查员,有些事不让你知道或许是为了你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3 12: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名调查员,隶属特大事故调查科,由国安局直接管理。
  你如果看见过或者参与过大型事故的现场救援,那么可能就遇到过有我们的人。
  我们这个部门没有固定的名字,在唐代之前叫:阴司;在唐代到元代这一段时间叫:星宿坊;到了清代又改为了:异事堂;在现叫:特重组;
  其实名字对我们来说不是很重要,我们这个组的人就像是吸盘鱼一样,吸附在事故调查科里,借着他们的权力来完成我们的工作。
  07年,在贵y的一处高架桥,一辆韩国产的轿车在高速上强行超车,导致一辆大巴车侧翻,紧跟着后边十几辆车连环碰撞。
  调查科接到消息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20多个小时,科长当时非常仔细的问了事故地点,还要了现场照片。
  至于为何20多个小时才报告,是因为当地政府怕事情闹大,想自行压下来。没想到被堵在高速上的有一个某卫视的记者,这才给报了出来。
  特大事故调查科的科长叫曹光敏,我们都叫他老曹。他是部队里退下来的,因为左脚有伤,基本不怎么亲临现场。
  那天听完报告后,他直接把手里的茶杯摔了。然后让干事立刻准备,要亲自去现场。
  那次的事故不小,那个记者也没敢实打实的说,只是说有十几人伤亡。其实那次事故共造成46人死亡,12人失踪。
  手底下的人都被老曹的举动吓到了,几十人的伤亡对特大事故调查科来说真的不算特别严重的事故。但是老曹的反常举动让所有人都很疑惑,不知道这个老领导为何发怒。
  我们组的几个人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老曹发怒不是因为当地政府的瞒报,而是因为出事的那段路。这也是老曹当时为什么将事故地点问的那么详细,还要看现场的照片。
  五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事故现场,受伤人员已经全部送去医治了,损毁的车辆还在现场,这是老曹特别要求的。
  这一段的车道完全被封闭了,所有滞留的车辆从一处缺口处驶入另一条高速,被强制要求离开。
  我们一行一共十个人,我们组的来了三个,分别是我、裴虎、和玄一。
  事故现场的车辆损毁的非常严重,离得很远都能闻到一股焦糊味。大巴车侧翻在了马路上,车门那一侧被压在了地上,车上的玻璃全碎了,不知道是事故造成的还是救援时候破坏的。
  整个车身已经被烧成了灰白色,马路上满是黑褐色的凝固物,一片一片的。
  我们绕开地上的污迹,往后面继续走。大巴车后边是十几辆小轿车和一辆箱货,箱货的车头和车厢离着有十几米。
  现场指挥看到我们就殷勤的跑过来跟领导问好,老曹只是点了点头,眼神冰冷的让他介绍一下情况。
  现场指挥擦着头上的汗,把情况说了一下。那辆箱货里拉了近2吨的汽油,事故发生时这些汽油全撒了出来,大客车与地面摩擦的火花正好引燃了这些汽油。
  现场指挥说道这些的时候眼睛里还满是惊恐,可想而知那个画面是多么的恐怖。
  老曹听完点了点头:“那十二个人是怎么回事?”
  现场指挥又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说道:“那些人受不住烧,都跳下去了。”
  “领导,那些火...”现场指挥欲言又止。
  身边的一个小干事说:“别紧张,实话实说。”
  “唉。那些火,扑不灭,灭火器根本就没用。”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老曹把目光转向我。
  “这十二个人应该都是属蛇、马、或者猴。这里对应的是景门(居离宫属火)。”我说完话就趴到桥上往下看去。南明河湍急的河水从桥下流过,浊浪翻滚,发出阵阵龙哮之音。
  “裴工,这儿能下镇魂符吗?”我扭头问裴虎。
  “能是能,就是不知道修建这座桥的那些王八蛋用的水泥达不达标,不达标的话只能管10年。”
  裴虎体格健壮,一身的腱子肉。脸庞刚毅,浓眉下一双大眼囧囧有神,进特重组之前他是武当的俗家弟子。
  我点了点头,跟老曹说:“曹科,你也知道这里是星木图上的敏感区域。我希望在场的这些人将接下来看到的事情全部烂在肚子里。”
  老曹听完点了点头,然后让现场指挥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说的什么我没听清,但是肯定说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
  至于为什么不让他们离开,那是因为下镇魂符要配合一个阵法,而现场的这些人生肖属性符合这个阵的发动条件。
  裴虎脱了外套,扔给玄一。说道:“我要是死了,你要给我念七天七夜往生咒。”
  玄一来自少林寺,是被他师傅赶下山来修行的。十七八岁的年纪,生的眉清目秀。
  玄一微微一笑:“裴工严重了,你死了我也会把你拘回来。那3000块钱你还没...”
  没等玄一说完,裴虎就从桥上翻了下去。在场的人忍不住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赶紧趴到桥边观瞧。
  就看到裴虎单手挂在大桥的外壁上,然后开始摇晃身体,在摆幅达到最大的时候直接脱手。桥面上又爆发出一阵惊呼,裴虎借力一下子就扑到了一根桥柱上。桥柱直径应该有5米,人不可能双手抱住,裴虎顺着桥柱下滑了有一段就牢牢的固定到了上面。
  眼神好的看的清楚,他的手指已经插进了桥柱里。裴虎也不废话,咬破舌尖,用手指沾着舌尖血开始在桥柱上画镇魂符。
  画到一半的时候,河水就开始不对劲了。开始还是翻滚着极速向下流淌,但此时能明显看到水的流速变慢了,大桥下的水位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着。我眉头微微一皱,手指快速拨动,“阴尸聚水。”
  果然,没多一会,就从下游不远处升起了几个黑黑的圆球。
  “小玄,念大悲咒吧。”
  玄一放下裴虎的衣服,双手合十,开始低声的念起大悲咒。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穿透力很强,没多一会水里的那几个黑球就又沉了下去。河水上涨的速度也变慢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化不肥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2: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大家好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2: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家吃惊不已的时候,就看到有几只大螃蟹顺着桥柱往上爬,按理说螃蟹是不能在垂直面上行走的,但这几只却爬的速度飞快。
  不一会就来到了裴虎的身旁,大钳子对着裴虎就夹。
  “啊!死秃驴,快给我弄走。”桥下传来了裴虎的一阵大骂。我看了一眼玄一,只见他他合十的双手小指微微卷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感觉到我看他,玄一不好意思的一笑,然后继续念大悲咒。
  那几只螃蟹又顺着桥柱爬回了水里,裴虎分别在三根桥柱上画了镇魂符,全画完大概花了一个小时。
  当他回到桥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他也不在意,而是对着玄一说道:“再有下次,我就把你扔下去。”然后就去一旁抽烟了。
  玄一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子,完全没当回事。
  镇魂符治标不治本,如果参不透其中的缘由迟早还是要出事的。
  现场指挥眼睛瞪得很大,“这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明天正午,你挑选几个属龙的,水性好的,在刚才人头冒出的地方打捞吧,那十二个人都在哪。”
  现场指挥像得了特赦一样止不住的道谢,这十二个人要是找不到,恐怕很多人都会吃牢饭的。
  “现场可以清理了,对了,告诉你们那个分管交通的领导,明天他不用上班了。”老曹说完,就带着众人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看裴虎一直闷闷不乐的抽烟,就问他:“怎么,还在生小玄的气啊,他就是个孩子,你都多大了..”
  “桥柱里有孩子。”裴虎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听了后也沉默了,裴虎说的孩子,是在建桥的时候,把孩童筑进桥柱里,已达到震慑此处邪物的作用,叫生桩或者人柱。
  但是这些做法完全是扯淡,作为生桩的人怨气更大,反而更容易吸引周围的邪物。
  在这里做生桩,肯定是想让景门的势更早的发动。
  “能保多久?”
  裴虎把烟头扔到窗外说道:“最多三年。”
  “玄一,联系国安吧,把这里标记为:覆灭,期限为三年。”
  我靠在座椅上,内心的焦躁让我想要大吼出来,但是我忍住了。这两年间,被标记为覆灭的地点竟然有十几处,国安那边的特勤大队估计要疯了。
  就在我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突然一个危险的感觉从我的心底翻滚而出,我脱口到:“小心。”
  话还没说完,车的后玻璃就被击碎了,我一偏头一个东西从我的脸侧划了过去,然后打穿了前风挡玻璃,消失在了路旁的树木间。
  司机还算老道,没有急刹车,而是一点点的将车靠边挺稳。
  “什么东西,太快了。”
  “御物。”
  就在这时一阵破空之声再次传来,我一抬手,就将那东西稳稳的夹在了手指间。
  此时裴虎的手刚伸到一半,然后尴就尬的缩了回去。
  我也没在意,将那东西放在手里观瞧着。
  竟然是一颗普通的石子,应该是来自刚才的事故现场,石子较光滑的一面上刻着一个“疾”字。
  “组长,能御物的那些老家伙不都在修养吗?”玄一不解的问道。
  “这个御物还是初级的,只有速度。要是高级一点的话,攻击的可能就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了。”
  我一用力将石头捏碎,然后扔到了窗外。
  “走吧。”
  这件事新闻报道也是一带而过,将伤亡人数缩减到了15人。
  对于这些我们都是心照不宣,有时候对大众隐瞒事情的真相,往往是在保护大家。这个高架桥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废弃,几个亿的投入啊。我想特勤大队应该会让搬山一脉的人来改变这里的地势结构,大工程啊。
  回到特调科已经是第二天了,大家都显得很疲惫。
  我刚进在办公室里坐下,门就被敲响了。
  “请进。”
  “组长,这次任务还顺利吗?听说又是一处需要覆灭处理的地点。”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头长发被束在脑后,人显得很干净。
  看清来人,我呵呵一笑:“哦,是关博士啊。是啊,又多了一处需要特别处理的地点,特勤队那边肯定头都大了。”
  “千禧年之后各地怪事频发,大中型的事故更是逐年增多。或许是地质变动造成了环境的畸变,从而影响了人的行为。”
  我叹了一口气:“地质变动不假,最主要的还是地质变动激发了各处的龙气紊乱,这气一但不稳,怪事肯定就多了。”
  “组长,你又不唯物了。”关雨晴说完将一叠资料放到了我的桌子上。
  我哈哈一下,也没反驳。这个女孩是中科大的生物学博士,凡事都想用科学的方式给你解释。在特重组她主要是负责敏感区域滋生的那些异类物种的研究工作。
  毕竟还年轻,和我当年一样。凡事都喜欢问个为什么,凡事都想要个答案。但这世间的事,又有几件能真正说得清呢。
  “这是榆林市递交的一份报告,他们市政施工的时候遇到了怪事。”
  我点点头,心里开始确定榆林市的位置。边想边看手里的报告,那是一份关于市政府修建某处公园的施工图。
  这处公园如果建成,将是周边五市八县里最大的。但是,据我所知,这个市里还存在着三个国家级的贫困县,想必又是某位为了政绩而修建的吧。
  我看布局图上公园最中央是一个大湖,形状像是一条鱼。鱼眼睛的地方被修建成了一座塔,和鱼身上的六座建筑组成了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
  接下来就是关雨晴的叙述:预期两年的工程,按照进度,一年半就可以完成。但是在扩建大湖时(此处原本有个小湖)却出事了,先是有个工人莫名奇妙的淹死在了不足半米深的水里。之后挖掘机在工作时突然失控,挖臂自己旋转,打死了两个重伤了一个。
  按理说这种工程一般是不会出什么大的事故的,但是这一下死了三个还重伤了一个,媒体那边就有点蠢蠢欲动了。
发表于 2021-11-23 14: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原创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5:5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black白夜 发表于 2021-11-23 14:22
感谢楼主,原创辛苦了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5:5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件怪事,工地的巡逻员在晚上巡逻的时候,看到湖边的浅水区里有人活动。以为是哪个市民没事来夜泳,就打起手电准备赶人。         但是手电光滑到那里人却没了,巡逻员以为自己眼花,就准备离开。转头的瞬间他鬼使神差的又照了一下,这时看清了,水里真有一个人,赤裸着上身,背对着自己,就在他一晃神间人又没了。         加上这几天工地频发事故,人的神经本来就紧绷着,这一下傻子都知道事情不对头。巡逻员也顾不得许多了,撒腿就跑。         第二天这件事就在工地里传开了,工地的负责人是个五十多岁的退伍军人,平时最反感这种事。         于是就对大家说:“没事,都别怕。当年在朝鲜的战场上死了那么多人,老子也没见能变成鬼的,以后我晚上负责巡逻。”         看领导发话大家也都不说什么了,工程还是按计划进行着。要说这军人的执行力就是强,当天晚上那个负责人就拿着手电开始了巡逻,接连两天等风平浪静。   他看到之前那个巡逻员,就拿他开玩笑:“我怎么没遇见你说的那些事,你小子肯定是肾不好,眼花了。”大家听完也跟着打趣逗乐,那个巡逻员听完也只是呵呵一笑。         谁知道过了几天又出事了,工人早起干活,眼尖的就说湖里飘着个东西,好像是个人。因为要扩建这个湖,之前湖里的水已经被放的差不多了,湖中间也不过一米左右深。         离的远,加上湖水浑浊看的不是很分明,于是有人就去把湖边停着的,供市民游玩的小船划了过来。        划到地方一看,还真是一个人,头朝下趴在水里。胆大的用船桨把人反过来,除去水草,发现居然就是那个负责人。        这下工地里炸了锅了,当天警察、市里的有关领导都陆续过来了。        这负责人是施工方老板的亲戚,所以调查也没遇到什么阻碍。弄了两天,警察那边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只是说人可能是失足掉到水里的云云。        老板这边自然是不信,看到工地频繁出事,也知道可能犯了什么忌讳,于是就找了几个大师过来破解。   又是杀鸡又是焚香,阵仗弄得不小。但是还是怪事频发,原本挖好的坑,第二天莫名又被填上了,湖边的泥地上总会莫名多出很多的脚印。         我听到这,心里已有了个大概。就说:“这种事不应该规我们管啊,多半是风水上犯了冲。”         关雨晴歪头一笑:“是王教授接下来的,说是为了还一个人情。”         我双手拂脸,顿感一阵头大。关雨晴口里的王教授也是特种组的,是一位资深的考古方面的老教授,名气很大。         他一般是不来上班的,一有事就甩给我们,都不知道帮他还了多少人情了。不过这位教授知识渊博,我们遇到问题多半需要找他解答,所以也不敢得罪。        我感觉这次任务轻松,就准备自己一个人前去,对于风水布局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上了飞机我就开始闭目养神,突然有一个人拍了我一下,我一看坐到我旁边竟然是关雨晴。         想想就明白了,这丫头肯定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去榆林玩一趟。         我也懒得理她,歪在座位上很快就睡着了。飞机降落已经是半夜了,当晚就在接待人安排的酒店入住,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关雨晴雨点般的砸门声吵醒的。收拾完,简单的吃了早饭我们就去了施工现场。         这次很大程度上算是处理私事,就没惊动有关方面。负责陪同的是一个小科员,是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        来到工地后就看到有工人在炸鞭,噼里啪啦的响了好一阵。        一问才知道,是老板特意要求的,每天开工前必须放鞭炮。我听完不由一笑,也没表态。围着工地转了大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里地势略低,能藏风纳气,配合七星聚财阵,如果在这周边建小区的话,日后是要出能人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正准备去吃饭,就看到工地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乱哄哄的,还有人扯着白布,上边好像写着,还我亲人什么的。       本想离开的,没想到关雨晴却来了精神,她让小科员去问问什么情况。       我看小科员没事就偷瞄关雨晴,对于问话也是有问必答,完全变成了一个跟班。小科员领命就跑了过去,没多一会跑过来,说问清楚了,来的那些人是之前工地上死者的家属。        我以为是为了赔偿款来闹事的,但是小科员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他们说死者的尸体丢了,过来要人来了。”        “丢了?你听清楚了?”关雨晴惊讶的问道。        “嗯,本来赔偿的事已经完了,这次来就是来要尸体的,没提钱。”       “你去把家属叫过来一个,我问问。”我对小科员说道。       没一会,一个年级五十左右的女人被带了过来,边走还边问:“领导在哪呢,领导在哪呢?”       看到我,她先是上下大量了一番,估计是看我的年纪也不会是什么大领导,眼里不由的露出了失望之色。       “大姐你跟我说说,你怎么回事。”我笑脸相迎。       那女人白了我一眼:“怎么回事?肯定是你们把我老头的尸首偷去了,我听说死人能做生桩,可怜我的老头子啊。”       我听完一愣,没想到这大姐还知道生桩。       关雨晴赶忙上前安抚,细问之下才知道,那些工人的尸体原本在市殡仪馆存放,计划是今天要火化的。但是早上殡仪馆打来电话说尸首不见了,这些家属在殡仪馆已经闹了半天了。期间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肯定让工地拉去做生桩了。”他们这才跑到工地上来。         不一会警察就过来了,说了一些官面上的话,没多一会人群就散了。   关雨晴问我:“会不会是被人拿去做实验了?” 我摇摇头,心说这丫头也唯物的太过了吧。这里明显就有问题,隐隐的我的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回到酒店我拿出市区的地图,用八门确定好方位了就把市殡仪馆和工地位置圈了出来,这一圈出来立刻就发现了问题。         
发表于 2021-11-25 06: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5 15: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天涯莲蓬鬼话了,可以去那里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建立于中国香港特区,遵守当地法律,站内网友发帖和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星虎 ( 黔ICP备05004538号 )

GMT+8, 2022-1-21 13: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