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没有名字的人--我的名字里藏着一个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作者:foxfoxbee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

  本来这个故事,我是闲着没事瞎写的,打算全部写完才慢慢发的。

  现在才写了1/4,但是今天,是我外公的头七。

  我的外公7天前走了,享年97岁。

  我不知道我能用什么方式纪念他。唯一记得的是小时候他对我的期望。

  所以决定竖起床板来开贴。这也是我的第一个贴。




  By the way,楼主影视搬砖狗一枚,在大西洋的彼岸,最近上了一个逗比总统的资本主义国家。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去年我追的一个美剧叫strange thing。故事背景基于美苏冷战期间一个真实的美国人类改造实验星门计划Star Gate Project。故事内容是讲在实验中的一个小孩子逃到了镇子上,引发了一系列悬案,同时也和镇上的三个小孩子产生了单纯美好的友谊。

  此美剧名列去年IMDB Top10.




  我不是专业写手,这是第一次发文。不会挖坑。

  全部原创,天涯首发,每晚睡前发(国内下午的样子),发完睡觉。

  会坚持每天更新,但3千字一天貌似是我的极限。

  故事的背景做过完整的reserch,有一定的史料和论据,并不是纯胡编乱造。

  这个长篇中涉及的许多短篇,已经在WGA(美国剧本/剧本梗概版权注册网站)注册过影视版权,因此,如果论坛里也有同行,如果你喜欢这里面的故事,想改编成影视作品之前,请联系我。

  禁止抄袭,给一点点同行起码的尊重。

  好下面故事开始。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顶你一下,好贴要顶!

去澳门太麻烦,最新优惠活动充值送100%,充值188送188,最高可申请8888!


  
w888w888.com  

TOP

 一下,两下,沙耶加不敢再往下数,她也不知道最后她砸了多少下,终于听见喀拉的断裂声。

  “可以了。”半藏拿起刀,把剩下链接的皮肉削掉,然后又撕下一大块衣服,扯成布条,保住了伤口。

  “对不起,对不起……”沙耶加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掩面痛哭。她心里的内疚堵在喉咙里,像火焰一样烧灼着:“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是我害了你……”

  “殿下不要自责。”

  此时的半藏却很平静,他并没有像刚才那样指责她,反而抬起仅剩的那只手拍了拍沙耶加的背,又恢复了之前玩世不恭的语调。

  “我们智能备在受训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有为了主公献出生命的觉悟。我已经很幸运了,我的许多手足,明忍也好,暗忍也罢,都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中牺牲了自己。说实话我能活到这个岁数,时间都是向那些死去的亡魂借来的。连受伤还有殿下为了我哭呀,真是感动。”

  “这时候你还开玩笑,”沙耶加看着地上的断手,哭的更大声了。

  她宁愿这时候半藏骂她,打她,她的内心也比看见他安慰自己好受一些。

  “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哎,在下此生醉心忍术,无所畏惧,但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半藏替沙耶加擦了擦眼泪:“但我想你保证,这不是我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从前为了你爷爷失去了一条腿,也幸运的活了下来,如今没了手臂也不算什么。”

  “……腿?!”沙耶加吸了吸鼻子,才反应过来,在此之前她从来没觉得半藏走路有什么不正常之处。

  半藏笑了笑,撩开裤脚,只见他的左边小腿,竟然闪着金属的光泽。

  小腿的支架由四根金属骨骼制成,在支架内部有一块半透明硅胶套,里面缠绕了许多电线和电路板,而另一侧,则设计了许多精巧的插槽,里面除了有手里剑,还有几枚苦无和其他忍具。

  “电线是链接大腿神经的,”半藏指了指硅胶套:“如今日本的仿生技术已经十分发达了,这条腿是明仁那家伙给我专门从三菱公司定制的。”

  沙耶加想起自己曾经看过一个电视节目,里面讲述了仿生义肢在美国的普及情况。可是大部分截肢患者最后都因为无法忍受义肢而放弃了治疗,只因为在接驳神经的时候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比截肢还要痛苦千万倍。

  哪怕熬过了接驳的疼痛,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练习使用义肢,通常哪怕是训练了好几年,能够普通行走,但也无法从事更复杂的运动比如跑步等等,但沙耶加从来没有从外观上看出半藏有丝毫异于正常人之处——哪怕在他攻击亚伯的时候,其速度之灵敏都可以跟专业运动员媲美。

  “使用这个……一定经历了巨大的痛苦吧?”沙耶加皱起眉头。

  “和忍者的训练比起来,这都不算是什么。”半藏毫不在意地挠挠头:“现在殿下心里好受些了吗?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做,请殿下无比坚强起来。”

  沙耶加点点头,眼前闪过的却是那些牢房里溃烂尸体的画面,她仍忍不住担心:“潘多拉十分猛烈,这样做真的能阻断扩散吗?我怕……”

  半藏从义肢的一侧摸出一个小罐,打开里面有一颗指甲大的药丸。

  “不止那怪物一个人有特效药,志能备传承了几千年,也有些独门秘方。”一边说,半藏一边把药丸吞了下去。

  “这是什么?”沙耶加问到。

  “话说起来,忍者是日本最早的医生,无论是制毒还是疗伤,我们有一套秘而不传的制药技术。说出来殿下或许不信,如今日本最大的制药集团,追溯到几百年前,都是伊贺流的忍者。”半藏笑了笑:“这枚药丸是特制的,能解百毒。”

  “这么神奇?”沙耶加惊讶到:“就好像电影里演的一样?”

  “对,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6章 断臂

  ——————————————————————————————

  “不要……”沙耶加还没说完,就疼得抽了一口冷气,亚伯的手一用力,脖子上的刀口又深了两分。

  半藏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从地上捡起了注射器。沙耶加还没来得及尖叫,他已经举起针管朝自己手臂上扎下去。

  “你看好了,”半藏说:“希望你不要违背约定,要知道我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再杀你一次。下次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亚伯看注射器里的液体全部打进了半藏的体内,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笑。他箍着沙耶加的脖子退到牢房外面,用力把沙耶加往里面一推,转身锁上了牢房的门。

  “你们浪费了我太多时间,”亚伯捋了捋衣领,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幸得我主庇佑,一切仍在计划之中。永别了日本先生,对于你没有杀死我,我深表遗憾,但你也无需痛苦——很快这个世界所有的罪人都会如你一样,化为灰烬坠入地狱,你只是比别人稍早一步而已。”

  说罢,他又看着地上的沙耶加:“至于你——你还活着。这或许是神的旨意。他不让你死在这里,或许是希望给你一个机会洗清罪孽。所以我改变主意了,你将会和那几个孩子一样,称为最后的祭献。你应该感谢神,他让你的死有价值。”

  “什么祭献?!你到底在说什么?!汪旺旺在哪??”沙耶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和村子里其他人一样,他们都是献给神的羔羊。”


  亚伯露出一个微笑,转身离去。

  “唔……”半藏终于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在亚伯离开后,就像是忽然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猛的往墙上一靠,就地坐了下去。

  “把刀递给我。”半藏一边说,一边使劲一拽,把半边袖子撕了下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沙耶加看到半藏的手臂上,有一个还在出血的针孔。针孔周围辐射性地出现了一大块乌黑,里面的血管凸起,肉体组织开始腐坏,渗出恶臭的脓水。

  “怎么办……”沙耶加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半藏把扯下来的袖子一分为二,一半递给了沙耶加:“殿下,只能麻烦你自己先把脖子上的血止住了,在下无能,让你受伤了。”

  沙耶加慌乱地接过布料,把刀递了过去,此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半藏举刀朝胳膊上挥去,刀锋锐利,瞬间就削掉了一大块烂肉,露出森森白骨。

  “接下来,需要殿下帮忙了。”半藏吸了口气:“手里剑无法削断骨头。”

  “你……”沙耶加忽然明白半藏要干什么了。

  “看到那里有几块石头了吗?”半藏用眼神望了望牢房的墙角:“去挑一块,要有一侧比较尖锐的,然后朝骨头这砸下去。”

  “那你的手不就没了?”沙耶加的眼泪流出来。

  “没了手总比没了命强点。”半藏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快。”

  沙耶加爬到墙角,捡了一块石头,那块石头的边缘有一个像刀刃一样的尖角。

  “往这里砸,”半藏指了指露出来的大臂骨,把剩下的布料塞进嘴里之前说到:“用尽全力,让在下少受点苦。”

  沙耶加咬住嘴唇,她的的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又咸又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半藏没有说话,他的脸隐没在黑暗中,沙耶加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杀气。

  只不过一瞬间,刀光一闪,亚伯的脖子上又出现了一条血痕。

  这一刀堪称毙命,亚伯的动脉直接被切开,因为刀口太过锋利,一时之间竟然见血封喉,可没过几秒,亚伯向后一倒,伤口像爆掉的水龙头一样喷出血来。

  沙耶加看着趴在血泊中的亚伯,他还没断气,胸口一起一伏,眨了眨血糊糊的眼睛,怨恨地盯着沙耶加和半藏。

  这是沙耶加第一次看到半藏杀人,没有一丝犹豫,手起刀落。

  她抽了口气,这不是她平常印象中那个会跟空姐搭讪,一脸玩世不恭表情的老头子。

  一个人究竟有多少面?

  “公主殿下没事吧?”

  半藏收了刀,看了沙耶加一眼。

  “没……没事……”沙耶加到有些语结,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她明显感觉到半藏的冷淡。

  老头子生气了。

  因为自己不守承诺,没有按照他俩计划好的行动。

  “对不起……”

  “公主陛下不需要道歉,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半藏没有抬头。


  “我在地下室的水管里偷听到他们把人关在这里,当时你还没醒来……”沙耶加有些心虚,忍不住解释道。

  “愚蠢。”半藏忽然转过头,看像沙耶加。

  “我……”

  “你的愚蠢现在最多只会害你和你的朋友们丢了性命,”半藏说道:“但当你走到权力顶峰的时候,你丢掉的或许是一个国家,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如果你连权衡利弊都不会,眼前的形势都看不清,还是做个平凡人吧。你不配明仁的一番厚望。”

  半藏的话很重,说得沙耶加心里一阵委屈:“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被关在这,我难道见死不救吗?”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已经死了。”半藏转过身去。

  没人注意到此时地上濒死的亚伯,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玻璃瓶。

  那里面装着一种暗红色的液体,亚伯把它举到嘴边,喝了一大半,另一半淋在脖子的伤口上面。

  不过半分钟,他的脖子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住了血,肌肉像藤蔓一样聚拢,迅速愈合着。

  半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亚伯就地一滚,捡起之前扔在一边的匕首,一把揪住沙耶加的头发,把她拽进怀里,锋利的刀尖抵住了她的脖子,退到了墙角。

  “我说了,我得到神的庇佑,你们杀不死我的……”亚伯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干笑了两声。

  “放开她。”半藏冷冷地说:“趁我没把你碎尸万段之前。”

  “哦?”亚伯突然一发力,刀尖次进沙耶加的脖子,血顺着衣服淌了下来,沙耶加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出埃及记》21章23节,‘若别有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亚伯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刚才脖子上的一刀,我得还给你们。”

  “你要是敢再刺下去一公分,我保证你的头和你的身子,只能从这件牢房出去一个。”半藏盯着亚伯:“但你如果想还上一刀,把她放了,我还给你。”

  “呵,我倒真想看看你的脖子开花,”亚伯歪着头:“但我想到一种更好的办法。”

  说这,亚伯的眼神落到了地上的注射器上。

  “捡起来,比起割喉,我更想看到你溃烂而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沙耶加刚回过神来,向转身往外跑,亚伯向前一迈,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拽了回去。

  “我是侍奉神的人,”亚伯举起注射器朝沙耶加的脖子扎下去:“我得到他的庇佑,没人能杀死我。”

  寒光一闪,沙耶加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亚伯一声痛苦的尖叫,放开了自己。

  “在下来迟了。”

  是半藏的声音。

  注射器滚到了一边,只见亚伯捂着自己的手,鲜血从指缝里渗出来——他原来拿针的那只手掌从虎口向中间断开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尽靠尾指的几根骨头链接,在空中摇摇欲坠。

  半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牢房之内,他的手中多了一把苦无——一种日本忍者经常使用的小型刀具。但半藏的苦无比普通的苦无长了一倍,除了前端尖细之外,两侧边缘打磨成了薄如蝉翼的刀锋。

  “异教徒——”

  亚伯还没说完,半藏手一挥,他的胸口就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刀口,血染红了亚麻长袍,没几秒钟就湿乎乎一片,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你杀不死我的……”亚伯咧开嘴笑了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你说什么?”沙耶加的心像是被铁锤猛击了一下:“你撒谎……你撒谎!!”

  “你们没人能活过今晚,”亚伯拿起针管,朝沙耶加走过去:“其实我说村子里没有医疗用品,是骗你的——但这些用具并不是用来救人的。”

  沙耶加在这一刻,反而出奇的镇定,她从未如此愤怒过,也没有如此憎恨一个人——他害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们——想到这里,沙耶加的悲痛已经掩藏不住了。

  “别反抗,孩子,让我们都省些力气,并不会很疼,很快你就会跟你的朋友们在地狱见面了。”亚伯的手搭在了沙耶加的肩膀上。

  “该下地狱的人是你!!”

  沙耶加从口袋里掏出紧握着的匕首——幸好房间昏暗,她在看到亚伯的时候迅速把手里的刀揣进了口袋里,刀锋朝上,是半藏教过她的一个小技巧。

  杀耶加的身高只到亚伯的肩部,此刻矮小反而成为了她的优势。她一猫身子,反手就把匕首向亚伯的下腹部插去。

  可没想到亚麻长袍十分宽松,亚伯身子一扭,刀扎偏了,刀锋从腰侧穿透了过去。

  “小杂种。”

  亚伯吃痛,他挥动拳头打在沙耶加脸上,沙耶加翻身撞向牢门,顿时天旋地转。

  亚伯向后推了两部,一使劲把匕首拔了出来,用力一甩扔到了远处墙角的阴影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5章 神魔之战

  ——————————————————————————————

  “我早就知道你们几个是一伙的。”亚伯看了看沙耶加:“但今天是个大日子,没有‘朋友’的指令,’我们不能随意杀人,尤其在村子里——但如果是你自己闯进地牢,无意中感染了病毒,就另当别论了。”

  “‘朋友’……是张朋吧!”沙耶加听到这个名字,怒气一下迸发出来:“呵呵,不能杀人,你们杀的还少吗?!为了维护地面上的太平盛世,你们在这里干了多少残忍血腥的事!害死了多少人!”

  “看来你并不了解刑法的作用。任何一个社群都离不开律法,惩罚罪人,奖励善人。”

  “罪人?他们有什么罪?!你凭什么……”

  “有没有罪,不是你或我可以决定的,”亚伯打断她:“神无所不知——凡不信神的,都脱离不了罪。凡背叛神的人,质疑他威严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亚伯禁欲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沉迷的表情,他竟然把如此扭曲下做的事说得顺理成章,让沙耶加觉得恶心。

  “你疯了。”好半天,沙耶加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末日审判很快就要降临了,迎接昔日之神,结束旧世界,迎接新世界——神与魔的较量早已分出高下,”亚伯晃了晃手上的注射器:“你们站错了边。”

  “我的朋友们在哪里?!”沙耶加吼道:“告诉我他们在哪!”

  亚伯看了看沙耶加,突然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喜悦。

  “他们不在这里,他们都死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会不会达尔文他们也被这样对待?沙耶加忍住眼泪,不敢往下想。

  不会的,她安慰自己,如果他们已经被注射了病毒,亚伯就不需要多此一举把他们扔到河里去了。

  但谁能说得准?沙耶加想起之前逃出去的那个女人,脚又开始忍不住地颤抖。

  但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倒下,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沙耶加扶着墙向前走,一扇扇窗口看过去,仔细辨认着那些烂脸之中有没有自己熟悉的影子。她低声唤着:“汪旺旺……达尔文……你们在哪?”

  没人回答。

  沙耶加转了两个拐角,忽然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味,只见不远处有一扇虚掩着的铁门,门口有滴滴答答的斑驳血迹。

  血是刚留下的,还没干。

  沙耶加的心沉到谷底,大脑一片空白,不管不顾地跑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门。

  “达尔……”

  沙耶加的话还没说完就结住了,牢房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不,这样说并不确切,牢房里面确实有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正中间的凳子上看着沙耶加,脸上挂着笑意。

  是亚伯。

  “看看,狡猾的小狐狸,这么轻易就上钩了。”

  黑暗之中,亚伯手里的注射器反着银色的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沙耶加把匕首握在手里,她这时候忽然一下冷静下来,也许是找到小伙伴的迫切战胜了恐惧。

  她又朝前走了一段,直到看见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丝暗红色的光。

  那是一道微微敞开的金属门,门板有至少一英寸厚,门后有一条向下的楼梯,就像是通往地狱。

  那些声音正是从里面传来的。

  沙耶加走下楼梯,一股恶臭让她差点没背过气去。在她面前出现一条比地面上还要狭窄的走廊,走廊的两侧每隔一米就有一扇狭窄的金属门,门上的涂层已经腐朽了,像烂树皮一样挂在表面。每个门上还有一个像船舵一样的旋转锁,在锁的上面,有一面巴掌大的小床,上面嵌了双层铁网。

  这里是铸币厂的金库,沙耶加忽然意识到。每个铸币厂都需要大量的银和锡,这里正是往日囤放贵金属的地方。

  刚刚听到的沉闷声响开始清晰起来,伴随着尖锐的刮擦声,沙耶加垫高脚尖望进其中一扇小窗,只仅仅一秒,她一个趔趄差点没晕过去。

  这些金库里面关着的,是一个个被注射了病毒的行尸走肉!

  这些人和克里克给自己看的录像带里那个女人一样,脸上长满脓包,身上大面积的溃烂,腐坏的皮肉底下是白森森的骨头,苦不堪言,下地狱都比这么活着舒服点。沙耶加甚至想如果自己有枪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帮他们解脱。

  沙耶加在走廊里听到的,正是这群绝望的人用指甲抓挠墙面、猛撞头部以求速死的声音。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沙耶加看到他们穿着的,是和村民一样的亚麻质白袍。

  怪不得村子里的人在离群索居的集体部落里,还能保持如此高度的忠诚和服从。

  任何的信仰都会有怀疑者,这些就是他们的下场。

  一旦有人提出不同的观点,一旦有人想逃离背叛,就会被关到这里来。

  最可怕的不是这里关着的人,而是地面上的人,他们都疯了——他们甚至准备用这种疯狂支配世界。

  沙耶加仿佛置身地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