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没有名字的人--我的名字里藏着一个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作者:foxfoxbee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

  本来这个故事,我是闲着没事瞎写的,打算全部写完才慢慢发的。

  现在才写了1/4,但是今天,是我外公的头七。

  我的外公7天前走了,享年97岁。

  我不知道我能用什么方式纪念他。唯一记得的是小时候他对我的期望。

  所以决定竖起床板来开贴。这也是我的第一个贴。




  By the way,楼主影视搬砖狗一枚,在大西洋的彼岸,最近上了一个逗比总统的资本主义国家。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去年我追的一个美剧叫strange thing。故事背景基于美苏冷战期间一个真实的美国人类改造实验星门计划Star Gate Project。故事内容是讲在实验中的一个小孩子逃到了镇子上,引发了一系列悬案,同时也和镇上的三个小孩子产生了单纯美好的友谊。

  此美剧名列去年IMDB Top10.




  我不是专业写手,这是第一次发文。不会挖坑。

  全部原创,天涯首发,每晚睡前发(国内下午的样子),发完睡觉。

  会坚持每天更新,但3千字一天貌似是我的极限。

  故事的背景做过完整的reserch,有一定的史料和论据,并不是纯胡编乱造。

  这个长篇中涉及的许多短篇,已经在WGA(美国剧本/剧本梗概版权注册网站)注册过影视版权,因此,如果论坛里也有同行,如果你喜欢这里面的故事,想改编成影视作品之前,请联系我。

  禁止抄袭,给一点点同行起码的尊重。

  好下面故事开始。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可越是这样,我越是想狠狠地把你的玻璃球敲碎,”张朋眯起眼睛:“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对我最重要的人……但我对你所有的爱,加起来也没有对你的恨多。除了摧毁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你跟我融为一体。”

  汪旺旺浑身一震,她差点忘记了张朋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他把她的命留到现在,就是为了从内而外彻底摧毁她。

  “我不管你如何巧舌如簧,也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把他们带出迷宫,但从现在起,我不会离开你半步。”张朋贴近汪旺旺的脸:“别再耍花招了。”

  汪旺旺没有在和他争辩,但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和她预计的一样,张朋最终还是让步了。

  M这时也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汪旺旺重新打开步谈机:“舒月,告诉荧光笔先生穿过左手边的走廊往前跑,第三个转角向右一直走就会看见出口,他出去后你就往南跑,原本的石墙会打开,你也可以出去了。”

  “好。”舒月在另一头回答她。

  “我们也要走了,”汪旺旺背起步谈机:“帮他们把出口打开。”

  张朋紧紧跟在汪旺旺身后,和M寸步不离,他们跑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石墙在他们身后无声地移动变换着,激起一层层厚重的浓雾。他们不知道跑了多久,舒月的声音终于从步谈机里传来。

  “我……看到了。”她喃喃地说:“一扇……一扇‘门’。”

  “祝你好运。”汪旺旺在心里默念着,我们会在未来重逢的。

  “我希望……希望骆川可以活着。”

  这是舒月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猩红风暴几乎到达了最猛烈的时候,密密麻麻的晶体如瀑布般从天而降,汪旺旺眯着眼睛朝迷宫深处眺望,只见电闪雷鸣。

  她没有办法联系到那个留下荧光记号的人,也不知道他究竟许了什么愿望。

  但愿他已经出去了吧。

  “他们都走了,”张朋在汪旺旺耳边说到:“让我们一起迎接属于我的时代吧。”

  一扇漆黑的石墙在他们面前缓缓开启,汪旺旺被眼前的光芒刺得一阵眩晕,只朦朦胧胧地看见,在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团漆黑的扭动着的阴影。

  那个被舒月和冯称为‘门’的存在。
请多指教!

TOP

  罗德先生早就回答过她,可她竟然以为那只是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而已。

  如今看来罗德先生所还的人情,就是现在所欠下的吧。

  事实上他之前为汪旺旺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让她活下去——只有她活着进入气泡世界,才能拯救当年被困在这里年轻的自己。

  如果没有汪旺旺,他不会活到一百多岁,更不会有数之不尽的财富。

  天空再次暗淡下来,倾斜的晶石雨也逐渐变小,步谈机的另一头只剩下沙沙声。

  “冯……你出去了吗?”汪旺旺自言自语到。

  回应汪旺旺的只剩下步谈机的沙沙声。

  “他已经到达出口了,”张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汪旺旺身边,他已经从迷宫另一头跑了回来:“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汪旺旺咬了咬嘴唇,一言不发。

  “接下来该我了。”张朋干脆直接把话挑明,他已经没什么耐心了。

  “……不行。”汪旺旺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你说什么?”

  “……舒月要先走。”汪旺旺盯着步谈机:“迷宫里的每个人都是互相牵制的,如果你要现在出去,舒月和骆川就只能成为死棋,就永远没办法从这里出去。”

  “他们出不出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刚才看到冯了吧?他就是罗德先生……如果他这时候没有出去,我早就死在43手里了。同理,如果舒月不回到1970年,历史就会全部改写——她不会收养我,更不会教我迷宫模型!她不教会我怎么走迷宫,我们还是会永远困死在这里,难道你不懂吗?你现在正在影响过去发生的事!你把她置之不理的结果,就跟我们所有人被困在这里一样!”

  汪旺旺紧紧盯着张朋,一字一顿地说:“他们必须先出去,我们之间的恩怨留给我们解决。”

  “……呵呵,你是在跟我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想把我绕迷糊么?”张朋冷笑一声,但是汪旺旺从他的眼神看出来,他犹豫了。

  “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尽管试试,”汪旺旺的口气更加强硬起来:“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们都回不了头。”

  “让我猜猜你是怎么想的,”张朋忽然笑了:“你是想把他们一个个都安全送走,再把我永远困在这里吧?”

  “我是不想改变历史的轨迹。”汪旺旺深吸一口气,回应张朋的注视:“还有那个荧光笔先生,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你把他也困在这里,搞不好连你本身的轨迹都会影响——他们都是历史早已铺下的轨道,如果这时候你要把这些轨道砍断,我们所有的过去都会翻车!”

  两个人就这样针锋相对,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你变聪明了,小晴,”张朋的眼神忽然温柔下来:“我还记得离开学校的那一天,你告诉我你的真名叫徒傲晴的时候,那个单纯的表情就好像活在玻璃球里的雪人一样纯粹。”

  他的狰狞迅速褪去,汪旺旺的鼻子一酸,恍如隔世。

  “张朋……”
请多指教!

TOP

  第120章 冯.罗德菲尔德

  ————————————————————————————————

  一分钟,两分钟……步谈机里传来了冯厚重的喘息,他在用尽全力奔跑,汪旺旺抬眼望去,不远处的石墙升起了淡红色的烟雾。

  每个人都到达了自己的位置,通道开启了。

  天上散落下来的晶石从绵绵细雨变成了暴雨倾泻而下,飘忽不定地击打在迷宫的石墙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下冰雹一样。

  一个半球形的闪电从天空中划过,压得很低,低到仿佛伸出手就能摸到一样。汪旺旺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闪电,一时间竟然有些晃神。

  “上,上帝啊……”

  冯开始自言自语地说着他的母语,他的声音电流声中逐渐模糊不清。

  “他出去了吗?”舒月有些不安地问到。

  “冯,冯,你还在吗?”汪旺旺使劲晃动了一下步谈机。

  “太,太壮观了……”过了一会,冯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神真的存在……”

  “你到达终点没有?”

  “……”

  “冯,重复一遍,你在哪里?”

  “一扇门……有一扇门……”

  “什么门?是出口吗?”

  “它说我应该穿过去……”

  “谁让你穿过去?”汪旺旺的心莫名其妙地狂跳了起来。

  “它说只要穿过去,就能实现一个愿望……”冯喃喃地说:“任何……任何一个愿望……”

  “冯?”



  “我不想再做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兵了……更不想在战场上充当炮灰!”冯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汪旺旺的话:“我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冯.罗德菲尔德!想要拥有挥之不尽的财富!”

  又一个闪电划过云层,紫红色的亮光骤然一扇,照亮迷宫里所有的石墙,那些刻在墙上的诡异文字仿佛都活了起来。

  汪旺旺的步谈机掉在地上,她忽然想起为什么这个名字似曾相识。

  冯.罗德菲尔德。

  罗德先生。

  那个拥有全世界一半以上财富的人。

  汪旺旺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个坐在轮椅上只剩下一口气的老人,会一次又一次地对她伸出援手,从最初把她在43手里救出来,到放水让烂鸡鸡进入贤者之石的地下,到帮他们几个小伙伴从艾实利镇中抽身而退……

  她最初还天真的以为,罗德先生为她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跟她吃一顿饭而已。

  汪旺旺的思绪飘回那个漆黑阴暗的山顶豪宅,那顿匪夷所思的晚宴,那个老头子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为什么你要救我?」

  「因为我欠你的,就当我还了一个人情。」

  「可是我从没见过你,也不认识你……」

  「是啊,你认识我的时候,你已经比现在大了。」
请多指教!

TOP

  如果他现在真的死了的话,那他加上舒月也只能算是一个人——那么棋盘上就还是只有六个球。

  所谓变通,就是不要一直数量不放,因为现在迷宫里的不是机械没有生命的玩具球,而是实实在在的人,是生命。

  “我想我知道怎么走了,”汪旺旺咽了咽口水:“舒月,你还有力气背着骆川吗?”

  “我可以。”舒月的声音从步谈机里传过来。

  “现在我们之中体力最好的是冯,所以我们先制造路径让他出去——”汪旺旺边说边在地上画出脑海里的通道:“舒月,你现在告诉荧光笔先生,让他往最左边的走廊一直走,走到第二个转角停下来,标志他的位置,等待下一步指令。而你在告诉他后原地等五分钟,也按照这条路走……到第二个转角停下,记得跟荧光笔标志的位置保持一段距离。”

  “那我呢?”冯在对讲机里问道。

  “他们俩都走到拐角之后,如无意外你面前的石墙会打开,你只需要走到底,转右之后再一直走,就能看到的出口。”

  说完汪旺旺转头看着张朋:“现在我们三个也要分散开,才能让部分石墙机关开启,保证大家都能出去。”

  “你知道在这里我只是个瞎子……我怎么确定你会不会抛下我?”

  “你不相信的话,我们就一起永远困在这里吧。”汪旺旺看着张朋。

  张朋歪着脑袋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冯之后,我要是第二个到达出口的人。”张朋耸耸肩:“否则就如你所愿,一直困在这好了,我想我能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活得长。”

  “……好。”汪旺旺咬咬牙。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弃这些人类于不顾的,”张朋笑了:“你一直都是这么心软。”

  “废话少说,”汪旺旺懒得看他:“现在你往回跑,跑大约200米,也就是600步之后停下,十分钟之后再回到这里来。”

  张朋哼着歌就转身走了。

  “M,张朋走到拐角时,这边的石墙就会开启,我需要你跑到尽头,十分钟之后回来,OK吗?”汪旺旺转头看向M。

  M点点头。

  “通道开启之后你有10分钟。”汪旺旺在对讲机里对冯喊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可惜现在达尔文他们不在自己身边,汪旺旺心想,她连个击掌的人都没有。

  “接下来该怎么办?”舒月在对谈机里问到。

  “现在我们的距离太近了,如果大家一起行动很容易碰撞产生黑洞。”汪旺旺垂下眼,脑海里继续思索着迷宫的路径:“必须按顺序分开走。”

  “我一定要带我的伙伴一起出去,哪怕他已经……”舒月的声音有些哽咽。

  “好,那就由冯先走,”汪旺旺一边说,一边用指尖在地上比比画画:“让我想想……”

  “这很难吗?”舒月问到。

  “现在跟刚才情况不同,每增加一个人,游戏的难度系数也成次方倍数递增,六个球到七个球的难度……”

  汪旺旺忽然一震,七个球!

  “我就是怕这个迷宫里还有别人,像这位荧光笔先生一样,最后我们所做的一切又徒劳无功……”冯也在步谈机另一头说,他似乎一只都是个悲观主义者。

  “不,不会再有人了……”汪旺旺喃喃地说:“七个球,七路迷宫……我应该早就想到的。”

  她早该想到的,为什么舒月在小时候设计迷宫模型的时候,交给她7个球——不是六个,不是8个偏偏是7个。

  因为那时的舒月1已经从这里出去了,她经历过这里发生的事,所以她知道总共有七个人。

  汪旺旺,舒月,骆川,M,张朋,冯,还有这歌荧光记号笔男人。

  可是舒月忘了一件事——七个球是这个游戏里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汪旺旺迄今为止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连当初在自己家床底下发现那个迷宫机括的时候,舒月发给她的BB机信息都是「无解」。

  无解,7个球的游戏无解。

  她该如何在此刻把这七个人全带出去?

  “怎么样,你想到出路了吗?”舒月又问:“我恐怕你要快点了,我的步谈机也许还能撑不到十分钟。”


  “我……”汪旺旺抱着头坐在地上,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他们,七个人是走不出去的。

  这一刻,汪旺旺很想像儿时那样,抱着她的舒月阿姨的手臂撒娇,哎呀,不玩了不玩了,我们去吃麦肯基。

  每当这时候,舒月都会戳戳她的额头:你呀!猪和爱因斯坦的智商就差了一个你的距离。

  可是现在的舒月,还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她还没成为自己的保护伞。

  而相反的,这个曾给她一个家,为她遮风挡雨的女人,如今命悬一线,只有自己才能救她。

  可是到底该怎么办?汪旺旺急得冒出眼泪来。

  “喂?……你是在哭吗?”舒月还没挂断,她听到了汪旺旺的抽噎声。

  “我没有哭。”汪旺旺擦了擦眼泪。

  “你年纪……还很小是吗?”由于片刻,舒月问道。

  “十六。”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对一个孩子来说,”舒月的声音很温柔:“能够带着我们所有人走到这里,你比很多人都勇敢。”

  “这个迷宫是我一个……一个阿姨教我的,她设计了一个和这里地形一样的迷宫游戏,”汪旺旺清了清嗓子:“可是她只教会了我六个球的玩法,没有教会我七个球怎么走。”

  “原来如此……你跟你的阿姨关系一定很好吧?”

  “她很疼我。”汪旺旺吸吸鼻子:“我很想再见到她,我很想她。”

  我很想你。汪旺旺在心里说到。

  “如果我是她的话,”舒月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是我给我的孩子设计一个游戏,一定不是只想让她学会如何去赢,而是在游戏的过程中学习逆转困境的变通能力。”

  逆转困境……变通……这几个词闪过汪旺旺的脑海。

  对啊!我不能光看表面的数量,而忽略了游戏中的变数!汪旺旺突然有了一丝灵感。

  骆川就是这个变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119章 第7个人


  ——————————————————————————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汪旺旺一边叫一边往喷漆的地方跑过去。

  “你看到什么了?”步谈机另一边,舒月和冯也被她的叫声弄的紧张起来。

  “你们看不到吗?”汪旺旺问到:“用荧光喷漆在地上喷的字,他问我们是谁……”

  “我们这边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冯和舒月分别说到。

  汪旺旺急切地在地上写下一行字:我们是和你一样被困在这里的人。

  可她写完这行字,过了好一会,对方都没有回复。

  难道他又走了?汪旺旺心想。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对方真的还在她附近的话,也许一不小心就会产生黑洞。

  “怎么样,他怎么说?”舒月在步谈机另一头问道。

  “他没有回答……”说到这里,汪旺旺灵机一动,对步谈机里说到:“你们俩个不要停下来,继续写,问他现在是几几年!”

  不远处很快浮现出更多陈旧的刻痕,舒月和冯都听从了汪旺旺的指令,在地上和墙上反复地写下一句话:

  「What year is it?」(现在是几几年?)

  一分钟,两分钟……地面上忽然再次出现荧光笔的痕迹。

  「2001」



  对方写到。
  “他所处的是2001年!”汪旺旺恍然大悟:“冯所处的是40年代,舒月在70年代,而这个人和我最近,他在两千年初,比我早几年而已!所以他能看到冯和舒月留下来的痕迹,却无法看到我的,因为我在他后面!”

  “但你却是我们当中唯一能够看到他所留字迹的人,因为我和冯都在他的时间节点之前,所以我们只能写下问题,却看不到他的答案!”步谈机那头的舒月此刻也明白过来。

  就在这时,汪旺旺看见地面上再次出现了荧光喷漆的痕迹,这一次对方没有写下更多的信息,而是在刚才他问的第一个问题下面画了一条加粗线:

  「你们是谁?」

  “舒月,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他吧。”汪旺旺对步谈机说到。

  没过多久,舒月的字迹逐渐浮现在地上。

  「我们总共有6个人,存在于三个不同的时间维度——1940年、1976年和2004年。相信你也发现,迷宫里的路径并非固定,而是随着我们的移动变换的。因此我们之间必须要互相配合,才能从这里走出去。」

  「你们有地图吗?」荧光字迹又写到。

  「我们之中有一个人知道路。」舒月回答。

  过了好一会,汪旺旺终于看到地上出现了一行荧光字迹。

  「I am in. Waiting for guidance.」(我加入,等待下一步指令。)

  “太好了!”
  对方写到。
  “他所处的是2001年!”汪旺旺恍然大悟:“冯所处的是40年代,舒月在70年代,而这个人和我最近,他在两千年初,比我早几年而已!所以他能看到冯和舒月留下来的痕迹,却无法看到我的,因为我在他后面!”

  “但你却是我们当中唯一能够看到他所留字迹的人,因为我和冯都在他的时间节点之前,所以我们只能写下问题,却看不到他的答案!”步谈机那头的舒月此刻也明白过来。

  就在这时,汪旺旺看见地面上再次出现了荧光喷漆的痕迹,这一次对方没有写下更多的信息,而是在刚才他问的第一个问题下面画了一条加粗线:

  「你们是谁?」

  “舒月,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他吧。”汪旺旺对步谈机说到。

  没过多久,舒月的字迹逐渐浮现在地上。

  「我们总共有6个人,存在于三个不同的时间维度——1940年、1976年和2004年。相信你也发现,迷宫里的路径并非固定,而是随着我们的移动变换的。因此我们之间必须要互相配合,才能从这里走出去。」

  「你们有地图吗?」荧光字迹又写到。

  「我们之中有一个人知道路。」舒月回答。

  过了好一会,汪旺旺终于看到地上出现了一行荧光字迹。

  「I am in. Waiting for guidance.」(我加入,等待下一步指令。)

  “太好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往那扇墙移动……这不是很危险吗?”冯有些疑惑。

  “但这是我们能跟他取得联系的唯一方式,听我说,”汪旺旺一边说一边原地捡起一块石头,朝地面上刻起字来:“当你们足够接近石墙后,就想办法往地上刻下以下内容:‘请勿再前进,停下来,如果你想活着出去的话,先回答一个问题:现在是几几年?’ 字刻得越大越明显越好。”

  “就写这么一句话?”

  “对,就这么一句话。”

  众人都纷纷刻了起来,汪旺旺朝骆川留下的那团血迹处看过去,之间不远的地方,地面上逐渐浮现出舒月的字迹:

  ‘请勿再前进,如果你想活着出去的话。’

  ‘这里不只你一个人。’

  ‘回答我们的问题,现在是几几年?’

  而在T字路口的另一个方向,地面和墙上也逐渐浮现出歪歪扭扭的陈年刻痕——那一定是冯留下的,从他拼错的单词就可以看出,他的英语真的很烂。

  很难说过了多久,汪旺旺的手指已经磨满了血泡,她把能刻的地方都刻了,可是放眼看去,什么都没发生。

  “看来那个人已经走了。”张朋耸耸肩:“离开了这片区域,我们再也无法跟他取得联系了。”

  “你们那边有没有回音?”汪旺旺在步谈机里问道。

  “没有。”舒月的声音显得疲惫不堪。

  “或许他走了,或许他所处的时间维度比我更早。”冯失落地说:“十八世纪,十七世纪,或者更遥远……也许他是远古人类,不识字也说不定。”

  汪旺旺颓然靠在迷宫的石墙上,忽然她发现前方不远处,T字路口的中间,多出一行直接用荧光记号喷漆喷出来的字!

  「你们是谁?」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即使他们在迷宫里,也根本没办法联系到。

  怎么办?如果对方继续这么不受控制的移动,他们所有人走出迷宫的几率就会大打折扣。

  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如今的形势好比瞎子走路,双方所处时间维度不同,都看不到对方的存在,一旦狭路相逢,发生两个时间维度的“撞车”,所产生的黑洞将会迅速吞没彼此。

  “现在怎么办?”冯的声音再次绝望起来。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汪旺旺颓然坐在地上。她盯着步谈机,那颗灯泡的光线已经所剩无几,她甚至觉得一阵风都能让它在下一秒熄灭。一旦步谈机失灵,他们所有人将被永远困在这里,直到碰撞在一起时被卷入黑洞。

  “呜呜……”就在这时,步谈机里传来舒月的哭声。

  “骆川,骆川……你醒醒……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他怎么了?”汪旺旺陡然一凛:“出了什么事?”

  “骆川他吐了好多血……”舒月已经有点喘不上气来了:“他没有心跳了……”

  汪旺旺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她还是太慢了,她把骆川害死了。

  由于现在三方所处的都是迷宫的内圈,所以相隔的距离不是太遥远,汪旺旺下意识就往舒月所在的位置跑去。

  去它的空间碰撞。去它的气泡世界。汪旺旺此刻的大脑一阵空白,她什么都不想管。

  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冲到舒月身边。


  眼看前面就是舒月和骆川所处的走廊,果然没有奇迹发生,那里空无一人。

  和冯的情况一样,因为大家所处的时间维度不同,汪旺旺什么都看不到。

  “不,不能再往前走了。”

  M跑在后面,伸出手拉住汪旺旺的衣袖,使劲摇着头。

  她虽然不善言语,但此刻也知道,如果汪旺旺在往前,两个时间维度一旦重叠,黑洞会再次产生。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汪旺旺只好再次打开步谈机问道。

  “……他死了。”

  过了好一会,舒月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一字一顿,没有太多悲伤,只剩下麻木。

  没有人说话,空中只有细碎的红色粉尘飘落,像雨又像雾。

  “……对不起。”

  汪旺旺关掉步谈机,掩面而泣。

  “那,那是什么?”就在这时,M注视着前方。汪旺旺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在关闭的走廊尽头,有一团从墙上蔓延到地面的暗褐色阴影。

  那是一片干涸的血迹。

  汪旺旺想象着舒月一定是把骆川的尸体靠在墙根,而自己则精疲力竭地蜷缩在墙角,深陷绝望。

  骆川的血,就是这样留在了墙壁和地上。

  在舒月的时间维度,这些血液应该仍是鲜红一片,可在汪旺旺的时间维度看起来,却已变成了风干了的陈年旧渍。

  一个念头忽然在汪旺旺脑海中闪过。

  冯所处的是上世纪40年代,舒月所在的是70年代,而自己所处的是2005年末。

  虽然年代靠后的人无法真正意义上“看见”年代靠前的人,但年代靠前的在迷宫中留下的某些印记,却能和年代往后的人产生链接。

  比如说在三组人之中,冯所处的年代最早,因为另外两组可以捡到他们的人留下来的步谈机,也能看到当年死伤者的尸体。

  而舒月和骆川所处的年代比汪旺旺一行人早,所以汪旺旺能看到骆川在墙上留下的血迹。

  那么这个迷宫里多出来的那个人,又存在于什么时间维度?

  如果他所处的时间维度在三组人任何一组的后面,那句意味着,三组人总有一组能和他取得链接。

  想到这里,汪旺旺立刻打开步谈机,对冯和舒月喊道:“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舒月,你现在还在刚才闭合的石墙附近吧?”汪旺旺问。

  “嗯。”

  “我也在这扇墙附近,我注意到这扇墙堵住的地方从一个十字路口变成一个T字路口,刚好有三个岔口,如今我们需要一方占据一个路口——但记得不要靠太近——如果刚才有第四个时间维度的人在那附近激活了机关,他一定也没走太远,我们都不希望跟他的时间维度碰撞。”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你应该看到西北边有一条弯曲的通道吧?这是最后一步,”汪旺旺回答到:“穿过通道,你就能看到出口了。冯和我们也会很快就到。”

  “好。”一边说一边喘着气,能感觉到她在用尽全力背着身上的人奔跑。

  汪旺旺刚想舒一口气,忽然一个尖锐的电流声从步谈机里传来,汪旺旺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看见她侧边一道石墙突然地动山摇,紧接着,原本近在咫尺的通道闭合了。

  “怎么会……”她话音未落,步谈机里传来舒月着急的叫喊。

  “我前面的路突然关闭了!”

  “不应该啊……”汪旺旺百思不得其解:“你确定是按照我说的走的吗?”

  “我确定!”舒月喊到:“西北边只有一条路,根本不可能走错。是不是你说错了?”

  我不可能会错,汪旺旺心想,这段路她从小到大,在纸质模型上走过没有一万次也有八千次,早就深深烙印在脑子里了。

  路没有错,一定是有人走错了。

  “冯,是你吗?你在哪?”想到这里,汪旺旺对着步谈机喊道。

  “我刚刚跑到走廊尽头,”冯的声音气喘吁吁:“现在正靠着墙休息,一步也没多走。”

  如果谁都没动过,为什么通道会自动闭合了?汪旺旺抿着嘴唇,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自己真的记错了?

  “这,这里,还有别人。”

  一直没说话的M忽然抬头看着淡红色的天空,缓缓开口到。

  汪旺旺浑身一震。

  是啊!唯一剩下的解释,就是在这个迷宫里还有别的人,他们擅自走动,激活了迷宫的机关!

  “舒月,你的步谈机是从哪里来的?”汪旺旺急忙问到。

  “这个东西是我在入口的石门处捡的,在一堆尸体中间。”舒月的声音传过来:“直到你们说话之前,一直都没有声音传出来,我之所以会带在身上完全是因为上面闪烁着的电子灯……我觉得它代表着希望,也许运气好的话能联系到外界。”

  “冯,你们的人下来的时候,总共带了几台步谈机?”

  “我有一台,还有一台一直是指挥官背着的,另外有一台备用。”冯清了清嗓子。

  总共只有三台,汪旺旺心想,如今她们、冯和舒月各有一台。换言之如果真的有其他人存在,他们肯定没捡到步谈机。
  “你应该看到西北边有一条弯曲的通道吧?这是最后一步,”汪旺旺回答到:“穿过通道,你就能看到出口了。冯和我们也会很快就到。”

  “好。”一边说一边喘着气,能感觉到她在用尽全力背着身上的人奔跑。

  汪旺旺刚想舒一口气,忽然一个尖锐的电流声从步谈机里传来,汪旺旺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看见她侧边一道石墙突然地动山摇,紧接着,原本近在咫尺的通道闭合了。

  “怎么会……”她话音未落,步谈机里传来舒月着急的叫喊。

  “我前面的路突然关闭了!”

  “不应该啊……”汪旺旺百思不得其解:“你确定是按照我说的走的吗?”

  “我确定!”舒月喊到:“西北边只有一条路,根本不可能走错。是不是你说错了?”

  我不可能会错,汪旺旺心想,这段路她从小到大,在纸质模型上走过没有一万次也有八千次,早就深深烙印在脑子里了。

  路没有错,一定是有人走错了。

  “冯,是你吗?你在哪?”想到这里,汪旺旺对着步谈机喊道。

  “我刚刚跑到走廊尽头,”冯的声音气喘吁吁:“现在正靠着墙休息,一步也没多走。”

  如果谁都没动过,为什么通道会自动闭合了?汪旺旺抿着嘴唇,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自己真的记错了?

  “这,这里,还有别人。”

  一直没说话的M忽然抬头看着淡红色的天空,缓缓开口到。

  汪旺旺浑身一震。

  是啊!唯一剩下的解释,就是在这个迷宫里还有别的人,他们擅自走动,激活了迷宫的机关!

  “舒月,你的步谈机是从哪里来的?”汪旺旺急忙问到。

  “这个东西是我在入口的石门处捡的,在一堆尸体中间。”舒月的声音传过来:“直到你们说话之前,一直都没有声音传出来,我之所以会带在身上完全是因为上面闪烁着的电子灯……我觉得它代表着希望,也许运气好的话能联系到外界。”

  “冯,你们的人下来的时候,总共带了几台步谈机?”

  “我有一台,还有一台一直是指挥官背着的,另外有一台备用。”冯清了清嗓子。

  总共只有三台,汪旺旺心想,如今她们、冯和舒月各有一台。换言之如果真的有其他人存在,他们肯定没捡到步谈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