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藏海花》最新章节68-72章(盗墓笔记前传)南派三叔(超好看第16期12月刊手打)

一、无比混乱的局面

我看不到我身后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东西站在那儿,我的血,规范出了它的轮廓。

  我转身开始往张海杏的方向滚,张海杏已经退出去很远。

  接着,我就看到墙壁上的血开始絮乱起来,开始以无序的状态流动,本来的形状一下子垮塌,变成了一张无法理解的图形。最奇特的是,所有的血开始以部分规律的方式运动,有些向上流动,有些呈现出折断的状态。

  这不是单一一个部位,而是正面洞壁上的血液都开始一块一块地移动,场面非常夸张,我真的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但这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情——这东西在动。

  我的血在逃避这个东西,所以它移动之后大量四周的血到处逃窜。它有无数的肢体,所以这些血呈现出无比混乱的状态——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十六浆花船在水中行进,你看不见船只能看到水花一样。

  这些血絮乱的姿态,我知道这东西正在往天花板上爬,是个庞然大物,而且它是趴在洞壁上的。

  电光石火之间,我几乎脑补出了这东西大概的样子,那是一只透明的巨大多手怪物,好比一只巨大的肉蜘蛛一样。

  同时,张海杏终于开枪了,她显然也和我的判断一样,所有的子弹全部倾泻在洞壁上。

  但我没有看到子弹击中有机体的那种状态,所有的子弹全部打在了洞壁上,没有任何的阻挡,闪溅出火星和血花,金属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都是我的血

  张海杏把子弹全部都打光了,最后只剩下扣动扳机的声音,而此时墙壁上的血已经停止运动,形成一幅混乱不堪的状态。

  这东西已经离开了那儿,但张海杏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放松,她不停地转动身体,看着四周和天花板。

  静寂无声,只有我们喘气的声音,这东西要么没有在动,要么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

  我精疲力尽,本来弓起身子还能看到四周的情况,现在手电乱晃下,我扭动腰部和脖子都跟不上张海杏的动作,力气不够只能躺平了喘气。我心中暗自祈祷,要是有事就出在这娘儿们身上吧。来点欧美恐怖片里的情节,谁开枪谁死,别找我。

  忽然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喘息声,张海杏立即用腋窝夹着手电筒,一边上膛一边就往那边快速走去。手电离开,我这里变得一片漆黑。

  我浑身发冷,刚想滚动,找个角落躲一下,忽然就感觉到有个东西抓住了我的腿,把我瞬间往一个地方拖去。

  地上全是纹路,拖起来感觉和搓衣板一样,简直要把我的皮也扒下来,我心说果然现实中所有的怪物都会挑快死的先下手。

  按照礼仪我还是要挣扎一下,我扭动身子,但体力已经消耗光了,这种扭动轻微而且淫荡,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我的意图。

  一直就拖到一边绝对黑暗的地方,我才感觉到自己手脚的绳子被切断了,接着,胖子的声音说道:“老子就出去一下,你就能搞成这样,胖爷我真是败给你了。”

  我松了口气,心说竟然是胖子,但是身体虚脱得连喜欢的力气都没了。

  绳子解开之后我还是没法很顺畅地动作,胖子扶我起来,就道:“找地方待着,自己止血,我先收拾那个臭娘们儿。”

  我用尽全身力气拉住他,说道:“别大意,这女的未必你是对手。”

  和胖子熟络久了,他说任何的话,我基本都能猜中他下一句,当时我觉得他肯定会说:我靠,胖爷我如果连这个老太婆都搞不定,也不用混了。

  然而胖子却没有说这句话,他拍了拍我就道:“知道了。”

  我有些惊讶,胖子这品性有点奇怪,他什么时候认怂了,胖子对闷油瓶这种人认输都相当困难,最多发发感慨,一女人能让他如此,着实有点奇怪。

  他又要走,我还拉着他,继续对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刚才的事情语无伦次。

  我也说不清,只好对他说道:“还有,这地方肯定有个东西,你看不见,是个庞然大物,是个多手的怪物。”

  胖子一边听一边表示不明白了:“我靠,我刚出去没多久你还遇到一个怪物了,你说你到底什么体质。”

  我有点委屈,立即就申辩道:“这和我没关系,只是我老是被你们留下,所以我老是中招,以后换我走你留下,你体质肯定也和我一样。”

  “屁,你走你就在外面遇到事情,我们还得去外面救你去,你说就你这体质还倒斗呢,你赶紧回家找人嫁了。你看过一片儿吗?叫《死神来了》,你回头可以拍一片儿叫《粽子来了》,保证火遍全球,特技都不用做,找一破古墓你去转一圈,有什么全给你引出来,直接生化危机。”

  “我说你到底去不去?”我听胖子这么说就怒了。但怒归怒,瞬间我就有了意思恐惧,难道说我的血真的有问题,才导致到哪儿都碰到这种事情?

  “我不去。”我看不到胖子的表情,只听他道:“以后啊,有怪物这事情先说,有怪物我还去凑什么热闹,让他们先斗一斗,到关键时候我上去,鱼和熊掌兼得。”

  我心说也是,胖子继续说道:“不过,我真担心,这怪物都和你有缘分,未必它会盯着老太婆去,它不会没在老太婆那边,在这儿吧。”

  “我觉得,这事情真说不——”话没说完,忽然我面前的黑暗猛地涌动了一下,胖子大骂一声,声音瞬间就飞到远处了。接着就听到重物落地滚动和胖子的惨叫声。

  我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乎是立即,我就听到胖子在远处大骂:“干他娘的,天真,别待在那地方,跑开!”

  我大惊:“混蛋,你怎么一下跑那么远去了?”

  “我靠,老子是被拍飞过去的。”胖子的声音在远方传来,我刚站起来,忽然喉咙一紧,忽然就感觉有一只手抓在我的脖子上,把我一下从地面上举了起来。

  我怒了去挖自己的脖子,想掰开抓住我的东西,却发现什么都摸不到。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2-6 00:14 编辑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二、那个巨大的东西


我立即扑倒在地,爆炸声瞬间在我身后响起,金属的碎片和声波撞在青铜洞壁上,轰鸣和冲击波同时击穿了我的身体。

  那一瞬间,你无法感觉是声波还是冲击,它直接穿过你全身的骨骼,我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感觉到五脏六腑被震得几乎扭曲了。

  你奶奶个熊,我心中大骂胖子。也不看看什么情况,这地方能用手榴弹吗?

  等震动稍稍减弱,我就咬牙爬了起来,刚蹲起半个身子,就看到胖子又咬掉了一个拉环,刚把手榴弹甩了出去。

  我靠,我蹲起的半个身子顺势就又扑倒在地,瞬间爆炸,我的所有感官都还没恢复就又一下炸没了。这一次我似乎听到了超过极限的声波,我知道这是错觉,因为声波击伤了我的耳膜,一切都失真了。

  再来一个恐怕我就死定了,我心想。刚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来,我就看到胖子这一次双手都举着手榴弹,就准备要抛出去。

  之前几次他只是猫腰躲避,所以身上很多地方都挂彩了。我大骂一声“住手”,猛冲过去一下抱住胖子,把他往地上压去。但胖子身强体壮,一撞之下只是一个趔趄,竟然站住了,同时一边黑暗里的张海杏也冲了出来,她跳得非常高,膝盖一下就顶在了胖子的脖子上.三个人滚倒在地。

  丢出去的两颗手榴弹一前一后爆炸,因为和胖子绞在一起,我想背身趴地已经来不及了,这么仰着我一下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手榴弹爆炸的一瞬间,火光照亮了很大一片区域,虽然手榴弹的威力不大,但产生的冲击波在封闭的空间内,把洞壁地面缝隙中的血液全都震了起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团血雾。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血雾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廓。

  因为时间很短,那个轮廓是静态的,那形状简直就是一只舞动着手臂站立的蜘蛛,我知道了这是因为我的血在空中避开了行进的东西.才会形成这样的景象,也知道了胖子为何不停地丢出手榴弹。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手榴弹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胖子还想继续丢,但手榴弹炸完之后眼前就是一片漆黑。我把胖子扶起来,大吼道:“没用,跑吧!”

  我的耳膜完全坏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奇怪,而胖子张嘴对我大吼的话,我完全没有听到。

  管不了三七二十一,我推着胖子就跑,判断着大概的洞口方向,两个人跌跌撞撞,也不管张海杏有没有跟着,我们一路跑到洞一边的尽头,然后摸着洞壁往一个方向跑。

  一直到摸着出了洞口,胖子才打亮了冷焰火,一照四周果然是出来了。胖子对我说道:“身边还有什么照明的东西没有?这是最后一根冷焰火了,老子藏在裤裆里的。”

  我摸出打火机打起来:“我只有这个。”

  胖子看了看说:“有总比没有强,但以后记得无论何时都要把手电筒当命根子一样爱护,快找点东西做个火炬什么的,否则等下这点光线就是我们死前见到的圣光了。”

  我们顶着冷焰火往后退,慢慢退离了洞口,空出了十七八米的距离。我死死地盯着洞口,胖子不停地在岩石上收集那些黑色的泥浆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能烧吗?”我问道。

  看着像油一样,应该可以吧。”胖子说着,收集完一堆就用打火机点,一点果然烧了起来,而且烧得很旺。

  胖子把烧起来的黑色干浆抛向四周,然后继续收集,继续点燃。

  我问他干吗,他说找个棒状的物体作为火把的柄,否则他拿手举着这些东西,很快就烧到他手上了。

  我盯着那个洞口的方向,我也不知道那个怪物是否已经跟了出来,反正什么都看不到,如果在这个地方我们被拍飞,可能落地就直接摔死了。现在最明智的举动不是马上跑路吗?

  但这个念头刚出来,我手上的冷焰火就熄灭了,我意识到胖子是对的,在这里没有光,即使没有什么怪物.我们也一定会死在这里。

  本来冷焰火熄灭的一刹那,已经意味着是我们的末日,但胖子的那些火团,好像让四周那些泥浆都燃烧了起来,我们面前的空间越来越亮。

  我有些疑惑,如果说这只是胖子的偶然发现,那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点,他好像知道这些东西是可以燃烧的。

  我正在疑惑,忽然胖子惊呼了一声,然后对我喊道:“躲起来,快躲起来!”

  我朝胖子看的方向望了一眼.看到洞口处已经被火焰照亮,一个巨大的东西,竟然从洞口爬了出来。

  诡异的是,它在洞内的部分,我们是看不到的,而它探出洞外的部分却一下显现出了颜色和形状,就好像一个怪物褪去了隐形衣一样。

  那是藏族的铠甲——我看到了几乎全黑的四肢和上面各种岩石和金属片制成的铠甲。

  我目瞪口呆,一下就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了,我在喇嘛庙的毛毡画上看到过这东西,这就是阎王骑尸画中的阎王。

  那部分的身体,只是在火光中瞬间显现,就退到洞穴之中,消失不见了。

  整个过程速度太快了,快到我还以为是幻觉,一直等到胖子问我:“你看见了没有?”我才意识到我看到的东西是真的。

  我们都站立起来,呆了四五秒,胖子就对另一边喊道:“你看到没有?”

  我以为胖子是在跟我说,便立即点头,胖子却又问了一声,这时从一边的石头后面,有一个人说道:“看到了。”

  胖子过来接过我手里的冷焰火的棒子,开始往里面塞入那些黑色的泥浆,同时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石头后面的声音说道:“我不知道。”

  然后我惊奇地看到矮子冯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浑身是血。

  我一下想起了他的存在,之前的事情发生得太快,我都没注意他去了什么地方,胖子就问他:“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怎么这个不知道——”

  话音未落,忽然一块石头飞了过来,一下把胖子砸翻在地。

  火光中,我看到张海杏从另一边忽然跳了出来,矮子冯见状立即缩回到了岩石后面,那老太婆灵活地踩着石头几乎是翻腾到了胖子身前,胖子还捂着头呢,被她一下用双脚夹住了脖子,凌空一拧。

  如果是我,那一拧之下脑袋肯定就下来了,也就是胖子一看形势不对,便把自己的整个身子也往相同的方向一转。

  视觉上看上去是张海杏力气很大,把胖子转得凌空翻了一圈,但其实是胖子自己用力把自己摔翻在了地上。

  如此一来张海杏也不好受,和胖子一样被掀翻在地,但她的动作比胖子快多了,马上就爬了起来,一脚踢在还在蠕动的胖子的头上。

  胖子被踢蒙了,一下就不动了。我一看不对,立即上去帮忙,以我最大的力量跃起踢出了一记飞腿。

  结果我非常稳定地在她面前落了下来,飞腿正好落到她的脚背上。

  她正准备对胖子下杀手,一下被我踩到,吃痛后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我眼冒金星滚到地上。混乱中我抓起一块石头,晃晃悠悠地爬起来,还没看清楚她的方位,我的下巴就被踢了一脚,又摔飞了出去。

  再次爬起来,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大喝了一声,看到一边的胖子因为我的介入终于跑出了张海杏的攻击区域,一口气跑到了一块石头前面,靠着石头在喘。

  张海杏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轻蔑她瞪了我一眼,就朝胖子走去。

  我深吸一口气,想冲过去给胖子帮忙,胖子却对我大喝一声:“别过来,爷和她单练。”

  我一个趔趄,迟疑了一下,张海杏已经来到了胖子面前,反手抽出了她的皮带,就在我担心胖子要被SM的瞬间,张海杏身子一短,人就掉进了底下的岩石缝隙里。

  不光是掉,而且是一掉到底,人一下就没了。胖子立即用脚把他面前的碎石头全部往那缝隙里踢去,瞬间踢下去二三十块。等我走到的时候,张海杏已经被石头埋住了,显然她没有死,那些石头还在动。

  胖子上去踩了两脚,下面的动静才停歇,他就骂道:“我呸,真以为老子和你硬拼呢,老子在这里做了六个陷坑,就等你来跳呢。”

  他对石头后的矮子冯叫道:“行了。你说的方法奏效了,出来吧。”

  矮子冯走了出来,有点心惊胆战地看着那个埋了人的陷坑,问道:“真掉进去了?”

  “真掉进去了。”胖子说道,“我靠,那麻溜的,你放心吧。”

  我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胖子说道:“这臭娘儿们太狠了,她不是把我叫出去了吗?我刚一出去,就发现她给我指了一个地方,那儿有一圈火,插着根荧光棒。我走过去,看到我们的冯先生被绑得严严实实,倒在了一个石头缝隙里,手心都穿着铁丝呢。

  我立即就想过去救,结果那地方原来是一个泥潭,上面的泥浆都硬化了,摆着很多小石头,我一脚上去就破了,连人带石头滚进泥里,怎么扑腾都扑腾不上来,得亏冯先生知道路数,立即滚下来给我当肉垫,我才没死。我把他救上来之后,他就告诉了我,这女的,想把我们都杀掉。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2-6 00:15 编辑 ]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TOP

三、所有相关的细节


我不由得就看了张海杏一眼,心中感慨,从她刚才对我的表现来看,下杀手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

  胖子等了一会儿,就下去把已经昏迷的张海杏挖了出来,先挖出双手绑上,然后再挖出腿,我也去帮忙,就知道她肯定受了重伤,因为浑身全都软了。

  我有点吃不准胖子到底想要干吗,我看着他把张海杏绑死,转头就和我说道:“这女人一定有办法解开绳子,光这样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用其他方式让她完全动弹不得,否则以她的运动能力,我们不管是打还是逃跑都够戗。”

  我叼着烟,浑身的无力和酥麻感还没有完全消退,心想:你难道也要挑断她的手筋脚筋什么的吗?

  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往往在于,就算是好人占了上风,也不太愿意去伤害之前伤害自己的人。当然,我现在的底线已经很低了,如果胖子发狠要做,我也不会阻止。而且我知道胖子是做得出这种事情来的。

  但是显然我想多了,胖子只是用透明胶带把张海杏的手指绑成了哆啦A梦的样子。

  张海杏这种人会着意锻炼自己手指的力量和灵话性,但是显然胖子这样的捆绑方式会让手指无法张开。即使用力张开了,因为胶带有弹性,你也很难把它从手指上弄下来,这样手指的灵活性几乎就全消失了。

  “这就叫打蛇打七寸.绑人绑手指。”他拍了拍手,“她说她不姓张,你觉得悬他们整个团体都不姓张,还是说,就这个娘儿们是混进去的?”

  “你看看她有没有戴人皮面具。”我说道。说完想到胖子并没有戴面具的经验,不知道从哪里可以感觉到,我就咬牙晃晃悠悠走了过去。

  张海杏还是很美的,身上的线条凌厉,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她的脸很立体,柔和中又带着女性的那种坚毅。这样的脸、这样的身材如果穿上长靴和紧身皮衣真的不得了。

  可惜我的生活,已经和美这种东西没有关系了。

  我把她的头掰过来,露出了白暂的脖子,人皮面具最大的问题也最考验功夫的就是面具和脖子的衔接处,要做到天衣无缝很难,但是显然这个技术问题在很久之前就被攻克了,所以我之前戴的面具,如果不用显微镜是绝对看不到衔接线的。

  唯独有一点,是我戴面具的时候,由于不由自主不停地抚摸而意识到的唯一破绽——温度。

  只要你经常戴着,就会发现,你戴着人皮面具的脸部温度要比不戴高一点点。

  这种温度的差别是非常难以察觉的,我也很久没有戴了,不敢确保能立即分辨出来,但是如果她戴了,我绝对会有感觉。

  我把手放到她的脖子处,轻轻地从脖子一直摸到脸颊,摸了好几下,胖子就问我:“我操,你是想非礼她吗?那我放风去。”

  “非礼你个腿儿。”我说道。我没有任何感觉,显然是她自己的脸。

  也许是和张海客一样,面具已经长到她的脸上,但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她说过“你以为手指长就是张家人了吗”。

  那么,她的意思应该就是,这批人可能都不是所谓的张家人。

  张海杏的手指并不长,其实她的话我听得很清楚,我看她有没有戴面具,只是希望自己听错了,毕竟忽然出现一批身手不错的张家人,感觉总比自己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地独自打拼好。

  矮子冯低着头,手上的血还没完全止住,张海杏拿他当诱饵想引胖子上钩,她唯一没有料到的是矮子冯能舍命把胖子救上来。

  这个德国佬还是很聪明的,知道如果胖子死了,他也只有死路一条,只有胖子活下来他才有一线生机。所以即使手脚都被铁丝穿透捆住了,他还是滚进了那个泥潭,把自己当成胖子能爬上来的踏脚石。

  “如果那批人都不是张家人,那他们是什么人呢?”

  “如果他们不是张家人,那我作的一切调查他们事先都预见到了,网络上的那些信息也都是伪造的,他们几乎每一步都是替我设计好的。”我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不过我确信你的出现肯定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因为张海杏对你的愤怒是不能掩饰的,那个张海客是个老狐狸,而这个女人却并不太善于伪装,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疏忽了。”

  张海杏真的什么都没有装,但是因为我的疏忽,我没有对她进行任何试探,竟然让她这样的人一路把我们带到了这儿。

  这一点恐怕也是他们算计之内的吧。

  很伟大的计谋吗?仔细想想,其实破绽很多,是我自己的问题。

  他们大量利用了我思考方式上的盲点。

  至于他们是什么人,我觉得其实并不重要,根据我们现有的资料,是不可能得出结论的。唯一确定的是,他们即便不是张家人,也和张家有很深的渊源。

  “狗日的。”我骂了一声。我想到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接下来就会很麻烦,我们无法和外界联系,只能自己想办法出去。

  这一路过来要回去虽然痛苦,但也不是说九死一生,关键是如果从原路回去,必然会经过墨脱。我们那时候肯定是人困马乏,会相当被动。如果不走老路,寻找另一个出口,那真是前路漫漫,这是喜马拉雅山的腹地,随便走基本等于找死。

  “喂,”胖子给矮子冯递水,“你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我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三只蚂蚱,有什么信息透露点呗。你们的合作伙伴怎么拿你当饵来害我,你们当初谈判就没个牵制条件什么的?”

  “我们有防备,但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儿动手。”矮子冯说道:“协议不是在喇嘛庙里达成的,我们和这批人,是在纽约清理裘德考的公司档案时第一次见面的。”

  矮子冯说,当时裘德考的公司分拆,把优势业务拆走之后,剩下的破产资产全部被德国公司买了下来。他们当时去接管这些业务部门,这些部门中大部分人都走了,和他们对接的,就是一批以中国人为主的项目专管人员。

  这些人本身也没有可能寻找其他工作,和灵活的美国人不同,他们选择留在这里等待新的雇主,反正他们工作的地方都是野外,去纽约或者去柏林汇报工作都是一样的。

  因为裘德考死之前的二十多年,所有经历几乎全部发生在中国,所以这些部门中有相当多的中国人,他们也可以理解。他们调查了一下,这些人中有七十八个中国人。

  他们对这些中国人进行了再面试,因为他们购买这些公司资产,需要的主要是大量卷宗和资料,当然,他们也需要有当事人对卷宗进行解读,所以他们需要了解这些人和这些卷宗之间的关系。

  在这个面试过程当中,他们发现,虽然公司这几个项目快要破产了,但是竟有一个项目还在运行当中。这些项目中几乎所有的资源,全部被这个主项目运用着,而这个项目启动的日期,就是在裘德考死亡的当天。

  最蹊跷的是,这个项目的管理权限,是F级别,就是在国际公司的惯例里拥有豁免权的项目,连董事会想要停止该类项目,都需要半年时间,否则董事会将赔付巨额逾越豁免费用。

  由此,裘德考公司里隐藏的,那些裘德考长年很多奇怪举动的元凶,以及他们听说的,传说中裘德考信任的智囊体系终于出现了。

  “我总觉得裘德考做了那么多事情.总缺乏一个核心动因,他那种执著的劲道,用力用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一定是有人让他看到了什么,他深信不疑才会这样。”我吸了口凉气,“而在很多事情当中,裘德考所做的事情都十分准确,已经到了那种不仅仅是了解内情的地步,在很多关键点上,一定有真正的知情人在帮他,这种感觉贯穿始终,如今这批人终于出现了。”

  “你是说,他的那些员工都不简单?”胖子问。

  我问矮子冯:“这些项目原本有多少工作人员?”

  “加上文员一共有七百多个,是一个庞大的机构,我们在接收之前.他们自己就裁掉了四百多个。”矮子冯说道,“这些中国人,平时隐藏在一个庞大的机构中,他们也许都不在高位,但是他们一定都处在可以推动事情发展的关键位置上。这倒是很像张家人的做法。现在潮水退去,能够隐藏他们的其他人都消失了,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走,于是只能全部露了出来。”

  “这不是谋权篡位的做法吗?裘德考能容忍这种体系存在?”胖子问。

  “这不是谋权篡位,在欧美的公司体系里,权力牢牢掌握在董事会手中,而且体系盘根错节,要铲除一个网状的国中国、帮会,十分简单。这些人这么做,只是在保证公司资源能够流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而这种行为,我想也是裘德考默许的。对于他来说,晚年最大的敌人,除了我们,也就是董事会了。”我回忆着之前所有可能和这件事情相关的细节,“一个公司的掌控者瞒着董事会想要抽干自己帝国的血脉,去完成一件自己一相情愿的事情,这在欧美历史上非常常见。”

  “有点小牛逼啊。”胖子说道。

  我问矮子冯:“然后呢,你们是收购方、是大老板,你们介入之后应该是管理层,为何现在你们这么被动?”

  “我想,是因为这批中国人给裘德考看的东西,也让我们的大老板看过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显然看完之后,大老板的立场立即变了。”矮子冯说,“我们延续了之前裘德考公司的体系,对于这个计划不监管、不过问,并且注入大量公司资金。而我们本来的行动部门,也从主要执行方变成辅助方。”

  “然后,你们就这么听话?”我问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还没说完。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2-6 00:16 编辑 ]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TOP

四、改变立场的原因

一般这样的公司,在进行这种收购的时候,使用的都是非常强势的顶级团队,这些人做这些危险的事情往往本身还有获得刺激和成就感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地位被剥夺,这个团队不可能听话地让事情发生。

  “当然,很多人会觉得索然无趣,选择离开,还有一部分人则会产生好奇心,他们会采取顺势而为的态度,一边混日子一边看看是否能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矮子冯喝了一口水,“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很奇怪,如你所说,如果他们获得了你们大老板的信任,那么根据他们的作派,一般不会再找你们来辅助他们,而你们的做事风格也十分不同。为何会有德国人出现在这里,而你甚至还和我们一起进入了雪山?他们会允许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矮子冯说道,“并不是只有你们中国人会看兵法,这些德国人做事情显然也不是天衣无缝。”

  在清查所有接管资产的过程中,资料之繁杂已经超过一般人可以处理的范畴,特别是有很多计算机普及之前的文字资料,而裘德考的公司本身就是一个浪漫主义的公司,在公司体系方面并不严谨,导致很多之前的资料都出现了很大的归属和交接问题。

  矮子冯本身就是一个谨慎派,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交接工作一直拖延着。在大公司里都有一个惯例,一个决定从确定到最终形成文件下达到所有科室,是有一个时间差的,这个时间差一般是一个晚上或者一个周末。

  而矮子冯清算师的地位很特别,所以他是唯一一个在局外但是却知道确切决定的人。在这个决定没有下达之前,一个周末的时间,他利用对现有资料的处置权,查看了那批人的资料。

  他希望从公司的人员资料中,了解这些人的背景,他们为何能够如此影响老板的行为。

  结果,他经过通宵不眠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翻阅,一直翻到四十年前的资料,才发现了这些人的名字。

  这些中国人中的某些人,有十几个人,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在这个公司入职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中国人中,现在应该有很多已经是老年人了。

  然而他发现,在他的记忆里,这批中国人几乎都是二十到三十岁的容貌,没有一个人看上去有六十多岁。

  调出照片,和这些人现在的照片一一比对.他惊悚地发现,这十几个中国人,四十年前的样子和现在几乎一模一样。

  此时,他隐约知道他们老板改变立场的原因了

  “他们太老了,这些已经年老但是拥有一切的人,都想自己的生活能够尽可能长地持续下去。”矮子冯说,“我相信我们的大老板之前就知道一些传闻,那些中国人给他看了一些证据之后,他更深信不疑了。”

  “继续说。”我来了兴趣,我知道这个老外不简单。

  “但并不是所有董事会成员都是老年人,如果这些老年人不受自然规律的控制,其实对于年轻人是不利的。而我们的公司和裘德考的公司不同,我们更加严谨,这些中国人还没有时间在我们的公司体系中进行渗透,所以,我利用了这一点,让这批中国人无法像在裘德考的公司那样为所欲为。”他按了按伤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公司的人必须和这批中国人一起行动。

  说白了,那些老头子也不是那么信任中国人,当董事会里我策动的年轻董事以附加条件要求甚至威胁否决的时候,他们就半推半就了。而那些中国人显然十分着急,也没有时间再去折腾。为此,这些中国人肯定是恨我入骨的,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找机会向我下手,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选在这个时候。”

  “为什么?你自愿参加这次活动,然后死在活动的路上,这是干掉你非常好的机会。要是我,我肯定双手赞成还发你福利呢。”胖子说道。

  “因为我事先暗示过他们,如果他们在这次考察中对我下手,我收集的所有关于他们的资料将会尽可能地散布到所有地方。我在我某个秘密住所设置了自动的邮件群发程序,只要我在两个月内不去解除,所有的侦探公司,还包括中国很多相关部门,甚至政府在内的机关都会收到这封警示邮件。我相信按照他们的惯例,他们冒不起这个风险。”

  我想了想,觉得矮子冯太自信了,这种威胁显然在我看来不足以构成威慑。不过,我有另外的想法,按照这种可能性的话,这批人完全可以跟踪矮子冯,等回到他的住所后再将其干掉。即使是个小威胁,这些人也不会是完全不管不顾的状态。

  “你的秘密住所真的秘密吗?不会已经被他们端掉了吧?”

  “没有人可以发现那个地方,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我只能告诉你,这个地方绝对万无一失,不仅是理论上,在现实中,这个地方也绝对不可能会被发现。”

  我看矮子冯说得言之凿凿,但又不可能多说的模样,也就不想多问,听他继续往下说。原来从一开始,张海杏就想把我和胖子都除掉.但矮子冯没有意识到,张海杏连他也不想放过.她把矮子冯当成诱饵原来除掉胖子,然后自己来对付我。

  胖子救完他后,就立即回来救我,但矮子冯说,张海杏身手相当好,特别擅长暗中偷袭,很难打赢她,所以胖子才在外面事先做了布置,只是没有想到洞里面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看了看张海杏,就问胖子:“你准备怎么处理她?”

  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但是胖子道:“要么丢这儿,看她自己的造化,你看过三个手枪手吗,那小说里就有一个蛇蝎女人,一定要杀掉才能完全除害。当然,她如果能活下来,我也不会亲手杀她,如今是她在想杀我的时候杀了自己,老子可不会有负罪感。”

  “上帝说,见死不救等同于杀害。”矮子冯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娶她?”胖子问,“你倒是以德报怨啊。”

  “不,我的意思是,你不用给自己找借口,杀就杀了不需要什么负罪感,杀死的是敌人。”

  “别扯鸡巴蛋,要是她不杀你,你肯定和她是一伙的,我们是有条件的结盟,别来说教。”

  矮子冯听了就不说话了,胖子给我使了个眼色,我蹲下去仔细看了看。张海杏没有醒过来,显然这一下真的伤得挺重的,我就问胖子我们自己怎么办,接下来怎么弄。

  胖子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到上面去,但现在这样的情况,照明是个大问题,我问道。

  胖子道:“我们得把它引出来,在这里对付它,要么就来个调虎离山,要么就在外头把它干掉”

  我听了就苦笑不得,“用什么干?”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手榴弹带子,又指了指矮子冯:“你告诉咱们天真,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货色。”

  矮子冯就道:“我说了我不知道。”

  胖子道:“你说你知道的,就你刚才告诉我的那些。”

  矮子冯看了看我,看了看胖子,显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顿了顿就道:“这么说吧,这东西不是第一次出现,我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是在德国一个走私码头上。”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2-6 00:17 编辑 ]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TOP

五、对付那东西

矮子冯告诉我的事情,应该算是他们这个公司为什么会介入裘德考公司重组的一个契机,所有的一切发生在德国的一个走私码头上。当时他们的公司有一批地下货物通过这个渠道进入了关口,他作为清算师前往现场进行清点。

  这批货物,装在二十四个箱子里,打开看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二十四具石棺。

  货物的卖家是裘德考的公司,这批货物是作为一批抵押资产进入到贸易中去的。说白了是裘德考的公司借用了这个德国公司的四个科考单元,结果发生了一些事故,没有办法付清费用,所以用这些古代石棺来抵押。

  事情应该是发生在裘德考公司破产前夕,公司资不抵债的时候。

  矮子冯他们开启石棺,石棺的缝隙没有任何的痕迹表明以前被开启过,这让他很满意,至于里面有什么东西,是否能够抵债,就像赌石一样,全看运气了。

  这批石棺是他们公司分布在中国的专家选择的,出土地、基本面应该都不会有问题。于是找人来开启,前几个棺材都还可以,一直到第十六个棺材,所有人都懈怠了。结果棺材开到一半,他们发现里面镶了一层青铜的裹里,裹里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们以为这是一具空棺材,然而,就在他们想爬进去仔细搜索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就出来了。

  情况和刚才完全一样,里面的东西离不开青铜的裹里,一下在空气中出现了形状。

  后果这里也不用说了,矮子冯说这肯定是裘德考方面故意设计的,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他们后来开始研究那个石棺里青铜裹里,从裹里的花纹中推测出了很多东西,才开始准备收购裘德考的剩余资产。

  这其中的各种缘由肯定非常复杂,一时间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听,但矮子冯的话我是听出一些缘由来了的。我问他:“这么说,你们这一次是带着资料来的,你们知道可能会遇到这种东西?”

  “也不完全是,我们是在这一路补全了资料,修正了很多我们之前的推测。当然,我看到阎王骑尸的图案时,就知道我们可能会遇见什么了。”

  胖子把手榴弹的拉环全部扣了起来,然后尝试着是不是可以把手榴弹的带子绑在腰间,这样他甩起来比较顺手,他问矮子冯:“对了,如果是这样,那你们碰到的那个东西,是不是最后被你们干掉了?”

  矮子冯点头:“只要能让它离开青铜的区域,那东西就会受到伤害。”

  胖子看了看手榴弹,说道:“能伤害也未必能搞死,咱们还是先不以干掉这东西为目的,看看能不能先把它引出来。”

  我问道:“用什么引?难道我们去门前叫阵?而且这东西刚才马上就要出来了,却又缩了回去,是不是它知道自己不能出这个洞口?”

  胖子说:“你还记得之前他们说的小哥的那些事情吗?小哥在喇嘛庙里,碰到过一个手脚都被打断的女人,他们说会用这个女人作祭祀,虽然我不知道康巴落人的具体目的,但是显然,他们是用这种女人作为诱饵的。”

  胖子说完就看了看张海杏,我说:“这不妥吧,毕竟是一条人命。”

  胖子说:“总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做了个手势,“没时间在这里叽叽歪歪了,我怎么对付张海杏的,就怎么来对付那东西,你们都来帮忙。”

  在小哥当时的经历里,喇嘛会用掺杂了人骨的香来熏那个女人,而且女人的手脚关节会被打断,我们显然不可能对张海杏做出这种事情,但总不能糊弄里面的“阎王”殿下。

  胖子就把张海杏的关节用她的衣服死死地捆起来,把她的小臂压到她的胳膊上,然后捆在使她不能伸直手臂,腿也一样。然后在她的四周摆上燃烧后的黑色泥浆的干化物,之后,在四周开始挖掘陷阱。

  果然是一招鲜吃遍天,胖子在张海杏的腰上绑上了绳子,那是用我们身上所有的布料做的,我们用的小的石子把张海杏身后的路线铺平,这样如果遇到紧急状况,我们还可以拖她一段距离。

  胖子又在陷阱边上做了很多小机关,他把手榴弹压在陷坑四周最大的石头下面,然后再那块石头上堆上无数的石块,把拉环连上线绑到一块够大的石头上,轻轻放到陷阱的中心地带。

  好在四周有很多那些黑色泥浆,我们完成了所有的工作,还有足够的泥浆用来照明。

  此时离我们逃出洞口起码已经有十几个小时了,我们都筋疲力尽,歇了一会儿胖子才拍了拍我,说道:“和我去叫阵。”

  我想了想,一下拉住了他,说道:“等一下,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

  胖子问道:“什么事情。”

  我道:“喇嘛用含着尸体的炭炉烟熏女人,肯定是有目的的,这种尸体的味道很关键,那图不是说阎王骑尸吗?骑的是尸体,老太婆身上全是GUCCI的香水,那东西可能出来吗?而且你去叫阵怎么叫,它听得懂吗?”

  “尸体的味道?我靠,你早说,上面全是人骨头,早知道拿几块下来了,现在我们几个都是活人,怎么弄?”

  “仔细想想,小哥说的是干尸的味道,干尸的主要成分是什么——脂肪、皮肤、毛发、骨骼。”我看着胖子,“想想。”

  “牙齿和头发,还有皮肤都是可以获得的。”矮子冯在我们身后说道,“脂肪的话,人的粪便里含油,越是胖的人越是充足。”

  胖子摸了摸肚子:“可是我肚子饿了很久了,干拉可拉不出来。”

  “要相信你的肚肠。”我对胖子说道,“屎这种东西,是拉不干净的。”

  胖子叹了口气,就道:“别指望我一个,瘦子就没有脾胃了?你去那儿,你去那儿,我去那儿,半个小时后交货,看谁贡献大,未必是我。”

  一下的过程就不赘述,我当时在想,如果以后见到小哥或者小花,我是不是可以在他们面前吹嘘:老子曾经在青铜门前憋过条。

  我们捧着石头出现,然后黯然地对视了一眼,把那些东西全部堆到了张海杏的边上。

  不知道是时间到了还是气味把张海杏弄醒了,她转头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她没有说话,但我也知道她看到那几坨东西后肯定崩溃了。

  “好了,等到它们干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我们来搞头发和皮肤。”

  我们互相把对方的头发都割了下来,然后开始剪自己的指甲。

  一路过来都没有修剪,指甲剪起来十分容易,我一边弄一边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世纪的女巫,正在大锅前面准备药材。

  最后只剩下骨骼了,胖子叹了口气,我说道:“放心,我很公平的,每人一颗牙齿。”

  胖子动了动下巴,然后把手往里一抠就抠下一颗来,丢进自己的便便里,对我说道:“我没压力,这一颗刚才就要掉了,被这娘儿们踢在地上的时候撞得的。”

  矮子冯也是,动了动下巴,没用手,用舌头就舔了一颗下来,丢了进去,对我道:“也是她打的。”

  我心想:丫的,俩傻逼都挺牛逼的啊,用舌头舔了一圈我自己的牙齿,发现个个坚硬如铁,心说张海杏对我还真不错。

  捡起一块石头,不由得自己多想,我几乎是用惯性砸了自己下巴一下。

  一阵剧痛,我无法预料的剧痛让我立即丢掉了石头捂住下巴,整个下巴都麻木了,等我慢慢
缓过来,用牙齿摸了一圈,却发现牙齿还是纹丝不动。

  矮子冯和胖子看着我,一声不吭,我说道:“两颗应该够了吧,而且我在毛发方面,贡献得最多。”

  “这又不是做生意。”胖子说道,然后挑了一块更大的石头给我。

  我拿起那块大石头,掂量了一下,心说这块砸下去,估计下巴就整个下来了。我的脑子飞转,想琢磨其他办法,矮子冯对我说:“算了。”说着又吐出一颗来,“它自己掉了,就算是为你掉的好了。”

  我心中一松,立即上去感谢握手,心说:这家伙不知道被张海杏打得多惨。

  我们全部弄妥当,就开始把这些东西送到点起的火焰里,很快一股奇怪的味道就传了出来。我们使劲扇风,把味道往青铜门里送去。张海杏问:“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胖子说,我们死死地盯着青铜门的洞口,心中暗道:来吧,来吧。扇了有十几分钟,没有一点动静,胖子摇头:“没用啊,你这法子又是个傻逼法子。”

  他的头发很凌乱,看着非常难看,我心中也很烦躁,刚想骂上几句,却看到几滴水,滴到了胖子头上。

  他也感觉到了,我们立即抬头,看到从我们头顶的黑暗处,开始滴下无数的液体,似乎是下雨了。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12-6 00:18 编辑 ]
1

评分人数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TOP

感谢楼主分享,10分送上

我把新一期的内容从那个贴子切割出来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前文链接:

《藏海花》引子、第1章至第6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贺岁刊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70

《藏海花》第7章至第11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6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115

《藏海花》第12-16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第7期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195

《藏海花》第17-20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第8期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287

《藏海花》第21-25章--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超好看第9期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89

《藏海花》26—34(超好看6月第十期手打)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前传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88

《藏海花》35-42章(盗墓笔记前传)作者:南派三叔(超好看7月第11期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427

《藏海花》43-48章(盗墓笔记前传)作者:南派三叔(超好看8月第12期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495

《藏海花》最新章节49-56章(盗墓笔记前传)作者:南派三叔(超好看第13期9月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36

《藏海花》最新章节57-60章(盗墓笔记前传)南派三叔(超好看第14期十月手打)10.4更新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81

《藏海花》最新章节61-67章(盗墓笔记前传)南派三叔(超好看第15期11月刊手打)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655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估计正主早就出来了~~~~

TOP

超好看一月休刊。导致这个月的藏海花无法更新。

内部消息是三叔失踪了。如果年前抓不到三叔那二月份的特刊也可能没有藏海花了。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TOP

原帖由 dongdonghu 于 2013-1-6 13:33 发表
超好看一月休刊。导致这个月的藏海花无法更新。

内部消息是三叔失踪了。如果年前抓不到三叔那二月份的特刊也可能没有藏海花了。



三x这又是唱得哪一出?沙海也很久没更新了,江郎才尽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