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二卷 第1-5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5连载手打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二卷
1.唯一的号码
黎簇从沙漠里出来,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还在接受持续治疗。他的神志完全清醒,已是他在北京医院醒来的第三天,他第一次完全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背后的伤口奇迹般的成功结痂了,轻微的瘙痒让他很不舒服,这种感觉让一切细节开始回到他的脑子里。他想起了那只手机。那个黑瞎子,在给了他食物和水之后,和他说过,他必须活下去,他需要拨打一个电话,来告诉电话另一头的人所有事情的经过。

  黎簇不敢说他是真正的刚刚想起来。经历了太阳下的暴晒,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走路上。他有无数次回忆时就要想起这些细节,但是脑海中那刺目的毒日让他的记忆一想到沙漠就自动停止了。

  即便他现在想起来,也没有马上拨打这个电话。他忽然想到,自己已经走出了这件事情,如果他不去回忆,这一切都会过去。唯独他背后的伤疤在时刻提醒他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当时吴邪说过,带他去沙漠就是因为他背后的伤疤。

  如果他拨打了这个电话,电话另一头的人决定去沙漠中救吴邪和黑瞎子的话,他们是不是也会来找他? 如果他背后的伤疤真像吴邪认为的那么重要的话,电话另一头的人,肯定也会来找他。那么,事情还会再重复发生一遍。

  不,他无法在经历一次了躺在床上,他身上所有的肌肉都麻木了。这棉质被子的质感,空调吹出的风所散发出的臭味和适宜的温度,还有四周人说话的声音,让他忽然意识到了“文明”的美好。

  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打这个电话。

  黎簇内心还有一种恐惧:他想起这件事情,距离他被发现已经过了太长的时间。如果黑眼镜和吴邪因此死了,对方会不会迁怒于他的“耽误”呢?

  他偷偷溜回家,他从沙漠中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连包都没有打开。显然他老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经历过什么。

  他打开包,从里面找到了那只手机,已经没有电了。他找到街角的手机店,配了一块电池。就如黑瞎子所说,手机的电话簿里果然只存了一个号码。

  他把号码抄了下来,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没有人接。

  电话打通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接电话。难道只有用这只手机打过去,对方看到熟悉的号码才会接吗?

  联想到吴邪的身份,黎簇觉得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他蹲在路边想了半天。有一刹那,他想着还是不要管了,只要不打这个电话,一切肯定都能过去。反正黑眼镜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也不会有人来指责他。

  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只是那“一刹那”的想法,他就明白,如果自己不打这个电话,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他啧了一声,心说大不了打完后再躲一段时间。以前他在明处,吴邪在暗处,他不好防备。现在他算是在暗处,还能见机行事,实在不行他就让他老爹和自己都进警察局里住去。他就不信那群盗墓贼神通那么广大。

  这么想着,他就用那个手机拨通了唯一的号码,屏幕显示正在拨出的时候,他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可是手机响了起码有三十声,还是没有人接。黎簇没有挂,直勾勾的盯着屏幕看,一直等到手机自动挂断,屏幕黑掉。

  黎簇松了口气:“行了,对方不靠谱,不接电话,和我没关系。”他顿了顿,在路边又蹲了一段时间,心里还是不安,又拨打了一次,电话依旧没有接通。

  他这才完全放心。心想:又是做你们的人质,又是被你们威胁说出了沙漠就要杀了我,我都不计前嫌,给打了两个电话。这两个电话我冒了多大的风险,现在时你们没接。我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自然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他一下坐倒在地上。觉得解脱了,完全解脱了。

  还没等他的屁股把冰冷的地面捂热,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几乎脱手丢出去。低头一看,手机竟然响了。那个唯一的号码,拨了回来。

  黎簇颤颤悠悠地拿起手机,条件反射的按下了接通键,将手机放在耳朵边上。半晌,他才听到对面传来了声音:“谁?刚才谁找我。”

  “呃,我是一个送信的。”黎簇语无伦次道,“有人托我带一个消息给你。”他以为对方听过后,会用很低沉的声音,特别应景地,庄重地回答他“说!”或者“稍等,我找个没人的地方。”

  但是对方却是没怎么重视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又点忙,能不能隔三十分钟打过来?”

  黎簇愣了一下,心说你竟然还给我摆谱,就道:“可是,这个口信十分重要。”

  “我现在的事也挺重要的,如果他真那么着急,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要你给我打电话传口信?”对方继续说道,“三十分钟之后和我说吧,你不打过来也没事。”说着,那人竟然把电话挂了。

  黎簇看着电话,心说黑眼镜啊黑眼镜,你到底有没有和别人说好来救你啊。这他娘的也太不靠谱了。

  怎么办?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耍了,不太可能吧,黑眼镜千里迢迢去沙漠就是想着这么耍他?但是如果不是被耍,为什么对方会是这个态度。

  他坐在路边,思维混乱,一直发呆了三十多分钟,他才又拿起手机,心说“最后一次了,这一次如果再不接或者吃闭门羹,那就是你黑眼镜自己人品差了,和我没关系。”

  电话打去,这一次倒是很快就接了,黎簇说:“我就是刚才和你传口信的人。”

  另一边传来的声音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声音了。现在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那个女人道:“你不用说了,这个号码出现,就告诉了他们一切,他们已经出发了。很感谢你,你可以保留这个电话,这个号码不会再打通了。再见。”说完,电话有挂了。

  黎簇怔住了,这次他听懂了。看来对方一接到电话,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他忽然有些失望,就这么完了?不好好的感谢我,也不来绑架我威胁我了?甚至,也不来问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他们这样能找到黑瞎子吗?

  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心里感叹着:我终于变回一个普通人了。我和沙漠,和那些疯疯癫癫的人,终于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活了那么大,他第一次感觉到,命运这个东西真有些奇妙。

  只是,他又觉得事情发展得有些太快了,似乎应该不会这样结束。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有这个预感,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核实。


2.无人在意的传奇

一周后,黎簇出院,回校继续上学。

  他踏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心想:在这个世界上,就算参与了这些老师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事情,自己这个年纪最终也还是逃脱不过他们的手掌心啊。

  他顺着进校门的人流往里走,各种穿校服的学生和往日一模一样。但是他走在他们中间,却开始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弱爆了!他看着那些人,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老子可是被人绑架,在沙漠中经历了极限之旅的人,现在竟然有沦为校服党了。干!可惜那样的经历自己不敢多说。否则,老子一定是这学校最风光的人。

  路过教学楼,看了看门前玻璃里的影子,他觉得自己的背影也沧桑了起来。果然同这些普通的同学不一样,他心里升起了小小的优越感。但是这种优越感,在他坐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立即就消失殆尽了。

  他看到属于他的座位上堆满了杂物。翻开自己的抽屉,里面全部都是垃圾,发霉的香蕉皮,纸团,还有很多奇怪的卫生纸。

  他把那些垃圾都清理干净后,突然察觉到,班级里竟没有一个人留意到他回来了。同学吗全部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仿佛他根本不存在。

  妈的!不是应该立即围上来,问我的传奇故事吗?他心里说。这样他就可以非常忧郁的摇头,装X地告诉他们:我不能说。以此吊足他们的胃口。 说不定就有女孩会在下课回家的时候和他同路,请求他:“你偷偷告诉我嘛。”然后他就可以在路边,或者操场上,迎着落日,如站在夕阳下的江湖游侠一般的姿态,把故事讲述一遍。然后,然后就可以......

  没有然后。别说女孩子了,就算他以前的一群死党,也都没有注意他回来了。难道还要我自己去他们那里报到?

  黎簇心有不甘,决定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他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期待着来自别人的发现,他期望听到有人惊呼一声:咦!你出院了。

  下午四节课过去了,没有人发现他,好像连老师也没有发现他。一直到中午吃饭,坐在他前面的苏万才转过头来。教师里其他人都走光了,苏万淡然地看着他,他也看着苏万。两个人对视着不说话。

  黎簇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不是别人没有发现他,而是别人根本就不想和他说话。

  “干什么?”两人对视了很久,黎簇就问道。

  “还钱。”苏万答。

  黎簇这才想起来,自己向苏万借钱的事情。摸了摸空的口袋,钱早就没了。他看着苏万,想着怎么解释,但是想了想他就恼火起来了:王八蛋,我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作为死党,你见我第一面竟然只是让我还钱。就算真的要我还钱,也应该先问候几声吧。

  “明天还你!”黎簇没好气道。

  苏万继续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又问道:“你的病好了吧,不会传染吧。”

  黎簇看着他:“什么病?什么传染?”自己不是被劫受伤吗?怎么就变成生病了?还是会传染的病? 苏万道:“我们班主任说你得了肺病,会传染,所以休学几周。”

  “他奶奶个腿儿的,老子是外伤,老子不是得病!”

  黎簇一下明白为什么没人理他了,几乎跳了起来,自己被绑架然后获救的传奇事迹,敢情谁也不知道,全只当是得了传染病。

  班级里现在也没几个人,黎簇心里郁闷,踹了几脚桌椅发泄,又转头看苏万,苏万拿着饭盒问他:“真不是传染病?”

  “再问绝交啊。”黎簇指着他,想了想,就翻起自己的T恤,让他看自己的后背。等他再转过来,苏万正张大了嘴巴看着他,明显被他背后的伤疤怔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了。”黎簇回答,“去操场上吃中饭,我和你细说。”

3.手机与快递


在操场上的树荫里,两个人吃着饭,黎簇把所有经过和苏万说了。 苏万听得一愣一愣的,等他全部说完,才道:“你不是脑子也受伤了吧,沙漠里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黎簇从包里掏出那只手机,给苏万看,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

  苏万摆弄了一下,觉得黎簇也不是那种会以信口胡说为乐的人,但是让人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那你之后还打过这个号码吗?”苏万问他,“人救回来没有?”

  “我不敢打,说实在的,我也想知道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觉得,我如果再和他们有关联,我一定会出事。”黎簇道,“而且,对方也说,这个号码我再也打不通了。”

  苏万道:“也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我这羡慕你,发生了这些事情,你老爹肯定放过你了。”

  苏万想起自己的老爹,自己好像也没有就这些事情和老爹多交流,老爹好像也没怎么问过自己,不过对自己的态度倒是没那么恶劣了。

  他觉得,至少自己之前要出走那件事,应该是过去 。但是之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老爹总不会因此就纵容自己继续胡作非为吧。

  苏万摆弄着那只手机,似乎是在思索什么,黎簇就问道:“你在琢磨什么?”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能还我钱。我觉得你还钱的希望不大了,要不你把这只手机给我,我自己处理掉,咱们就两清了。”

  黎簇一把抢回手机:“你想的美!”

  “那你说你怎么还我钱,你连中饭都是我请的。”

  “这手机可是我此次历险的见证,我这辈子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经历同样的事情了。这东西我谁也不会给,我宁可帮你抄一学期作业,或者我帮你老爸洗车去。”

  苏万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是说,这是你一生中最刺激、最冒险的事情吗?”

  “是的,虽然你比我有钱,但是,普通人遇到我这种事情的几率肯定不高,你就尽管羡慕嫉妒恨吧。”黎簇说道。他内心稍微有一些暗爽。但是比他之前预想的快感少多了,也许苏万和他关系太好了,向苏万炫耀的成就感不大。

  人嘛,想炫耀的对象永远是看不起自己的人。而死党即便是炫耀成功,也没有什么快感。苏万叹了口气,只是笑了笑。黎簇就觉得他的表情很奇怪,问道:“你装什么忧郁,这儿又没别人。”

  苏万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了一只手机递给黎簇。

  黎簇接过来,看着手机的款式,和自己的对比了一下,竟然跟黑眼镜给他的那只一模一样。背后忽然就冒起了白毛汗。他翻开了苏万的那只手机,发现电话簿里,也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同自己的那只手机里存的号码完全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黎簇问道。

  “我也不知道,下午我们翘课,你跟我去我家吧。”苏万道,“我还有更可怕的东西给你看。”

  “翘课?这是我回来后第一天上课哎。”黎簇说道。“虽然我不爱学习,但是我连凳子都没坐热。”

  “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消失别人也不会在意,他们会以为你又去医院复诊了。”苏万道。

  黎簇想了想,也是。他看了看手里的手机,骂了一声,就道:“走,不过我不要等到你家才知道,在公车上你就得和我说。”

  两个人放下饭盒就回教室收拾了书包。中午学校关门,他们来到体育馆后面的后门,然后翻墙出去,那儿有一个全学校都知道的秘密豁口,可以很容易爬出去。外面就是大马路,两人翻下来,穿着校服,路过的行人都斜眼看他们。黎簇逃课经验丰富,立即脱下校服塞进包里。苏万照做。

  他们两人怕教导处的人看见盘问,不敢在校门口坐公车。步行了一站才上了车,黎簇立即催苏万:“快说快说。”

  苏万道:“这东西不是我的,这东西是你的。”

  “我的?”

  “是的,你不是不见了吗?你在学校的信和杂志都是我帮你领的。”苏万说道,“这东西就在寄给你的邮包里找到的。”

  “啊?”黎簇更加的莫名其妙,“可是,那瞎子已经给我一个了。而且,你竟然拆我的邮包。”

  “不是我想拆,是因为里面有东西在响。”苏万说道。

  “然后呢?”

  “我拆开邮包,然后就看见这手机有电话进来,我就接了。”苏万就道,“对方是个女的,她说是你的朋友,有东西要寄过来。但是,寄到你家里的东西总是退回来,她问我能不能给一个比较固定的地址。我一想,寄到学校肯定麻烦,不如寄到我家里,于是就把我家的地址给她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离开一周之后,我接到的电话。”苏万抹了抹脸,“你知道我借钱给你不是小数目,我还指望这些钱买游戏点卡呢。而你又不见人,有东西押我那儿也是好的。”

  “我知道了。然后呢?你继续说。”黎簇说道。

  “然后就疯了。”苏万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收到他们寄给我的邮包,一直到昨天才停止,我的房间已经完全被塞满了。”

  “他们寄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啊,那些东西太可怕了。”苏万道,但是说话的时候,表情并不是那种恐惧,而是一种兴奋,“但是,也太屌了!”

4 .快递物品

苏万的老爹发财早,所以买房买的早。苏万家是一幢很大、很老的早期别墅。整幢房子的占地面积有黎簇家十个大,大部分的房间空着,甚至都没有装修。院子倒是修整得很好,他老爹喜欢园艺,院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苏万老娘是家庭主妇,整天玩麻将,一进院子就能听到麻将声从里屋传出来。

  苏万翘课回家不能走正门,就偷偷从侧门上的楼。他的房间在二楼,房间比黎簇整个家还大。进去之后,苏万关上房门,房间里一片漆黑,窗帘还没拉开。

  黎簇看出苏万的床上一团乱,显然他老娘也没给他整理房间。黎簇倒不意外。

  其他的地方太黑了,看不清楚。苏万摸黑过去,拉开了窗帘。阳光照了进来,此时是下午两点多,太阳最大的时候,整个房间被照得通亮。

  黎簇一看就惊呆了。

  苏万说的“我的房间都被塞满了”,完全不是夸张,真的是塞满了。黎簇眼里都是大大小小、无数的快递包。有些已经拆开了,还有更多的东西,竟然连拆都没拆。

  苏万的房间里有他自己的小冰箱,几乎被掩埋在快递包的下面。他拨开快递包,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可乐出来,递给黎簇就解释道:“实在太多了,我根本来不及拆,后来我也发现了窍门,不拆也知道什么样的包装里面是什么东西。”

  “东西还都不一样?”

  “不一样,但是一样比一样屌。你来看我拆开的。”苏万爬到自己床下,拨开床下的几箱漫画,黎簇发现那些全是“擦边球”漫画,什么《我和女魔的H生活》……竟然有好几箱那么多。这些富家子果然内心都很邪恶,最可恨的是都不和我这个死党分享这些邪恶。

  咦?他突然想到,难道苏万收到的是成人录像带?所以他才显得比较兴奋,才会藏在床下?

  拨开装漫画的箱子,苏万从床下扯出块木板,木板上蒙的全是报纸。黎簇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自己所以为的东西。接着,苏万掀开了报纸。

  黎簇试着猜想里面是什么,虽然时候不多,但是他还是要做足心理准备,不想被下面的东西吓到。不过报纸一揭开,他还是蒙住了。

  他看到了一排铁匣,长方形的,好像放大版的月光宝盒,看上去还是崭新的。“这是什么?”黎簇问。苏万拿了起来,一扯一拉一摆弄,“咔嚓”一声,铁盒子瞬间被掰成了一把冲锋枪。“折叠式冲锋枪。”苏万说道,又从边上拿出一条更长的弹匣,插了进去,上膛。“每一把都配有200多发子弹。”

  “是仿真枪吗?”黎簇接过来,发现枪重的要命,没有点臂力根本握不住。

  “我试过在郊区打易拉罐。”苏万露出一种陶醉的表情,“太帅了,那后坐力……想不到在国内也有机会玩真枪。”

  “他们为什么要寄枪给你。他们想让你干什么?”

  “不是给我,这些枪是给你的。”苏万说道,“你应该问,他们想让你干什么?”

  黎簇清点了一下,发现光拆开的部分就有折叠冲锋枪五只,总共配有子弹一千多发。

  其他不是武器的部分,有很多几乎无法分辨别的东西。比如说,很多的古旧瓶子,一看就是古董,或者可能是比较逼真的假古董。这部分数量很多,一半都是用塑料泡沫封得非常结实。即使不拆开塑料泡沫,也能看出很多种类:青铜瓶、碎片、还有很多的首饰,像黄金的发钗、翡翠的玉环等等。

  剩下的部分,都是野外装备:绳子、探灯、方便扣、GPS、压缩饼干等。

  最让他们奔溃的是,他们把所有的快递盒子剥开后,发现其中有两只特别重的盒子里,放的全部都是白色和黄色的类似肥皂的东西,一摸之下还掉粉渣。

  “我靠,这该不是海洛因吧?我们不会变成贩毒的帮凶了吧。”黎簇道。

  “不是我们,是你!”苏万立即道,“完了完了,我会被你连累的,你说我们被抓住后会不会给枪毙啊。”

  黎簇拿起那些“肥皂”,仔细看了看“肥皂”的边角。他发现每一块“肥皂”的边角部分,都有一个指甲大小的钢印,上面印着:C4。

  “这,这是比海洛因还危险的东西。”黎簇结巴起来,“这是,这是C4炸药包。”

  “炸药?威力大吗?”

  “嗯,我玩《合金装备》的时候了解过,这玩意,这些量……一爆炸,300米内的玻璃全部碎掉,你们这楼都保不住。”

  那装C4的箱子就在苏万床头堆着,苏万立即吸了口冷气,把这些东西往远处推了推。“他们到底想干嘛,难道要我们去打仗吗?”

  “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黎簇就说道:“我刚刚拆开的时候发现了,这些包裹都有点问题。我想我猜到他们想干什么了。”

5.与老爹有关

苏万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道:“你什么时候那么有洞察力了?”

  “这关观察力鸟事!我觉得还是因为我前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过离谱了,看到不少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的东西,所以看到这些就没那么震惊了。”黎簇拿出一只快递盒子,里面是几块压缩饼干,说道,“你发现没有。这里的大部分盒子里装的东西都有缺损,你看,这一只压缩饼干的盒子,如果里面放满,能放三十条压缩饼干。但是,这里面只有二十一条。”

  “然后?”

  “然后这样的情况很多,比如说那边那只盒子,里面的压缩饼干只有半盒,十五条。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些零散的东西合装在一起凑整盒,不仅可以少寄一个箱子,还能让这些纸盒更加没有空隙,运输的时候能减少损坏。”

  “也许寄出这些东西的人,本身特别马虎呢?以为谁都像你,有细节控?”苏万道。

  “我没有细节控。”黎簇不承认,他道:“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会干。毕竟不是两箱,这里所有的箱子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情况。那说明,这些人在寄出这些箱子的时候,完全没整理过。而且,这些东西都不是新的,全是被人使用过的。”

  “什么叫被人使用过?”苏万打了个冷战,“你你你……你详细说说。”

  “就是说,这些都是用剩下的物资,有人把这个团队一个行动所用的物资,全部都寄给了你。”

  “不是我,是你。”

  “好,是我。”黎簇道,“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举个例子,如果我们举行了一个party,然后我们把party剩下的酒,全部都寄给了我们一个朋友,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苏万道:“难道是因为我们没地方藏这些东西,而老爹老妈又要回来了,所以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先把东西移出去?”

  “我觉得也是。”黎簇说着想到了那只手机,就问道,“你在收到东西之后,还有没有打过那只手机,问问怎么回事?”

  苏万道:“当然打过,但是后来都打不通了,我再想想也不敢打了。对方寄来的是枪啊。”

  “现在快递公司都不检查货物的吗?那以后军火走私可方便多了。”黎簇道。两个人把东西全部都藏起来,就剩下两个手机,摆在床上。

  黎簇觉得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全部寄给我呢?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就算偶然闯入到他们的世界,也只是闯入了那么一点点。为什么要突然寄东西给我,他们不怕我报警吗?

  黎簇思索了一下,啧了一声,心说难道是因为自己不在家吗?所以他们觉得先把东西寄给我,我不在家就不会拆开来看了,可以暂时安全。可是,我老爹在家啊。

  等一等,他忽然想到苏万的话。苏万说,对方说是几次寄到他家里,但是都退回来了,这才寄学校里。然后被苏万发现,才转到苏万家的地址。

  这里有好几个疑点,他不在家,他老爹在家啊。他老爹应该会替他签收,现在却不是这样。显然他老爹在那段时间也是不在家的。

  他老爹去哪儿了?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老爹奇怪的态度,从他醒来一直到现在,老爹都没怎么和他交流。他自己没说,老爹也没多问。

  按以前,他老爹可不是现在这个样。以前要遇到这种事情,他老爹非连所有的细节全部都盘问千百遍才会罢休。这件事也许和老爹也有点关系。

  “你怎么了?”苏万看黎簇发呆,就问道。

  “没什么。”黎簇看向苏万,又觉得奇怪,但是如果和他老爹有关,为什么他们之后又轻易的把东西转寄给苏万了?“这些东西你先藏好,我要先回家一趟。”黎簇看了看墙上的钟,他老爹应该还没下班。他得回去看看,到底和他老爹是不是有关系。

  又问苏万借了二十块钱,黎簇打车回家。他家在南城,这二十块钱只够他到一半的距离。下车的时候,他只能把自己的学生证压在司机那儿。

  冲回家里,他先是迅速搜刮了一遍,发现老爹确实不在,他就进了老爹的房间里。

  老爹的房间非常混乱,充斥着各种酒的味道,除了卧室,它还充当储藏间的用途——床下和桌子边上全是酒瓶。但是他知道老爹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了哪里。

  那是书桌中间的那只抽屉,里面有钱和很多父亲的笔记。

  黎簇扯了扯,就发现中间的抽屉是锁住的。这个抽屉有时根本不会锁,锁的状态完全取决于他老爹前一天晚上是否喝多了。

  这一次虽然是锁住的,黎簇却不担心,他学过开锁,而开这只抽屉的锁,他更是熟练。早几年他就能完美地打开这锁,从里面抽出红票子,然后完美地再锁上。所有的一切要用的只是一把尺而已。

  黎簇再一次把抽屉打开,里面的东西他很熟悉,他翻动着,在那些熟悉的笔记本、钱夹子和文件当中,他一下就发现了一叠新的东西。

  他把那叠纸拿起来,翻开,其中有一封信。


  黎工:

  如果你不按照我们说的去做,你儿子和其他人,很快就会知道你的勾当。

  我们会陆续有东西寄给你的儿子,我相信你看到那些东西之后,一定会觉得很熟悉。

  当年的那些东西,你千万别说你全忘记了。

  黎簇翻了翻其他的纸,发现全部都是一些工程设计图,他咽了口唾沫。把信放回去。然后把抽屉锁上。

  妈的。他心说,他知道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他也知道了,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后来寄到苏万那儿去。

  看样子,这些东西都是用来恐吓老爹的。从信里能看出,这些东西和他老爹以前的什么事情有关系。对方想让自己看到这些东西,从而达到恐吓他老爹的目的。

  如果自己收到了这些东西,一定会去和老爹说,老爹一方面要安慰他,一方面还要保守心里的秘密,这等于是双重的威胁。

  以送出东西的数量来说,对方想要达到的恐吓目的一定非常急促,几乎是不想给他老爹喘息的机会。不过他老爹采取了最蠢的办法——逃避。

  当年和老娘吵架的时候,他老爹也是这幅德行,所以最后才变成了现在的局面。在他看来,他老爹虽然在技术上很厉害,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确实太懦弱了。

  他老爹对送快递的人避而不见,或者干脆躲了起来。对方没有办法,只好把东西寄到了学校。

  这样看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沙漠里了,所以说,黑瞎子和寄出这些东西的人,其实是两批人吗?

  有可能,显然黑瞎子是个独行侠,他打电话求救的人,也许和黑瞎子并不是一伙的。

  吴邪是第一梯队。

  黑瞎子暗中保护着吴邪。

  但是,还有人,在暗中准备支援黑瞎子。

  就使用手机型号来看,恐吓他老爹的,和支援黑瞎子的,应该是同一批人。

  自己要问老爹吗?

  不行,这会正中别人下怀,他不希望自己成为老爹的负担。或者说,成为负担也无所谓,但是让别人得逞,他不愿意。毕竟老爹再坏也是自己人,他怎么能让老爹出事。

  不过,老爹为什么会被人威胁呢?老爹那么老实沉闷的一个人,从来就没有和其他人起过什么争端,有什么值得被威胁的?

  他想起和信放在一起的几张设计图,难道,是和老爹的工作有关系?他后悔没仔细看看,不过现在首要的还是消灭痕迹。

  他离开老爹的房间,把一路进来撞到的东西都有摆回原样,然后进了厕所,准备小便然后出去。老爹下班比他下课早,如果发现他在家,肯定知道他逃课了。

  刚尿到一半,忽然家里的电话响了。他犹豫了一下,抓起来听,就听到苏万的声音:“鸭梨,是你吗?”

  “是我。”黎簇说道:“怎么了?”

  “马上到我家来,出事了。”苏万道。

  黎簇奇怪,他从苏万家出来也没过多久,怎么又让他马上再过去。“我没钱了,上次打车的钱都不够。”黎簇道,这一来一回,马上就又一百了,这钱我什么时候能还清啊。

  “你先过来,我帮你付,我在路口等你。你一定要过来,这一次事打得要撑破天了。”

  黎簇更奇怪了,苏万不是这种会用那么夸张的词汇的人。“到底什么事啊?东西被你爹妈发现了?”

  “不是,刚又有一邮件寄来。超级大个,我没法塞床下。我靠,你快来吧。”

  “干嘛?他们寄一坦克来了?”

  “坦克也就罢了,好歹还能唬弄我爹妈说那是仿真坦克车。这东西根本没法唬弄。”

  “到底寄了什么来啊?”黎簇想了想,端着无线电话回他老爹的房间,再次撬开抽屉,抽了一张红的出来。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好像是个人!”苏万道,“邮包里装的是个人。”

   我操!黎簇哆哆嗦嗦,几乎没翻到。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云雾飞舞 于 2012-9-16 17:51 编辑 ]
1

评分人数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感谢 woshisophie 分享,辛苦了,+2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喲 都寄粽子了都

TOP

先顶后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前文连载

前文连载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引子--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59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1章--南派三叔【更新至11节】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60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2章1—8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179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2章9-10节、第3章1-5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4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21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6-10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5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75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第11节,12节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4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第13节,第14节,第一卷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5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二卷 第1-5节--作者: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7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快点去买黑驴蹄吧~~~~~黑毛大粽子到货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