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9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第十九回

     依着老刘头的意思,俩人夜访冯党好,趁热打铁把这事办妥了就齐活了,但程国海却表示自己目前这个状态实在是开不了车了,老刘头无奈也只好先在程家过夜,一切等转天程国海恢复再说

    连续两次被杜石头冲身之后,这程国海的腿肚子已然转了筋了,脑袋晕得就如同喝了一斤白酒一样,看来杜石头冲程国海的身子,还真就不是“骨肉冲”,就是一般的撞客,也不知道这杜石头是不是被哪位上仙点化过,如此深重的怨气,竟然还能保持彬彬有礼心平气和的状态,这在道术上似乎有点解释不通,按理说魂魄怨气过重是没有理智的,见着活物第一反应就是先弄死再说,不过此时此刻,老刘头已经懒得探寻杜石头为何客气的事了,躺在床上满脑袋想的都是冯共产的魂魄,就算自己已经知道事实真相了,又如何让这个冯共产替自己出面铲他亲爹呢?

次日,冯家 “刘老先生,昨天的事,鲜花跟我说了,咱们萍水相逢,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虽说骨肉冲对身体的伤害要远小与普通的撞客冲身,但这冯党好让大哥的魂魄冲了好几年,此时异魄离身,身体多多少少也有点不适应,气色甚至还不如被冲身的时候好 “冯先生客气了”老刘头象征性的抱了抱拳,“老太太,能否让我和冯先生单独聊聊?” “唉行我出去买点莱,中午两位就在家里吃吧 ”史鲜花倒是挺放心,拎着篮子便出了门

“冯佑堂先生”史老太太前脚出门,老刘头后脚便跟上这么一句,听得冯党好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就是一颤,“刘先生,您 您是从哪听来这个名字的?” “杜石头”老刘头笑眯眯的自己拉了把椅子落座 “怎 怎么?您 认识杜大哥?”冯党好颤颤巍巍的坐在了老刘头对面,跟头天晚上一个角度 “杜大哥?”老刘头一皱眉,听这意思俩人关系不错啊,“昨天的事,想必您夫人已经告诉过您了,我知道您很难相信也很难接受,但那的的确确是事实,我跟令兄冯佑殿先生聊了一次,得知杜石头遭他毒手,弃尸枯井,而且令兄直到故去,都一直认为杜石头是叛徒汉奸,不过听冯先生您的口气,对这件事,似乎另有看法?”

“唉 其实 ”冯党好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其实什么.”老刘头追问 “死了死了,一死百了 ”冯党好愁眉苦脸,似乎有一肚子的委屈,“刘先生,现在人已故去,事已尘封,还是不要再追问了吧?”

“不 ”老刘头摇了摇头,“冯先生有所不知,刘某此次前来,可不是为了研宄历史,人已故去是不假,但冤魂一天不散,这事就一天不算完,发生在您身上的事只是一小部分,这件事的受害者,也不止您 一个人,就像您所说的,人已故去,事已尘封,既然如此,说说又有何妨呢?”

“唉 也罢”沉思了约么有一分钟,冯党好一拍大腿似乎也想开了,“出这事的时候我还小,就记着他们把杜大哥五花大绑抬回了家,其实当时杜大哥已经被打成了重伤,裤裆里屎尿横流, 一喘气就顺着嘴角往外冒血泡,即使不绑也不会逃跑了,后来我姐求我爹,后来又疯了似的想在院里撞死,拦都拦不住,再后来杜大哥醒了,把我姐叫到跟前,说了一句话,之后前胸一挺好像是死了,我姐就不闹了,非但那时不闹了,从此往后,就再也没闹过 ”

“哦’”老刘头一愣,“他说的什么?”

“不知道 谁都没听清”冯党好摇头,“后来我长大了点,就向我哥打听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杜大哥是叛徒,把军情密电码卖给日本人,虽说不知道个中细节,但是 但是我总觉着这里边肯定另有隐情,我哥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有个致命弱点,沾火就着,遇事不冷静,因为这个性子也没少给家里惹祸,当时我就问他,你说杜大哥是叛徒,有什么证据没有,就凭一个到底是不是特务都难说的生人一面之词,你就动手杀人’’

“他怎么说?”老刘头问道 “他说从杜大哥身上搜出了伪军银行的存单,人赃俱获 ”冯党好摇头道,“唉,他那个人认死理,说我书生意气,我哪里说得动他啊 后来我心想算了吧,别为了已经死了的人伤了活人的和气 。 ”

“我听来的消息,跟令兄的说法可不大一样啊 ”老刘头嘿嘿一笑,“我听说那张存单可是令尊冯碧柏先生亲自交给杜石头的,说日本人要扫荡,害怕你姐姐被日本人糟蹋,让杜石头用那笔钱带她远走高飞”

“呃 刘老先生,您这话可当真’您听谁说的’”听老刘头这么说,冯党好似乎有点坐立不安

“杜石头本人”老刘头一笑

“这 不可能啊”冯党好面如死灰,情急之下竟然站了起来,“他什么时候告诉您的?” “昨天晚上”老刘头伸了个懒腰,又补上一句,“昨天晚上我是怎么跟你大哥聊的,就是怎么跟他聊的我早就说过,您可能不相信,也很难接受,但您必须相信也必须接受这个消息不是活人告诉我的,所以绝对不会有半个字的谎话”

“怪不得 ”冯党好缓缓坐下身子,“八几年那会,我收到了一封我姐姐的亲笔信 ”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11月22日,保定警备司令刘化南撤离保定,保定解放

在此之前,冯碧柏曾经截获过一封李东全写给冯雪鸾的信,一来是询问杜石头一去不返的原因,二来是提醒冯雪鸾及时南逃,信中李东全表示六零六团的原班人马已经被改编到了国五十五军曹福林部且已扩编为国五十五军一八二师,自己也是临危受命升任了师长,但之前的副官因为逼共已经被枪毙了,队伍里有学问的人又不多,所以希望杜石头能重返部队给自己当副官,之前当逃兵的事也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借助自己的关系帮忙安顿同往的家人

    其实对于南逃这件事,根本不用李东全提醒,冯碧柏本人也是早有此意,只不过苦于无处落脚而直没能付诸行而已,此时有了李东全伸过来的橄榄棱,冯碧柏便下定了决心,想带着家眷南逃去投奔李东全,让冯碧柏没想到的是,提及南逃,自己这俩宝贝儿子一个个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执意要留下来建设新中国,而自己那个没出息的媳妇因为放不下儿子,表示也要留下,冯碧柏无奈,只能带着冯雪鸾踏上了茫茫的南逃之路

“我知道我姐恨我爹,但她更恨我哥 ”冯党好摇了摇头,“比起跟着我哥一起留在家里,她宁肯选择跟我爹走。 ” 1949年建国前夕,曾有个外乡人偷偷把一坛骨灰交到了冯党好的手里,此外还有封没有落款的信,看字迹像是男人笔体,信的内容十分简短,只是说冯碧柏因水土不服加之年事已高客死他乡,临终前唯一一个愿望就是叶落归根,但碍于战事绵延,长途运尸多有不便,只能火化之后将骨灰送回原籍

“当时工作队正在分我家的房子,我们娘仨整天东躲西藏心惊肉跳,也没法给我爹办丧事,我娘身体本就不好,我也没把这事告诉她,怕她老人家受打击 ”冯党好唉声叹气道,“当然我也没告诉我哥,我爹带着我姐离开之后,他几乎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部捐给解放军了,满脑袋都是建设新中国的事,结果前脚解放,后脚挨斗,他气不过,天天嚷嚷要出去拼命,我也没敢把爹的死讯告诉他,我真怕他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

“然后你就把你父亲的骨灰藏在了那口井里?”老刘头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嗯 ”冯党好点了点头,“那阵子,我们娘仨在村里跟做贼一样东躲西藏,我也不知道放哪保险,于是就想到了那口井,当时工作队把我家房子分给老程家了,但他们家不好意思往里搬,房子就一直空着,我就找机会偷偷潜了回去,把骨灰坛子埋在了井底,怕被人发现,我还特意往下多挖了两尺埋的 ”

“那你后来怎么不想着把骨灰取出来啊”老刘头眉头紧皱,心说你丫要是事后想着把骨灰取出来,哪有今天这一连串的破事啊

“我倒是想啊 ”冯党好叹气道,“但后来程家人搬进去了,我能怎么说?难道告诉程家人说这井里,埋着坛骨灰外加具尸体,让人家怎么看我老冯家?刽子手?杀人犯?有口难辩啊所以也就一直没说,后来我娘过世,我本想告诉她的,但后来想算了,还是让她老人家走的清净点吧,这件事也就直在我心里窝着,直到今天跟刘先生你提起 ”说完这些话,冯党好似乎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后来,大概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的事了,那阵子我去村委会开个证明,发现桌子上扔着一封信,信是从香港寄过来的,收信人写的就是我以前的名字,冯佑堂,因为村委会的人不认识这个名字,所以就直扔在那,据说已经扔了好几个月了 ”


“你姐姐写给你的信’”老刘头眨了眨三角眼问道 “嗯 ”冯党好点头,“信上说她最终还是嫁给了李东全,后来跟随李东全去了台湾,李东全死后,她便出家了 ” 按信中所述,当年冯碧柏带着冯雪鸾找了大半年才找到李东全的部队,最初二人按李东全信上写的地方去找,等找到地方一打听才知道,国军队伍早就撤走了,父女二人便路打听继续往南找,结果找的不如撤得快,二人一直找到福建才找到这个已经被打回团级规模的所谓一八二师,此时的冯碧柏已然是心力交瘁百病缠身,加之时下战事连绵缺医少药,找到李东全没几天冯碧柏便一病不起,继而没多久便见了阎王后来为了完成冯碧柏落叶归根的遗愿,确切的说是为了向女神表白自己的诚意,李东全派了手下最为信任的贴身警卫亲自将冯碧柏的骨灰送回了涿县,当初冯党好遇见的那个鬼鬼祟祟的外乡人,实际上就是李东全的警卫 也许是出于对李东全的感激,也许是出于走投无路的无奈,冯雪鸾最终还是嫁给了李东全,并跟随李东全到了台湾,后来李东全病逝,冯雪鸾便出了家1975年,冯雪鸾被诊断为晚期癌症,而这封信就是在冯雪鸾病重期间写的

“信上说她会委托居士会的同修在自己死后将此信想办法寄到大陆,可能是因为文革的缘故,这封信直到79年才辗转从香港寄到我手里 ”冯党好道,“信上也提到了杜大哥的事嫁给李东全之前,她曾质问李东全为什么要陷害杜大哥,因为我爹就是收到李东全的信后才给杜大哥写的信,然后才有后面的一切,只不过没人知道信上都写了些什么后来李东全向她全盘讲述了实情,说写信给我爹仅是指责他假仁假义,编造谎言让杜大哥上前线送死,按李东全所说,杜大哥在前线只不过是个通讯兵,负责铺电话线的,根本就不可能接触什么密电码之类的东西,况且当时一零二师内部联络用的都是报话机,根本就没有什么密电码这样我爹的话就不攻自破了”

“你是说,你从79年开始,就知道你爹一直在撒谎了?”老刘头白眼一翻,满脸的鄙视 “我哥那人 刘先生,如果你真跟他聊过,应该也能体会一二 ”冯党好脸的无奈,“他一辈子最大的内疚,就是因为杀了杜大哥而跟我姐恩断情绝,但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的,是国家大义,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他 .... ”

“那封信还有么’”老刘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有”冯党好起身直奔大衣柜,取出了史鲜花当初取平反材料的鞋盒子 “真不愧是大家闺秀 ”老刘头拿着书信,对满篇亭亭王立的若水小楷赞不绝口,对于书法而言,这老刘头从来都是眼高过顶,在老刘头看来,即便是书法协会的专业书法家,笔法如此养眼的也是屈指可数,“玄真,这是你姐姐的法号,”看到最后,信的落款引起了老刘头的注意 “应该是吧 ”冯党好点了点头,“但这字确实是我姐姐的笔迹”

“小程, 程国海 ?”老刘头拿着书信拉开门扯着脖子就是一嗓子,此时程国海坐在外屋沙发上已经睡着了,冷不丁听见老刘头这么一嗓子,干脆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怎 怎么了’又怎么了?”

“又个屁知道哪有卖文房四宝的么?”老刘头斜眼道

“文 文房四宝’”程国海脸的迷茫,

“都包括什么?”

“去,拿着这个信纸,给我买几张一样的回来”老刘头真是服了这个程国海了,干脆把一页信纸递了过去,他娘的这就是差距啊,人家冯雪鸾都够格当书法家了,你个二百五竟然连文房四宝是什么都不知

“哦 要几张?”程国海掏出了皮夹子,将信纸叠好小心翼翼的夹在了几张名片的中间 “你什么时候见过信纸论张卖的?”老刘头一皱眉,“直接买一包就行”

“哦 ”程国海出门,不出一分钟竟然和史老太太一同进了门,“对了刘老师,那文房四宝还买不买了?”

“买信纸就行 ”老刘头也无奈了,这个程国海以这个智商,是怎么学会开车的呢? 还别说,这程国海速度还挺快,没等史鲜花把饭做好,便风风火火的回到了冯家,手里拿了厚厚一大叠足有十几包各式各样的信纸,“刘老师,我跑了四五家店,都没您要的那种,我就把他们有的一样一包都买回来了,您看能不能用’实在不行我去保定看看”
“不用不用 ”老刘头暗地里直咧嘴,心说这哥们也太实在了,但还不好意思明说,只是随便拆开了一包,抽出了几张,之后又从包里掏出了毛笔和朱砂墨,“差不多就行,不用完完全全一样 ”

“那就好,那就好 ”程国海一脸的如释重负

“刘先生,您这是 ”见老刘头竟然开始用朱砂小楷抄写冯雪鸾的书信,冯党好也是脑袋的问号,“刘先生,您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老刘头刚写了四五个宇,冯党好便惊呆了,只见老刘头写出的字不论字形还是笔触,都与原书信别无二致,除了字的颜色不一样之外,简直就如同冯雪鸾亲笔手书一般

“呵呵,好久没写过小楷了,笔头上着实有些生疏啊 ”老刘头道,“令姊笔法独到,也着实令我等汗颜,别说是写出这样的字,就算是临摹,也是颇有难度啊 ” 吃过饭又写了约么俩钟头,老刘头终于将这几页信全部临摹妥当,与原信对比,单就笔迹而言几乎已经达到了可以乱真的程度

“刘先生,不知您临摹这封信,寓意何为?”看着老刘头临摹的惟妙惟肖的书信,冯党好一脸的不解

“冯先生,实不相瞒,这位程老弟的弟媳,就是令姊的转世之身,如今令尊魂魄阴怨不散,已然祸及于她,而令兄、杜先生的魂魄亦已牵扯其中我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为救程先生的弟媳也就是令姊的转世之身,若想万无一失,就必须要临摹此信”老刘头晃了晃冯雪鸾书信的原件 “您的意思是 ’唉 既然如此 那我替他们,谢过刘先生了”冯党好皱着眉头好一阵思索,貌似是想明白了,直接一躬到底

告别冯党好夫妇,二人又回到了程家屋里井边,老刘头用红绳拴着封有冯共产魂魄的死玉缓缓放到了井下,之后把冯雪鸾的亲笔信用胶水粘在起正背面各贴了一张五鬼传信符,卷成卷穿在了一根木棍上,与栓死玉的红绳系在了一起,最后把木棍横在了井沿上,为了以防万一 ,这次老刘头事先便在井口布好了鱼肚阵,且在每根“鱼肚桩”上都套了两层定桩锁,之后又让程国海接了满满三大桶凉水混了鸡血朱砂摆在了井边以备不测,

心说他娘的万一你个老棺材瓤子还是执迷不悟,爷今天就算豁出去人不救了,也要弄个小规模的青龙赤血阵给你个老不死的来个二次火化把你丫 彻底葬在井里你丫生前缺了那么多的德,如今还能给你个被超度的机会完全就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国际惯例,没上来就直接用七星剑削你丫的这就已经是给足面子了

“小程啊,先去外头,不管屋里有什么动静都别进来,我让你进来你再进来”老刘头推着肩膀子把程国海推到了屋外,砰的一声关上门,之后回到井边,把桃木剑往地上一插,从包里掏出了事先买好的白酒,宁开盖一口酒便喷到了信纸上,“看你个老黑五类怎么跟你儿子解释 乾坤浩瀚五彩光,天罡地煞为一堂 ”边念咒,老刘头边拨出桃木剑用剑尖沾鸡血水反手剑将剑刃搭在了串在木棍中间的信纸上,只见贴着符的信纸轰的下便烧了起来,吊着死王的红绳瞬间熔断,与此同时只听井底传来啪嗒一声,之后便没了动静一秒,两秒,三秒,过了至多有一分多钟,只听轰隆一声巨晌把窗户震得嗡嗡作晌,一股气浪自井底喷涌而上,虽说老刘头事先已有准备,但还是被呛得直咳速“爷俩聊明白了’”

抹了把脸,老刘头迫不及待的掏出罗盘,一颗心终于算是放下了,只见罗盘的反应还是有,但却与之前大相径庭,看来冯共产的怨魂让姐姐的家书这么挑唆还真找他爹算账去了,这冯碧柏的魂魄虽说重怨冲天但毕竟是做贼心虚,跟儿子这见面貌似也已经认怂了,眼下罗盘的反应虽说跟之前大不一样,但只要有反应就说明井里仍然有东西,不用问也知道是谁 杜石头

“程国海进来”老刘头扯着嗓子一声喊,程国海迫不及待的开门进屋,“刘老师刚猜怎么了?什么东西爆炸了?吓死我了您没事吧’咦 ’您这是 ’”叨叨半天,程国海发现这位刘老师正聚精会神的往自己腰里缠红绳子,似乎根本就没准备搭理自己,“刘老师 您不会是 还想让我 当鱼饵吧 ’我我求求您 ”

“别废话赶紧的 ”系好绳子,老刘头一把把程国海推到了井口

“杜先生别来无恙否,”见程国海两眼翻白,老刘头笑咪咪的抱了抱拳 “刘先生’”程国海歪着脑袋,估计这杜石头也被老刘头这三番五次的弄烦了,“还有什么事?” “刘某这次前来,是想问杜先生件私事” “刘先生请讲”


“刘某听说,阁下在与冯大小姐诀别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过一句话,不知杜先生能够告诉刘某,您跟冯大小姐说了什么,”

“这个 ” 听老刘头问这个问题,程国海出乎预料的低下了头,许久没有说话 “怎么..莫非杜先生不愿透露?”老刘头皱眉 “我告诉她 ”沉默了足有两分钟,程国海终于缓缓的抬起了 “您告诉她什么,”老刘头眯缝着眼将身体靠近程国海 “我告诉她:活下去”

“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 ”老刘头笑咪咪的从兜里掏出了朱砂临摹的冯雪鸾书信递给了程国海,人的视力靠眼睛,怨孽则是靠阴阳,用普通墨汁写在纸上的字怨孽认不出来,但用朱砂写的宇可就不一样了,这封信临摹出来,本就是给杜石头看的 “请杜先生自已过目这个字认识吧’”

“这是 ”程国海僵着胳膊接过信愣了约么有个一两分钟,忽而哈哈大笑,“刘先生之恩,杜某如何报达?”

“ 呵呵,我早就看出杜先生乃知恩图报的真君子”老刘头从裤兜里摸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准备做夙印的玉片,单手按在了程国海胸口,“需要杜先生帮忙的时候,我自会开口”说罢刚要念咒,忽然听到程国海腰间忽然传来了滴滴滴的响声
     “这他娘的啥玩意?”扒拉开程国海散乱的衣服,老刘头发现这程国海腰里竟然有个传呼机,还是汉显的,一行汉字正在显示屏上来回滚动: 何女士:快谢刘先生,人醒了。

(完结)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附带剧情分析:冯碧柏冲天重怨的来源

中国有句俗话叫”长痛不如短痛“,相比去肉体上饿痛苦,长年雷月月的持续痛苦对人的影响远远大于短时间的阵痛。而冯碧柏的元气来源就是”长痛“。旧社会家长对子女,尤其是女儿的掌控欲是很强的,认为女儿的终身大事必须由父母做主,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中午几千年来的传统,冯碧柏作为一个读书人,自然受此观念毒害不浅,却又偏偏遇上一个个性强烈与自己对着干的女儿,宁肯不嫁,也绝不听从父亲安排,这种妇女之间长年累月的敌对情绪,就是冯碧柏”长痛之怨“的来源,相比杜石头类似于“
中国有句俗话叫”长痛不如短痛“,相比去肉体上饿痛苦,长年雷月月的持续痛苦对人的影响远远大于短时间的阵痛。而冯碧柏的元气来源就是”长痛“。旧社会家长对子女,尤其是女儿的掌控欲是很强的,认为女儿的终身大事必须由父母做主,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中午几千年来的传统,冯碧柏作为一个读书人,自然受此观念毒害不浅,却又偏偏遇上一个个性强烈与自己对着干的女儿,宁肯不嫁,也绝不听从父亲安排,这种妇女之间长年累月的敌对情绪,就是冯碧柏”长痛之怨“的来源,相比杜石头类似于”短痛“的忽然惨死,冯碧柏的怨气要高出不止一个层级,以至于会坑害冯鸾的转世之身,这也是身为一个父亲的自尊使然,我不能决定让你嫁给谁,但我可以决定不让你嫁给谁,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其实,此种长年累月积攒的阴怨之气,冯雪鸾又何尝没有?但冯雪鸾晚年出家,通过修行开化心境,平息了怨气,故得转世投胎。

之前我的书中曾不止一次提过,魂魄最怕的东西并未阴阳法器,而是生前最怕见到的人或事,李茹某人欠债而死,那么他最怕的人就是生前的债主。冯碧柏也一样,通过编造谎言蛊惑儿子杀人,本就做贼心虚,即使怨气再重。这件事也是其短板,所以会被大儿子冯佑殿也就是冯共产的魂魄轻松搞定。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回、第2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1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3回、第4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2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5回、第6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3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7回、第8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4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9回、第10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7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1回、第12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78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3回、第14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81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5回、第16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82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7回、第18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83

《茅山后裔》番外篇之《邪井》--第19回--作者:大力金刚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992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