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51章-第56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第五十一章 管道铃声

电话声继续响,空洞的管道里,电话声不停的反射,似乎是从四面八方炸响的。

梁湾的头很晕,有一度她处在能听到这个声音和不能听到这个声音的中间阶段,电话铃声有节奏的响着,但是似乎是在她大脑内部的某个角落,她关上门就可以不理会。

忽然一个瞬间,她惊醒了,就像开车晃神忽然回神一样。她忽然醒了过来,铃声一下变得无比的真切。

她呼了口气,站起来,往铃声的方向走去,发现铃声来自前方位于管道左壁的一道门内。

门和刚才自己洗澡的地方非常相似,应该是黑眼镜说的,相同用处的房间。

铃声非常清晰的从里而传出来。

梁湾手都有点发抖,不管这里发生什么,她都无法理解,但是她不在乎,唯独这种事情,她觉得实在是匪夷所思。

这里是一个沙漠下的建筑群,这些建筑用途成迷,但是规模庞大,结构非常诡异。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里,这个建筑群建于80年代,这里荒废了很长时间,虽然似乎很多人对这里有兴趣,但是也不至于会在这里装一台电话这么离谱。

她推门之后,往后退了几步,手电往里照去。

里而漆黑一片,但是能看到好几张整齐排列的办公桌,上而堆着一些类似于档案册的纸质品,覆盖着很厚的灰尘,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纸片和灰烬。

这个房间的底部也有一个水池,这个水池里没有水,能看到有大量的木炭和纸灰。

这儿焚烧过大量的纸质品。

电话在第三张写字台上,仍旧在有规律的响着。

所有的东西都覆盖着非常厚的灰尘,唯独这只电话上和电话的四周,灰层被擦棹,出现了一个干净的圆形。

有人来过这里,做下了这个布罝。

梁湾的头疼了起来,她犹豫了几秒钟,上去就接起了电话。

“梁湾小姐吗?”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你接电话真慢。”

梁湾不认得这个声音,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她看了看四周,忽然觉得这一切特别的荒诞。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个中学生的恶作剧吗?

“很迷惑?”对方说道,“说一句话,让我确定,你就是梁湾本人。”

“你是谁?”梁湾说道。电话中的声音非常扭曲。

“听到你的声音我很髙兴,你最近怎么样?这一切和你想的不—样吧。”对方道。“这是这里唯一的一条电话线,也是进入沙漠底下之后,唯一可以和上面联系的方法。知道这条电话线的人,加上你只有4个人。你在这里接起这个电话,我要首先恭喜你一下。”

梁湾看了看手里的平面图,忽然意识到,这是黑眼镜的花招。

这条路线,并不是什么安全的路线,而是一定会接到这个电话的路线吧。

她“啪”把电话挂了,她不喜欢自己是别人迷局里的一颗棋子,就算是这个迷局再重要,她也不想配合。

电话又响了起来,她想转头就走,忽然意识到,如果这条线路不是一条正常的线路,她还能走哪儿去?回去抽那个瞎子两个巴掌大吵架吗?

她转身想重新抓起电话,内心的烦躁让她最终还是没有抓起来,黑眼镜让她到这里来接这个电话,肯定有用意,也许是非常重要的用意,甚至是对自己有利的。

但是电话里的人,不是一种视自己为正常平等人的态度。

自己的处境,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也许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样的场面不箅什么,但是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无论如何,在这种状态下,以一种轻蔑的口吻来和自己交流,让她觉得有些生气。

“如果想要利用我的话,至少要知道自己的立场,并不是每一个人在这种场面下,都会甘于被人利用。”即使知道电话里的人,也许是一个自己是否能活着回去的关键因素。但是她也不会去崇拜救命稻草。

学医的人多少听说过是徳哥尔摩综合症,梁湾的内心非常坚定,她会顺着也许是悲惨的结果,但是一定是正确的选择来思考问题。

电话继续的响着,梁湾走了出去,她看了看平面图,决定继续顺着黑瞎子的路线走。

这是她自己内心的欲望,她想看到,这些建筑所封闭的这个核心的部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她转身出去,继续往里走去。

正因为如此,她并没有看到,就在她接电话的第三张桌子后面的角落里,其实站着一个黑影。

黑影缓缓地走出来,他伛偻着腰,似乎没有肩膀,整个人垮塌着,似乎人是被吊着的。

黑影来到电话边上,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黑影拔掉了电话线。

川藏线,汽车刚刚开进休息站加水。

吴邪已经脱掉了自己的外衣,以一个喇嘛的状态,沐浴在藏区髙穿透率的阳光之下。

他还需要再黑一些。

王盟在边上不停的打着电话。脸色有点变化,他转头回来,对吴邪说:“线路中断了。那臭娘们摔了我电话。”

“你以为自己是这个局面的掌控者,在你的语气里,你不自觉地透露出了优越感。”吴邪说道。“漂亮的女人,对这种优越感是很敏感的,因为她们的成长的过程中,很熟悉这种感觉。”

“老板,你说这种话,公信力不够啊,你都没有女朋友。”王盟道。“现在怎么办?”

吴邪看着山下壮丽的景色,一路爬坡,不知不觉己经到了这么髙的山脊。人也是一样,不知不觉,自己己经到了连自己都害怕的处境里。

从当时兰庭递给他那一叠照片,他翻动照片的过程中,将几张关键的照片混在其中开始。一路走到现在,一个荒诞的天罗地网,一个看似幼稚,每一步都被人轻视的计划,每一百步愚蠢的手法中隐藏的一步正途,已经积累到自己的对手终于开始恐惧了吧。

可惜,很多事情就如同人的血液一样,一根血管的堵塞,对于复杂到任何途径都有曲折连通的系统,微不足道。

“还有24小时收网。”吴邪看了看手表道:“我们到达墨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第五十二章 吴邪的野望

在很多漫漫刀割一样的长夜里,吴邪绝望的望着窗外,孤冷的房间里不管是窗外的月光还是雨声,都不能给他任何一丝希望。

他觉得他的人生是一面环形的城墙,子己被困在城墙之内,愤怒的敲击着城墙的内壁,觉得这一切不过如此,自己的愤怒在于,他要看到城墙之外的一切,觉得自己被这道石头拦在了真相之外。城墙之外,就是淸晰的事实真相。

于是他努力的爬了出去,当他仇恨着爬上城墙,探出头的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也界的真实而目。

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不是外沿一道又一道的城墙,继续的封闭,或者是地狱一样的熔炉。

而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苛求的真相,而是毫无意义的一片灰雾,带着无穷而无法推导的可能性。

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他绝望的恐惧着,自己正在对抗的一切,无法探究,庞大而无形。就如前沿科学里的物理学家所看到的宇宙,了解到了“了解本身的不可能”。

在大海中寻找一颗特定的水分子。你只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需要神明,绝望冲击之后,他往往会需要神明,他需要一个救世主。需要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神力来告诉他一个答案,一个坚实有力的确定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个想法,他在冥想和期望这个神明出现,而理智又让他绝望的醒悟,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这团迷雾,就是这个巨大的神明,它既然隐藏在这片迷雾之中无处不在,自然不会将其消去,只为了一个小老板的好奇心。

但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吴邪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可怕的方法,这种方法,也许是唯一一种,可以让迷雾散去的方法。

对于自己的奴役者,这团迷雾永远是无所不在,他们攫取贡品,平衡一切,这个世界是这种关系存在的基础,在经济学上,它们希望一切都是平衡和缺少变化的。

只有当世界趋于可控的情况下,隐藏的控制力才会真正干预到这个也界之中去。

所以,神话故事中,所有的恶魔从来不会直接攻击神的国度,他们会首先开始毁灭人间,战争,瘟疫,屠杀,洪水……

他现在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局面,这片控制着一切的迷雾,干预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对于这团迷雾来说,他们己经许久没有对手,对手,也找不到它们的所在。

如果找不到牧羊人,就只好攻击他们的羊。

谁是他们的羊?

我们就是他们的羊。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吴邪计划的第一步,他要自己创造出了一个恶魔,让它来攻击自己。

他们都有自己的弱点,而且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这个恶魔,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恶魔会做下致命的陷阱,这些羊们会抵抗,会用尽一切能力和这个恶魔抵抗,但是终将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被引入这个陷阱。

可惜,恶魔的陷阱对于迷雾中的注视者来说,还是幼稚而可笑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这个陷阱。

他们会摧毁吗?

不会,他们的目的是那个恶魔,这一切的毁灭,都没有关系。他们要毁掉的,是那个恶魔。

重建一个世界太容易,这些羔羊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己。

让恶魔夺去这个世界,只要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现身,有关恶魔的一切,会瞬间被调查淸楚,恶魔会瞬间被抹掉。

迷雾中的杀手会潜伏在陷阱之内,等待恶魔来收获战利品。

可是恶魔同样不会出现。

因为恶魔根本不存在。

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一些荒诞而毫无效率的计谋,更多的旁枝末节,更多的突发事件。这是第一层,足够让对方迷惑,让对方思考和应对的一个层面。

当然,这不是吴邪的目的。

整个计划缓缓的蔓延和完善,环节一环扣一环,吴邪忽然意识到了,当自己看到了敌人的身影,看似毫无反击的能力,然而,事实上,很多事情己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的祖辈和长辈做过很多次的努力,他们的传奇性,残忍和做事的魄力远超过自己,他们所有的战果,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真实状态。

两代人只看到了一个影子,自己无论从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企及,可是,这一代人有自己的优点。

这一代人没有那么多牵挂和禁忌。

那么,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足以迷惑所有人的恶魔呢?

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

那一晚他开始了整个布局的第一步,彻夜未眠,夜西湖冷淸而寒气逼人,他看着堤对面的宝石山,开始冷静下来。

他时而否定自己,时而又希望逼迫自己做下去,如今他已经站在藏区某条盘山公路的山脊上。

否定和退缩已经完全不可能。而自己的计划,也早己复杂得就算自己的思考,也需要10分钟的整理。

短短的时间,为何自己心里己经变得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了。

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王盟还在担心梁湾的事情。

吴邪朝向他行礼的藏人点头,然后招呼他上车。

世界上最稳妥的方法是,是一个人不管选择A还是选样B,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定向选择题是最难的。

“你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去吗?”王盟发动汽车之后问道。

吴邪点头。

“可是路不是断了吗?”王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己经不成样子了。”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大量的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髙原。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五十二章 吴邪的野望

在很多漫漫刀割一样的长夜里,吴邪绝望的望着窗外,孤冷的房间里不管是窗外的月光还是雨声,都不能给他任何一丝希望。

他觉得他的人生是一面环形的城墙,子己被困在城墙之内,愤怒的敲击着城墙的内壁,觉得这一切不过如此,自己的愤怒在于,他要看到城墙之外的一切,觉得自己被这道石头拦在了真相之外。城墙之外,就是淸晰的事实真相。

于是他努力的爬了出去,当他仇恨着爬上城墙,探出头的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也界的真实而目。

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不是外沿一道又一道的城墙,继续的封闭,或者是地狱一样的熔炉。

而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苛求的真相,而是毫无意义的一片灰雾,带着无穷而无法推导的可能性。

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他绝望的恐惧着,自己正在对抗的一切,无法探究,庞大而无形。就如前沿科学里的物理学家所看到的宇宙,了解到了“了解本身的不可能”。

在大海中寻找一颗特定的水分子。你只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需要神明,绝望冲击之后,他往往会需要神明,他需要一个救世主。需要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神力来告诉他一个答案,一个坚实有力的确定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个想法,他在冥想和期望这个神明出现,而理智又让他绝望的醒悟,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这团迷雾,就是这个巨大的神明,它既然隐藏在这片迷雾之中无处不在,自然不会将其消去,只为了一个小老板的好奇心。

但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吴邪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可怕的方法,这种方法,也许是唯一一种,可以让迷雾散去的方法。

对于自己的奴役者,这团迷雾永远是无所不在,他们攫取贡品,平衡一切,这个世界是这种关系存在的基础,在经济学上,它们希望一切都是平衡和缺少变化的。

只有当世界趋于可控的情况下,隐藏的控制力才会真正干预到这个也界之中去。

所以,神话故事中,所有的恶魔从来不会直接攻击神的国度,他们会首先开始毁灭人间,战争,瘟疫,屠杀,洪水……

他现在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局面,这片控制着一切的迷雾,干预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对于这团迷雾来说,他们己经许久没有对手,对手,也找不到它们的所在。

如果找不到牧羊人,就只好攻击他们的羊。

谁是他们的羊?

我们就是他们的羊。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吴邪计划的第一步,他要自己创造出了一个恶魔,让它来攻击自己。

他们都有自己的弱点,而且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这个恶魔,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恶魔会做下致命的陷阱,这些羊们会抵抗,会用尽一切能力和这个恶魔抵抗,但是终将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被引入这个陷阱。

可惜,恶魔的陷阱对于迷雾中的注视者来说,还是幼稚而可笑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这个陷阱。

他们会摧毁吗?

不会,他们的目的是那个恶魔,这一切的毁灭,都没有关系。他们要毁掉的,是那个恶魔。

重建一个世界太容易,这些羔羊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己。

让恶魔夺去这个世界,只要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现身,有关恶魔的一切,会瞬间被调查淸楚,恶魔会瞬间被抹掉。

迷雾中的杀手会潜伏在陷阱之内,等待恶魔来收获战利品。

可是恶魔同样不会出现。

因为恶魔根本不存在。

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一些荒诞而毫无效率的计谋,更多的旁枝末节,更多的突发事件。这是第一层,足够让对方迷惑,让对方思考和应对的一个层面。

当然,这不是吴邪的目的。

整个计划缓缓的蔓延和完善,环节一环扣一环,吴邪忽然意识到了,当自己看到了敌人的身影,看似毫无反击的能力,然而,事实上,很多事情己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的祖辈和长辈做过很多次的努力,他们的传奇性,残忍和做事的魄力远超过自己,他们所有的战果,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真实状态。

两代人只看到了一个影子,自己无论从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企及,可是,这一代人有自己的优点。

这一代人没有那么多牵挂和禁忌。

那么,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足以迷惑所有人的恶魔呢?

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

那一晚他开始了整个布局的第一步,彻夜未眠,夜西湖冷淸而寒气逼人,他看着堤对面的宝石山,开始冷静下来。

他时而否定自己,时而又希望逼迫自己做下去,如今他已经站在藏区某条盘山公路的山脊上。

否定和退缩已经完全不可能。而自己的计划,也早己复杂得就算自己的思考,也需要10分钟的整理。

短短的时间,为何自己心里己经变得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了。

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王盟还在担心梁湾的事情。

吴邪朝向他行礼的藏人点头,然后招呼他上车。

世界上最稳妥的方法是,是一个人不管选择A还是选样B,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定向选择题是最难的。

“你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去吗?”王盟发动汽车之后问道。

吴邪点头。

“可是路不是断了吗?”王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己经不成样子了。”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大量的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髙原。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五十三章 虚惊一场

这些恨意是来自于哪里?

吴邪长长的叹口了气,如果他事先知道,那些蛇看到的东西,会连同这种仇恨一起传承给自己,他也许就不会那么激进的想去获得那些信息。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己经来不及了。

这些甚至不是自己的仇恨,没有缘由的其他人的仇恨,侵入了自己的体内,找不到根源,只是浓烈到自己无法控制得双眼血红。

他有些时候甚至不知道,这种仇恨指向的复仇对象是否是错误的?

自己是否真的那么恨那些藏在迷雾中的人,还是说,这么几代人所经历的痛苦,全部凝聚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他深呼吸,把那种躁动和内心恶魔般的想象压制下去,他想起了注射那些液体之前,黑瞎子和他的对话。

“头部红黑色鳞片下的器官,就是储存费洛蒙的器官,亚种则是在头部的鸡冠部分,切下这些部分,提纯之后,注射到你鼻子的中间部分,可以让信息传递得更加淸晰。”黑眼镜说道:“非常疼,有大量的费洛蒙信息是没有意义的。你在意识中断之后,可能有几年时间都感觉自己是一条蛇。”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吴邪问他。

黑眼镜穿着白大褂,对吴邪的鼻子进行消毒,“不会,不过,为了能让你感受得更加淸晰,我会对你的鼻子做一个小手术。你会丧失嗅觉,我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失去嗅觉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没有类似的经验,不过在公厕打架会比别人更加冷静吧。”黑瞎子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觉得,为什么我可以接受这些信息,难道我的祖先是蛇吗?”

“炎黄的神话里,所有人的祖先都是蛇。”黑眼镜道:“女娲不是蛇吗?我们都是蛇生出来的,盘古是从一个蛋里出生的,人在最初的神话里,很多都是卵生的。所以,你的祖先真的有可能是蛇,人类在生物进化上,也是由爬行动物到哺乳动物的过程,也就是说,如果文明是衔接的,在我们之前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爬行动物的文明,他们的历史很可能和我们的祌话相接,而他们的很多历史,会变成我们的神话史。”

“很惊悚的理论。”吴邪道:“那从其他方而,你是否有眉目,我为什么能接受到这种信息?”

“我觉得你接受费洛蒙信息之后,自然会知道,到时候你可以告诉我。”

“那我没有其他选择了。”吴邪闭上了眼晴。

黑眼镜取出手术刀,这是个地下的临时诊所,平时是用来割双眼皮的,这次的手术,恐怕是这里会进行的最大的手术了。

“我会翻起你的上嘴唇,从牙龈的根部下刀,然后翻起你的面皮,暴露你的鼻腔。然后把费洛蒙……”

“拜托,我不想知道这些。”吴邪道。

“老板!”王盟的叫声打破了吴邪的沉思。

他坐直了身体,看到王盟有些紧张。一直不停的盯着后视镜看。

吴邪点起一只烟,摇下窗户,看到了后面跟着四五辆大切诺基。又看了看前面,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大切诺基的车队的中段了。

“怎么开的车?”他皱起眉头骂王盟。

“突然就上来包抄了我们。”

“在这种山路上包抄一辆车是很困难的,你现在才叫我,说明你开车时候走神走哪儿都不知道了。”吴邪几口把烟抽完,看了看GPS,“下一个急转什么时候?”

“一公里多一点。”

“180码,背上包,打开天窗。”

“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王盟道。

“要让其他人看到我们是在用何种态度和他们PK。”吴邪道。

当他把别人的性命放到天平上,放弃自己绝对不牵涉到任何的信念之后,他对自己的行为,也格外的出格起来。

他能理解潘子的自我毁灭倾向,他想惩罚自己,惩罚那个之前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好,现在却可以在手上掂量别人生命分量的人。

他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而且更厌恶的是,必须成为很长一段时间。

切割那些尸体,将这些东西寄给一个无辜的中学生。

把费洛蒙注射入苏万的那瓶洒里,缓慢散发的费洛蒙在那种蛇的激发下,会传达一段错误的场景。

黎簇没有死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那些人的控制当中了,黎簇自己以为他知道了一切,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一旦对方开始询问,源源不断的错误信息,会传到这片迷雾中所有的耳朵里。

而作为现在唯一个可以阅读费洛蒙的人,那条蛇带出来的关键位息——他们为了抢走这条信息,才让吴邪发现了痕迹——并急切渴望知道的,蛇沼之中的关键信息,一定将由黎簇读取。

没有人知道,自己下一步计划的所有细节,全部都在那条蛇的气味中,缓慢的传达给黎簇。

等黎簇再次睁开眼睛,第一步的所有计划,将会立即归零。

所有牺牲的价值,将在这个“0”之后体现。

车队慢慢一辆一辆超过他们,离他们而去。看来是虚惊一场。

即使吴邪己经想到了自己可能的各种计划,都无法避免自己与他们的有一次正面交锋。但是车缓缓开走之后,他还是松了口气。

预见到,但是自己根本不愿意经历。

王盟开始开得飞快,吴邪又点起一支烟,让他慢下来。

王盟缓缓降速度,满头都是冷汗:“我想辞职行吗?”

“送我到地方再说。”吴邪吐了口烟,脱掉了自己背的背包。关上了天窗。然后翻开了一只空白的手机。

没有任何的短信。他合上了手机,压抑了一下内心的焦虑。

他刚才忽然想到,如果自己这边一路都顺利,那也证明着,另一边的苦战已经到了不可形容的程度。

北京北京。最毫无意义,但是却必须的牺牲,压在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几个人身上。

他们还活着吗?

手上的疤痕又开始疼痛起来,即使已经完全是疤痕了,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当时割下的那种痛苦。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五十四章 命运

“最后的信息。”中年人对着黎族,重复了一遍最后的话,中年人显得非常疲倦,强打着精祌坐在这里。眼神中,充斥着绝望和希望交织的光芒。

黎簇觉得在沙漠中的第一个晚上,大雨之前出现的吴邪,眼神也是这个样子。

“首先,三叔希望你能原谅。”中年人沉默了一会,说道:“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我没法后悔。因为那是避免你进入到另外一种更加难过的境地。”中年人顿了顿:“你也无法苛责我,你如果能阅读到这些消息,证明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上。”

“我不能说,你出生在这个家庭,是不幸还是幸运的,如果你生在2000年之前,你所需要担心的问题,只是食物和温暖的避居地,如果天下太平,那切都是好的,你会相信神灵的存在,从而不恐惧死亡。你知道这是愚昧的,但是愚昧本身对于人类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比起你现在对于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想寻找到答案的这种痛苦,当年让你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也是我们想过的选择。”

“当然,如果是那样的选择,你的父亲也许最初就不会选择生下你,我们在最绝望的时候,想过如果在我们这一代,如果一起在盛年的时候死亡,那么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惧,至少不会再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了。当然,最终我们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们仍旧有着人类最为基础的弱点。”

“在我给你的这段最后的消息里,我不会告诉你,你之前所经历着的一切真相,因为你终究会知道,不仅是知道自己经历一切的意义,也会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这是姓吴的宿命,也是我们家族三代人挣脱不了梦魇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无论如何洗白,能洗掉的只有世俗的压迫,我们洗不掉最终的结局。”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我们所对抗的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惧是什么,那不是你之前所见到的,任何一种可怕的怪物,那种东西很温和,但是无法抗拒,恐惧是在于,同时它又无法改变。一般人,叫这种力量为——命运。”

“你能看到命运吗?你不能,但是你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吗?它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身边,命运是不可抗拒的,无数偶然所组成的巨大洪流,它几乎在你任何的决定中出现。”

“之前,当我们无所适从的时候,只是觉得我们的敌人非常隐蔽,但是他们的进攻还是进攻,防守还是防守。谁也没有思考过,也许这些本身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有基于对方进攻还是防守的应对因素,都在被另一种更加可怕的力量所控制。”

中年人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难以言明的表情,他抬头道:“大侄子,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曾几何时,有没有觉得,这一切的痛苦和失败,是因为是上天不想帮你?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那种老天在和你作对的感觉,尤为明显?”

黎簇皱起眉毛,他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他想让对方解释一下,但是对方并不理会他,继续说道:“你没有理解错误,我的意思就是,我们的命运,是被人操纵的。”

“我操。”黎簇心说,牛逼,这老头比吴邪还疯。

中年人继续道:“很多非常非常细微的事情,我们甚至都不会察觉,但是对于我们决策的影响,是致命的。”说着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那是一瓶药,看上去是一种西药。“这是水沉淀消毒药片,放在水里可以将有一定毒性的水消毐变得可以饮用,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到一个溶洞,这个溶洞里的水,必须经过这种药片的消毒,才可以饮用。也就是说,这一瓶药片的数量,决定了我可以往这个溶洞里走多久,但是,我们购买这瓶药片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每瓶都去数,里面药片的数量是多少?”

黎簇已经听不懂了,他大致猜测,中年人是想举个例子,来证明在他们的命运确实是被人操控的。

“普通人不会,我也不会,但是当我去数这瓶药片的时候,我发现,药片的数量要比瓶子上标示的,多了40片,按照一般的消耗量,我可以往这个洞穴内部多深入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个洞穴底部,按照记载,也确实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才可能到达。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中年人道:“有人希望我可以到达这个洞穴的底部。从我买这瓶药开始,那个药店里就有人知道这片沙漠中有这么一个山谷,山谷中有这么一个山洞,进入山洞需要多少时间。”

“如果我走到这个山洞的中断就折返,我不会得到我要的结果,但是也许我会活下来,但是如果我到达了洞穴的底部,我也许就会死在里面。我们往往觉得一切的选择在于我们自己,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也许上天并不想我到达底部,让我走到这个洞最深处的,是另外一个上天,这个上天希望我毫无察觉而且认命的死亡。”

黎簇摸了摸下巴,中年人道:“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命运是在你不经意之间起作用,所有计划性,顺理成章的做一些事情的人,是无法逃脱的,比如说,这瓶药片我肯定会带,因为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在我的经验中,有无数必须要做的事情,所有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弱点。我会仔细的检查所有的一切,我意识到有一种命运在暗算我,所以我会检查所有的一切,但是这种检查永远无法涉及到所有的层面,而我又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去进行一件事情。”

“这只是我的一个例子,证明为什么我一定会失败,事实上,你绝对不会发现,你的药瓶里多了40片药,因为他们真实的手段,更加的隐蔽,你只能感觉到异样,无法发现任何的真实的线索,所以我们是必败的,但凡有任何的逻辑所主导的事情,一定是失败的,我们拥有的经验和知识,是我们最大的弱点。也许你不相信,但是,你一旦意识到了这点,你终有一天会感觉到这种异样,你身边无孔不入的异样。”

黎簇心说,这老头确实疯了。

中年人顿了顿,说道:“放弃你的经验,你的知识,你的逻辑,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因为当你顺应着这个计划走下去的时候,一切已经陷入到对方的控制之中了,三叔做的一切,只有在你无法理解的前提下,才有价值。”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五十五章 选择

说完之后,中年人把手中的药品向黎簇甩过来,黎簇一把竟然接住了。

他诧异了一下,瞬间,诧异的感觉就被压抑了下去,费洛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他可以参与到这些记忆的片段里去吗?

张开手,看了看手中的药瓶,从他身后伸过来一只手,把药瓶拿了过去。

黎簇回头一看,是黑眼镜站在他身后,他向中年人:“没有这种药片,你们无法进入到洞穴里去,只能被困在这里,太危险了,你们会逐渐被消耗干净的。”

中年人道:“这瓶药片不够我们所有人用,留在这里,是比那些蛇更加危险的因素,人永远比环境的危险更加可怕。”

“未免太偏激了。”

“活到现在,看到现在。”中年人道:“这里我们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也许在绝望的环境下,还能想出办法。旁枝末节的希望,反而是灾难。你出去的路上,也许会用到这些药片,我和吴邪说的这些话,比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

“三爷,这里最可怕的人心,是你吧!”黑瞎子道:“而且你和吴邪说的这些话,本身也没有多少价值。”

“如果他听不懂这些话的含义,那么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他明白了。我说的这些话已经够了。”中年人道。“拜托了。”

蛇应该是被提了起来,放进了一个封闭的容器里,黎簇感觉到自己浑身很潮湿,似乎是被灌入了水。

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一片漆黑,只能听到一些穿规装备的声音,“这把刀我也带着吧。”

“你和这把刀还算是有缘分,你从土里带出来,到了那么历害的一个人手里,最终还是被你拿到了。”

“我会还给他,客户服务很重要。”黑瞎子说道。

这是最后的一句话,一切陷入了安静,不是寂静,因为他还能听到四周的动静,黑瞎子身上装备撞击的声音,水流声,鸟叫声。显然他迅速的离开了这个中年人,走入了从林里。

黎簇浑浑噩噩的,他无法涌起好奇的念头,只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仔细的听着外面的一切的动静。

他的注意力也无法分散到自己的处境上去,他能隐隐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状况之下,但是任何的担忧之类的情绪,都无法涌现,他只能把注意力投向四周。

慢慢地,他开始理解了吴邪的痛苦和折磨,他能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时间感,一种外在和内在的煎熬。

黑暗中,他感觉一切都在转瞬之间,但是时时刻刻的,他又感觉自己,一天一天的在经历。

黑瞎子在沙漠中行走的每一天,毫无变化的黑暗,偶尔倒入竹筒的水,他就好像一个囚犯被禁闭在一个黑暗的牢笼里。没有任何人理会。

无法知道在黑暗中,他被困了多少时间,再次见到光明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吴邪的面孔。

吴邪显然是在一种极度的悲痛之中,他似乎是不愿意面对,忽然吴邪抓起了竹简,就往墙壁上甩去。

―团漆黑,一片混乱。

又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仅没有任何的声音,连一丝周围环境的震动都没有。

接着,四周亮了起来。

黎簇看到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非常局促,说不出的感觉。还能听到流水的声音,似乎非常的潮湿。

吴邪坐在一张床上,床上是己经发霉的被子,他就坐在吴邪的对面。

吴邪的眼神己经变了,他和之前那一瞬间看到的,已经变成了两个人,蓬乱的头发,没有刮过的胡子。他不知道刚才的黑暗实际持续了多久,但是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应该有一段天翻地覆的变化。

四周有一些方便而和零食的废弃的袋子,很多洒瓶堆在地上。当然还有成堆的烟头。

“我已经不怕你了哦。”吴邪似乎在逗弄那条蛇,“你一定已经开始害怕我了吧?”

黎簇想了想才确定吴邪确实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真的很神奇。”吴邪说道:“小哥的血的那种效果,原来来自于你们。”说着他叼上一支烟,点上,靠到了后面的水泥上。

“老实点,别动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你传达。”说着他的眼神的聚焦点发生了变化。聚焦点往上,他盯住了黎簇的眼晴。

“Hi,陌生人。”吴邪对着黎簇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你现在一定非常憎恨我。但是我想说的是,你已经被我拉上了贼船,为了你自己,你只有听我耐心的说下去。”

黎簇看着吴邪,忽然有点意识到事情接下来是如何的发展了。

“首先第一点,忘记你之前经历的一切事情,那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吴邪道:“你之所以能够看到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事情,是因为有人非常好奇这些信息,但是他们没有像你我这样的天赋。或者说,残疾。”

吴邪吐了口烟,看得出己经精疲力尽,但是他的眼神是冰冷的:“有你我这样天赋的人,其实不难找,但是,能够了解这条蛇的人,少之又少。他们会非常珍惜你的天赋。因为你将帮助他们,解析出很多已经断代遗失的信息,这本来是我的工作。可惜的是,这也将是你噩梦的开始。”

“你将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这几个世纪以来,能够真正介入到他们核心的外来人,是不存在的。唯一一个有机会的人,是我。可惜,我家族里的人做的所有的准备,都被假象迷惑了,他们去攻击了一个‘蜜罐’,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创造出来的影子。我从出生开始,就已经不被信任,失去了靠近的机会,等待我的命运非常可悲,只要有人能够替代我的存在,我便会被无情的抹掉。”

吴邪咳嗽了几声,显然烟已经伤害了他的呼吸系统,他缓了缓,继续抽烟道:“但是,你将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你将会在不见天日的牢中度过你的下半生,终日和蛇类为伍。没有任何的转机,没有人会知道你会被关在哪里。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你的结局是怎么样。在你看到我在这里的瞬间之前,你是完全淸白的,没有沾染到我的任何阴谋计划,他们会绝对信任你的干净。”

“现在,你还有半个小时就会醒来,在你醒来之前,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醒来之后,把你在这里获取的所有信息,全部告诉你身边的那些人。第二个选择是,耐心的听我讲一个计划,唯有这个计划,才能让你摆脱你身边的那些人,重新获取你下半生的自由。”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五十六章 计划

吴邪缓缓的,淸晰的,把一个计划,在黎簇的面前叙述出来。所有的语言和逻辑都非常淸晰,他讲得很有耐心,和之前的叙述不同,显然对于这个计划,吴邪推演过无数次,也思考过如何叙述才会最有效率且最清晰。

黎簇耐心的听着,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的听取这些信息,按照他之前的性格,他可能己经心生强烈的厌烦,甩头而去了。但是在如今的处境里,他只能被迫去理解和消化。

他一点一点的,知道了吴邪想要做什么。

即使是最用简单的语言,最有效率的叙述,当吴邪说到每一步的表面和真实的目的之间的关系,黎簇还是会惊讶。当最后,所有的看似毫无逻辑的事情,在吴邪的叙述下连成一条线之后,黎簇开始起鸡皮疙瘩。

他开始恐惧,恐惧这个把这一切都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的男人,在这个男人的嘴巴里,这一切好比一个游戏一样。

牵扯了那么多人,那么多毫无意义的牺牲,不计任何成本,简直是疯子才会做出的计划。可所有的毫无意义的举动,竞然可以在最后的一个时刻同时发挥作用。

他想到了命运,想到了那个中年人和自己说的命运。

吴邪也在创造一种命运。他知晓了对方的方法,并且学会了如何使用。

他和吴邪对视,最后在沉默中缓缓归于一片黑暗。黎簇四周的压迫感,缓缓地消失,他开始重新感觉到寒冷,感觉到膝盖的疼痛和身上皮肤腐烂的撕裂感。

大脑中强迫性的思维惯性也缓缓地消失,他开始能够思考一些问题。能够判断和感觉到疑惑。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就要苏醒过来了。

吴邪的那个选择,淸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在眼前的黑暗褪去之前,他必须做出选择。

是帮助吴邪,还是对着身边这些奇怪的人妥协。

黎簇没有过多的犹豫,几乎是瞬间他就做好了决定。

一路过来,吴邪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情,这个嘴贱,阴郁有点神经质的男人,他初期非常的厌恶,但是,仔细想想,他真的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而身边的这些鸟人,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蛇咬自己,连口水都没让自己喝。

一方是有压迫感的,似乎训练有素的陌生人,另一边是一个疯子加怪胎。

不知道为什么,黎簇内心非常不喜欢前者,他的内心更加喜欢邋逷,陷入困境的吴邪,他觉得这个人和自己的人生是贴近的 ,他能够感同身受那种绝望。

黎簇对于自己的人生本身并不珍惜,他不懂得什么叫做美好的人生,在他不多的童年记忆里,不知道何时,即使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对于他来说也是压抑和痛苦的。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出路在哪里,哪里是自己的快乐,或者如何教会自己快乐。

他在足球场上飞奔,在禁区外一定远射,这和苏万喜欢戏弄守门员不同,他的内心痛苦,没有出路,没有希望,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他在生活中没有任何的闲情雅致去玩一丝优雅,只有达到目的的瞬间,才会有一丝愉悦。

如果说普通的孩子还可以为了自己父母的期望骗向己去上学,考试。他连这基本的动力都没有。所以他对于自己存在的意义的绝望,犹如一个老年人。

说的直白一点,他痛恨自己的命运。但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反抗。

他喜欢吴邪的状态,那个计划让他毛骨悚然,但是他竟然期望可以成功。

当然也有理智,理智告诉他,吴邪这个人是可控的,不管他做任何出格的事情,都能看到他的内心的单纯和煎熬,他是一个弱者。即使他的手腕强到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归根结底,他是一个弱者。

而从他身边这些的眼睛里,他看到的是漠然。

吴邪的计划里,他是一个重要的关键因素,而在这些黑衣人的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最终让他决定的是自己的思维方式,他讨厌有序的东西,好比学校的课程,好比自己以往而对的一切职责。

决定下的非常快,他睁开了眼睛。疼痛开始迅速聚拢,大脑越来越淸醒。

他没有意识到,这些决定其实不含有偶然的因素,在他和吴邪对话的同时,吴邪内心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己经开始影响他的内心。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他如果可以照镜子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状态是那么的熟悉。

“告诉我,你知道了什么?”黑衣人的首领,低头看向黎簇。

黎簇坐了起来,看向那个黑衣人,他最后犹豫了一下,忽然笑了笑,说出了吴邪教他说的第一句话。

“有人给你们带了一个口信。”黎簇说道:“你们会被杀尽。”

这一天,吴邪正在赶往墨脱的路上,他思绪漂浮不定,之前过多的思绪让他的精神不停的涣散,作为一个“迷宫”的设计者,他所有的对手和朋友,己经都在迷宫之内,他不再干预任何的命运,只剩最后一件事情等着他去做。

这一天,北京一片沉寂,秀秀他们生死未卜,承受了最大压力的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未知的敌人,还有自己以往建立起来的帝国。他们孤立无缘,似乎面临着注定的悲惨结局。

这一天,解雨臣己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三天时间,他身上的迷雾,还远未展开,独立在吴邪计划之外的他,作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将会在未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这一天,梁湾继续往沙漠废墟的核心走去,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命运,也不知道,她作为解雨臣的棋子,结局会被安排在哪里?

这一天,黑眼镜痛苦于体内的疾患,杨好不知所踪,苏万面临崩溃。

而这一天,黎簇睁开了眼睛,吴邪所有的计划的一角,成功清零。

而这一天,在地球某个黑暗的地底,一个沉默的年轻人似乎感觉到了外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少有的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总感觉三叔要超神的样子

TOP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引子--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59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1章--南派三叔【更新至11节】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060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2章1—8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179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2章9-10节、第3章1-5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4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21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6-10节-南派三叔最新作品漫绘SHOCK5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375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第11节,12节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4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3章第13节,第14节,第一卷完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5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第二卷 第1-5节--作者:南派三叔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7517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1章-第1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28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11章-第2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37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21章-第3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3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31章-第4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5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41章-第5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6

《沙海》第二卷试读第51章-第56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7

《沙海》第三卷试读第1章-第1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8

《沙海》第三卷试读第11章-第20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49

《沙海》第三卷试读第21章-第29章,南派三叔最新作品,盗墓笔记少年篇
http://www.bjsyouth.cn/viewthread.php?tid=38753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